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智慧故事: 曹翙长勺论战术

姜小白即位后,依靠管敬仲的支持,争取霸主的地位。可是,在他对宋国的战事中,却蒙受三次不小的失利。

公元前684年,南陈发兵攻打吴国。齐将鲍叔牙率军一直打到鲁的长勺。
  宋国有个驾驭兵法的人叫曹翙,听说姬同准备迎击齐军,就积极去请战。
  他的亲友劝说道:“国家大事,自有那么些每一日吃肉的大官们管着,大家小民百姓瞎操什么心啊?”
  曹翙说:“不,那么些大官们目光很短浅,他们是不会有深谋远见的。”
  姬同召见曹翙后,觉得她很有策略,就同他带着军事上长勺去迎敌。
  在长勺地点,齐鲁两军相遇。
  齐将鲍叔牙轻视鲁军,下令击鼓进兵。
  姬同听对方鼓声震地,也准备击鼓对敌。
  曹沫阻止道:“等一等!”又吩咐军中,“什么人要喧哗,斩!”光叫弓箭手守住阵脚,不许乱动。
  齐军来冲鲁阵,但阵如铁桶一般坚固,不可能快乐,只得退回。一会儿,齐军又擂了一通战鼓,但鲁军像扎根似的,一动也不动,齐军又退。
  齐军擂罢三通鼓时,曹沫才对姬同说:“现在得以进军了。”
  这时,鲁军战鼓一响。同时下令冲杀,鲁军将士“哗”地一下,以驹窗电逝之势之势,冲了出来,杀得齐军全线崩溃,落荒而逃。
  鲁庄正义想下令追击,曹沫却又阻止道:“慢,让自己看见再说,”他站在兵车上,手搭凉棚往前了望,望了一阵,下车仔细观望齐军兵车碾过的轮迹,才跳上车,说:“现在可以追击了。”
  庄公下令追击,把齐军全体赶出了国门,还得了仇人的广大器械和车马。
  打了胜仗后,鲁庄公问曹沫为啥这么指挥。
  曹翙说:“打仗,重如若靠胆量。打第一通鼓时,士兵们的勇气最足,如果此刻不交锋,到再擂一遍鼓时,勇气就不怎么衰老了,到第四次,就是响得怎么决定,也鼓不起劲来了。他们的胆子消失了,我们则一挥而就,龙精虎猛,怎么会打不赢他们吗?”
  “有道理,有道理。”鲁庄公接着又问:“齐军既然被大家制伏,你怎么不立刻让战士追击呢?”
  曹翙说:”玄汉是大国,鲍叔牙又是大将,不可低估,说不定他们逃跑是假的,前面有暗藏。我下车看她们兵车的轮迹混乱,旗帜也倒下,断定他们是真败,那才放心追击。”
  鲁庄公称赞道:“你真可说是通晓军事啊!”

图片 1长勺之战
春秋商朝时期,诸侯国之间战争频仍,周天子也不可能,实际上也是空洞无物。公元前684年,大顺与后金在长勺应战,最后郑国以一比十的军力以少胜多。那么吴国胜利有哪些来头吧?
长勺之战简介
长勺之战暴发于春秋时期周庄王十三年,姜小白二年,姬同十年。齐鲁三个诸侯国作战于长勺,最终以唐代的挫折、吴国的制胜而甘休。公元前684年,姜小白派兵攻鲁,当时齐强鲁弱,两军在长勺相遇。鲁军用逸待劳,