我的蛙儿子“瓜瓜”已经一天一夜没回来了

  不可摇撼的神奇,

前一段时间,多亏了手机科技的先进,让我这个单身狗也能当李太太、白太太,少女心的剧情也轮番上演。现在,我不止有李泽言,还多了个儿子。

图片 1

  不容注视的威严,

最近“旅行青蛙”风靡朋友圈,自从我领养了一只蛙儿子,并给他取名叫“瓜瓜”后,仿佛和这个身披原谅色的粗线条小动物有了某种羁绊,每一小时要打开十几遍app,看它有没有回家,有没有吃饭,有没有看书……

【点绛唇】坚守

序:卢氏县首届“拏雲杯”诗歌大赛副主任评委、《黄河时报》总编孙振军先生昨日在评委会微信群曰:如果天空总是黑暗,那就在黑夜中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坚持。坚强。坚守。予甚赞。拏雲诗社关河分会以微会长点将:“幼甫兄把这段话改成诗”。遂奉旨填词。

雨到黄昏,听然耘笠泠泠打。晚风浪野,高处何如哑。
月伴成难,不与天阶嫁。归来也,霜晨著瓦,俯笑无头者。

幼甫
2017.11.09
涧荷岸

图片 2

1.陆游:【卜算子·咏梅】:“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苏轼【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2.《史记·司马相如列传上》:“ 无是公听然而笑。”
裴駰集解引郭璞曰:“听,笑貌也。”
3.汉蔡邕《琴操·河间杂歌·箕山操》:“许由……渴则仍河而饮,无杯器,常以手捧水而饮之。人见其无器,以一瓢遗之,由操饮毕,以瓢挂树,风吹树动,历历有声,由以为烦扰,遂取损之。”辛弃疾《水龙吟·题瓢泉》:“笑挂瓢风树,一鸣渠啐,问何如哑。”
4.李白《咏萤火》:“雨打灯难灭,风吹色更明。若非天上去,定作月边星。”
5.杜牧《秋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6.百度曰:蛆是无脊椎、双翅目动物的幼虫,因头部及口器极度退化,故称无头幼虫。

  这耸峙,这横蟠,

图片 3

  这不可攀援的峻险!

要知道,没和父母在一起生活的我,平均两天都没给我妈打一个电话。这不禁让我将游戏体验带入现实:如果我是一个母亲,会不会像对待这个虚拟形象一样,也一直牵挂着他?而我的父母对我,肯定也是同样的心情吧。

  看!那岩缺处

有网友说,“终于体会到这种感觉了,它不在家时盼着回来,回来了又想,怎么还不走?”

  透露著天,窈远的苍天,

这真是一种复杂的情感,但细品之下却另有深意,不过是“我把全部精力放在你身上,时刻关注着你,期盼你感知到我的爱”。

  在无限广博的怀抱间,

与“总是独自一人旅行”的蛙儿子一样,虽然不如游戏里的蛙那样自律,但作为子女的我们时常安排着丰富多彩的生活,追求自由,向往活力,也总被各种层出不穷的事情吸引着注意。

  这磅薄的伟象显现!

“今天爱豆出新歌了”、“下个月要开演唱会了”、“这个假期我想去西藏旅行”、“明天我朋友约我去XX玩”……

  是谁诉意境,是谁的想象?

我们尽情享受自己的人生时,总是会忘记身后深情注视的那一双眼睛。我们的世界是彩色的,而父母的世界却单调很多,光是我们就已经占了他们心里一大半的位置。

  是谁的工程与搏造的手痕?

每天忙着在手机上体验各种游戏的我们,是否明白这份关注的意义呢?

  在这亘古的空灵中,

最近,我的城市经常飘雪,银装素裹煞是好看,在上班路上看着雪景也多了很多乐趣。

  陵慢著天风,天体与天氛!

下班坐公交回家时,我习惯用实时APP等公交车将要到站时再出门。我到达公交站点时,注意到站点附近站着几位老人,身上落着一层雪花,明显已经站了很久了。公交车到来后,老人们一脸的如释重负。

  有时朵朵明媚的彩云,

或许对于他们日常等公交是一种消遣,但在寒冷的天里,如此长时间的站里不动,一定不会是消遣。

  轻颤的妆缀著老人们的苍鬓,

明明科技已经足够发达,但老人们用着原始的方式生活着,一种已经落后时代的生活方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