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上下五千年: 安平君田单的火牛阵

乐永霸出兵七个月,接连攻下北魏七十多座城池。最终只剩了莒城(今安徽荣成市,莒音jǔ)和即墨(今山西平度县西南)八个地点。莒城的隋朝先生立齐王外孙子为新王,就是齐襄王。乐永霸派兵进攻即墨,即墨的守城先生出去抵抗,在交火中负伤死了。

问题:安平君田单是如何想出用火牛阵?不到多少个月收复被秦国和秦、赵、韩、魏四国占领的七十多座城。

  147 火牛阵

即墨城里从未守将,差一点儿乱了起来。那时候,即墨城里有一个齐王远房亲戚,叫做安平君田单,是带过兵的。大家就选出他做将军,引导我们守城。

回答:

安平君田单是梁国田氏远房的贵族。齐湣王在世的时候,他在临淄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官。赶到燕军打到临淄的时候,城里的人纷纭往外逃难。他也趁机本族的人坐着车逃到安平[在福建省临淄县东]。那回逃难给了她一个新的意念。他认为车轴在车轱辘外面伸出一个头来,不光太占地点,还易于破坏。他把本族的车全改了,把车轱辘外头伸出的那截轴头锯短了,再拿铁皮把车轴包上。那种纤维革新正跟赵雍把长袖子改为短袖子一样,只是为着便利罢了。不过也有人我笑他,说:“把车轴头锯得那么短,还像个如何样儿呐?”日子不多,燕军攻破了安平,安平人当先地乱跑,路上车辆拥堵得像打转的牛阵。车轴头伸在外面老遇到其余车辆,有的车动不了啦;有的刹不住车,车轴折了翻了车。那一个捉弄过安平君田单的人有成百上千给燕军俘虏去了。安平君田单那族人因为有了那小小的一点改造,居然脱险逃到即墨。为那么些,安平君田单出了名。
   
接着,楚国军旅来打即墨。即墨大夫出去一打,打了败仗,受了贬损,没多大会儿死了。城里没有人主持,军队没有人带领,差一些乱起来。大伙儿就公推安平君田单为名将,才有个带头的人。安平君田单亲自操作跟战士们合力攻敌,又把本族人和友爱的爱人也都编在部队里。即墨的人见她有那种忘我的神气,越发敬佩他。
   
安平君田单知道乐永霸的本领,不敢出去跟他开仗,老是挺严实地把守着城。等到姬戎人一即位,安平君田单就钻了空子,暗中派人上吴国大街小巷散布谣言。姬戎人果然派骑劫去打即墨。安平君田单头一步“挑唆是非,挑唆君臣”的策略办到了。他又选取军事里的信教,向战士们告诉,说:“老天爷在梦里跟自己说了,后汉还可以够强起来,鲁国准得败落;再过几天,老天爷一定打发个军师来,敌人就快克制仗了。”
   
田单在军事里挑了一个挺机灵的小兵叫她装做“老天爷的参谋”,给他穿上特其余衣物,叫她朝南坐着。将来安平君田单每逢下令,先去禀告“军师”,那几个命令就非凡受到珍重。他对城里的老百姓说:“军师嘱咐说,‘在吃早饭跟吃晚饭的时候,先得祭祖宗,祖宗的神仙就来接济我们’。祭祖挺省心,只要在屋檐上搁上一点点儿吃食就行。”城外越国人闻讯城里来了一位老天爷的谋士,已经有点恐怖了,后来又看见好些鸟儿每天早晚两趟飞到城里去,就越是害怕起来了。互相神话着,“老天爷扶助清代,大家可有啥办法呀?”
   
安平君田单还叫多少个地下到城外去商量。他们说:“以前昌天皇太好了,抓了俘虏还杰出地待他们,城里的人自然就是了。即使越国人把俘虏的鼻子削去,后周人还敢打仗吧?”有的说:“我们祖先的坟都在城外,楚国军事要真刨起坟来,可如何是好呐?”那种仨一群儿、俩一伙儿的议论传到了骑劫的兵营里。骑劫听见了这一个话,就真把北齐俘虏的鼻头都削去,又叫士兵把唐代城外的坟都刨了,把遗体的骨头拿火烧了。即墨的人听说郑国三军那样虐待俘虏,全愤恨起来。后来她们在城头上瞧见鲁国的老将刨他们的祖坟,就都哭了,切齿腐心地痛恨仇人,大伙儿全都目不近视眼地要替祖宗报仇。
   
即墨的兵员们和公众都烦扰向安平君田单请求,一定要跟楚国人拼个死活。安平君田单就拔取了五千名先锋队,一千头牛,先陶冶起来,叫老头儿和女生们在城头上值班。他又采访了民间的黄金,打发多少人作伪即墨城里的富家,偷偷地给骑劫送去,说:“城里粮食已经完了,不出八日就得低头。贵国部队进城的时候,请求你保全大家的家人。”骑劫心潮澎湃地满口答应,还提交他们几十面小旗子,叫他们插在门上,作为标志。骑劫得意洋洋地跟将士们说:“我比乐永霸如何?”他们说:“强得多了!”这一来,燕军净等着安平君田单来投降,用不着再战斗了。
   
那几个派去的人回来报告了安平君田单以后,安平君田单就把那一千头牛打扮起来。牛身上披着一件上衣,下边画着红红绿绿、希奇古怪的花样;牛犄角上捆着两把尖刀;牛尾巴上系着一捆吃透了油的麻和苇子。那就是准备冲锋的牛队。这五千名“敢死队”的面颊也都打上五色的花脸,一个个拿着大刀、阔斧跟在牛队背后。到了半夜里,拆了几十处城墙,把牛队赶到城外,牛尾巴上点起火来。牛尾巴一烧着了,它们可就犯了牛性子,一向向着郑国兵营冲过去。五千名“救死队”紧跟着杀上去。城里的小人物狠命地敲着铜盆、铜壶,也乘机跟到城外来呐喊。一马上大肆的喊杀声夹着鼓声、铜器声,打破了平静的黑夜,吓醒了齐国人的美好的梦。大伙儿手忙脚乱,慌里慌张地找不着家伙了。睡眼惺忪地一瞧,多如牛毛的魔鬼尾巴烧着火,脑袋上长着刀,已经冲过来了,后头还跟着一大群希奇古怪的天使。胆小的吓得腿也软了,走不动。逃命要紧,见了“老天爷的顾问”派下来的妖魔鬼怪,何地还敢反抗呐?别说一千对牛犄角上的刀扎伤了不怎么人,那五千名敢死队砍死了稍稍人,就是楚国军队自己连闯带跺地一乱也够受的了。骑劫坐着车,打算杀出一条活路,正可巧碰上了田单。那些自认为比乐毅强得多的大将就给安平君田单像抹臭虫一样地抹死了。
   
安平君田单整顿了阵容,接着还往下反攻。全国哄动起来。已经投降了赵国的将士一听到安平君田单打了胜仗,秦国的大将已经死了,都准备归顺安平君田单。安平君田单的军队打到何地,何地的明朝人都打跑仇人,向我国反正。各地民众先后响应,安平君田单的军力就越来越大。不到多少个月工夫,乐永侵夺领的七十多个城,全都收回来了。将士们和群众为了安平君田单复苏了父母之邦,立了大功,要立他为齐王。安平君田单说:“太子法章住在莒城,我是远族,哪里能独立为王呐?”他就从莒城把太子法章接到临淄来。择了个好生活,祭奠岱岳庙,太子法章正式做了天王,就是齐襄王。
   
齐襄王对安平君田单说:“清朝已经亡了,全靠叔父重新创设起来,这一个功劳实在太大了,叫自己怎么来报答您啦?叔父发轫在安平出了名,就封叔父为安平君吧。”安平君田单当时谢了恩。齐襄王又拜王孙贾为亚卿。一边迎接了士大夫嬓的孙女,立她为皇后。
   
姬戎人自从骑劫打了败仗之后,才想起了乐永霸的功利,后悔也来不及了。他写信再去请乐永霸来,乐永霸回了他一封信,说明她不能够回去的难题。燕王阴森森,又怕乐永霸在曹魏怨恨他,就把他的儿子乐闲封为昌沙皇。这一来,乐永霸好像做了秦国跟宋国和好的中间人。最终儿他死在魏国。
   
鲁国跟齐国和好的时候,宋国一而再地来侵略越国,可都给大将廉将军打回来了。嬴则没办法儿,只能假意跟宋国和好。他想用其他手段来惩罚吴国。

安平君田单跟战士们齐心协力,还把本族人和和谐的家眷都编在军队里,抵抗燕兵。即墨人都很崇拜他,守城的气概旺盛起来了。

田单大摆“火牛阵”是西周末年两次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有名战争故事。

 

乐毅把莒城和即墨围困了三年,没有攻下来。楚国有人妒忌乐永霸,在姬职面前说:乐永霸能在四个月之内夺取七十多座城,为啥费了三年还攻不下那两座城呢?并不是他并未那个能耐,而是想收服大顺人的心,等南梁人归顺了他,他自己当齐王。

姬职为了灭亡唐朝,联合赵、魏、韩、楚等国共周攻打古时候。昭王派乐永霸为将,带兵所向无敌,很火速进攻占了清代的都城临淄。齐湣王被迫退走至莒,乐永霸相继攻占后金的大片土地,宋代只剩下莒和即墨八个位置,后唐已到一发千钧关键了。

评:“火牛阵”是汉代卓殊有名的一个战例,是历史上以少胜多的又一个经典。由于它是安平君田单领导即墨军民克制燕军的战火,因而又叫“安平君田单败燕”。以少胜多的战役连连有着许多形似的地点。一般而言,其胜利者往往会在战前做好丰富的备选,利用各样招数下降或解除对己方不利的因素;其失利者往往是无动于中大意,一再犯错,给了劣势方以可乘之机。而火牛阵之所以经典就是安平君田单巧妙地利用了“牛”这种动物,弥补了己方战力的欠缺,从而得到了决定隋代小运的转折性的制胜。

姬职责外信任乐毅。他说:“乐永霸的功德大得没办法说,就是她实在做了齐王,也是一心应该的。你们怎么能说她的坏话!”

那会儿,田单被推荐担任保卫北周的重任。战争前,安平君田单在临泡作过小官,并不有名。燕军攻占临淄时,田单改造了自行车结构,在后撤时损失很小,全家逃到即墨城。他参预了即墨的守卫工作。即墨守城官员战死,我们觉得他有才干,推举他出去指挥战争。保卫即墨,保卫后唐!

   
唐代即便靠此战復苏了五头的版图,但其实力毋庸置疑大损,再也无力争霸天下。加上前面赵国也被郑国三番五次的溃败,实际上郑国统一天下已是放任自流。在整饬都被削弱的情况下,魏国就成了扛起抵抗宋国大旗的国度。秦赵多少个国家有战有和、斗智斗勇,带给了我们许多上佳的古典,且看下一节的“完璧归赵”。

姬职还真的打发使者到临淄去见乐永霸,封乐永霸为齐王。

安平君田单作了爱将,加强了城防的守备。同时,又派人去齐国明察暗访敌方的状态。他听说姬职死了,由孙子惠王继位。惠王和乐毅有争辩,相互很不信任。安平君田单认为有了可乘之机,于是他便派特务到鲁国去,散布谣言说齐王已经死了,吴国唯有多个城未攻下。乐永霸现在以伐齐为名,其实想和南方的诸侯国结盟而在武周南面,所以迟迟不攻下那八个城,留在汉朝,以伺机时机。南梁人倒不伯乐永霸,只怕魏国帮派的战将来,即墨城快要遭殃了。”姬戎人听了信以为真,果然派骑劫去替代乐永霸作将领。乐永霸多谋善战,士卒听说他被去职,都愤愤不平。对燕军很为不利。

乐永霸十分感激姬职,但宁死也不肯接受封王的一声令下。

安平君田单有意利用“神”来唤起,他选取城中人祭奠先祖时飞鸟都飞下来取食,散布说那是神来教育他。又命令城中人说:“我的武装部队里有神师。”于是他让一个机警的兵员假装是“神师”,未来每逢下令,总是说由于天神的授命。那对鼓舞齐军的骨气起了很大的功用,燕军以为南梁收获“天神”的保佑,感到好奇,极度望而却步。

这样一来,乐永霸的威信反而更高了。

安平君田单乘机说:大家其余不怕,只怕燕军俘虏了我们的老将割去他们的鼻头,把她们身处武力的先头,来和大家应战。即墨人看了毛骨悚然,即墨就再也无法守了。”骑劫是—个昏庸的战将,听了那样的话,以为那样可以夺取即墨,就样去做。结果激怒了即墨人,见到被俘的齐军都被割去了鼻子,极度怒目切齿,尤其厉害坚守。

又过了两年,姬职死了。太子即位,就是姬戎人。安平君田单一听到那些消息,认为是个好机遇,暗中派人到秦国去散布流言,说乐永霸本来已经当上齐王了。为了讨先王(指姬职)的好,才没接受称号。近来新王即位,乐永霸就要留在明清做王了。如果魏国另派一个大未来,一定能攻下莒城和即墨。

于是乎安平君田单又散布说,大家其余不怕,就担心燕军挖大家先人的坟茔,毁坏大家祖先的残骸,那即墨城里的人会很寒心,很难受,无心守城。”骑劫听到后,又上当受骗,果然下令燕军尽挖齐人的祖坟,烧毁齐人祖先的遗骨。即墨人从城上看见那种场馆,都非常懊悔,号啕大哭,纷纭须求出城济河焚舟。

燕惠王本来跟乐永霸有肿块,听了这么些谣言,就决定派大将骑劫到曹魏去顶替乐永霸。乐永霸本来是吴国人,就回来秦国去了。

安平君田单看到士气那样髙涨,知道能够发动出战。他把温馨的老婆和家属都编入队伍容貌中间,把团结的军饷分给部下。命令精壮客车兵埋伏起来,故意用老弱妇女在城上防守。他派使者出城假意投降,骑劫深信不疑,燕军以为齐军真正投降,都高喊“万岁”。燕军解除了战备思想。安平君田单又以重金作为礼品,送给燕军将领,说:“即墨很快就要投降了,希望可以保持即墨人的家人。”燕军将领个个欢悦,满口答应。燕军完全放松战斗准备,盲目乐观,等待接受安平君田单的折衷。

骑劫当了大将,接管了乐永霸的大军。燕军的官兵都不服气,可我们敢怒而不敢言。

图片 1

骑劫下令围攻即墨,围了一些层。不过城里的安平君田单,早已把决战的手续准备好了。

安平君田单用各类办法麻痹了敌军,自己却主动应战斗的准备,谋划用“火牛阵”彻底失败骑劫。他征集了一千四头牛,牛身上穿上五彩龙文的红绸衣裳,五只角上绑上锋利的快刀,尾巴扎上寖透油的芦苇;同时在城墙根挖了几十个洞口,把牛埋伏在其间。他又采取了五千名勇士,全副武装跟在牛的背后。一切都准备妥当了,那天夜里,田单下令周全进攻。牛尾巴上的芦苇烧着了,一千多条被火烧着尾巴的牛拚命的咆哮着前进飞奔,直冲燕军兵营。燕军万分心慌,那时一片火光,燕军看到五彩龙文至极恐惧。五千名紧跟在牛后边的斗士英雄杀击,城中使劲猛敲各样铜器,声震天地,齐军声威大振。燕军慌乱一团,纷纭夺路逃跑,瓦解土崩,死伤到处。燕军主将骑劫在溃战中被齐军杀死。齐军一气浑成,乘胜追克服逃的燕军,被占领的后唐地区的国民纷纷起来响应,合作田单拦击燕军。齐军得到了明显的胜利,把仇敌全部驱赶出国境,收复了错过的领域。

隔了不多天,秦国兵将听到隔壁老百姓在商量。有的说:“在此此前乐将军太好了,抓了活捉还好好对待,城里人当然用不到怕。假诺宋国人把俘虏的鼻子都削去,吴国人还敢打仗吧?”

回答:

有的说:“我的祖先的坟都在城外,如果鲁国武装力量真的创起坟来,可怎么做呢?”

安平君田单是临淄人,周朝时田齐宗室远房的家人,任齐都临淄的市掾(管理市场的小官)。而北周被只剩余两座城池未来,安平君田单就从头走路了,即墨守将战死,军民共推田单为将。

那几个议论传到骑劫耳朵里。骑劫就着实把后晋俘虏的鼻子都削去,又叫兵士把东六盘水外的坟都刨了。

安平君田单上任之后军民融合,“坐则织蒉(编织草器),立则仗锸(执锹劳作)”深得军民信任。稳定内部未来,安平君田单使用挑拨计,让燕王换了秦国主帅乐毅,吹响了反攻的喇叭。

即墨城里的人闻讯鲁国的人马那样虐待俘虏,全都气愤极了。他们还在城头上瞧见越国的兵士刨他们的祖坟,恨得切齿痛恨,纷繁向安平君田单请求,要跟鲁国人拼个死活。

先是安平君田单通过公民祝福引来飞鸟,造成神迹,然后又通过谣言成功让燕军隔了古代俘虏的鼻头,挖了即墨城定居者的祖坟,让即墨城的军民分外愤怒,牢牢的强强联合在一起要攻打燕军,安平君田单看时机已经成熟,就起来了反扑安顿,世界一战成名,还让秦朝复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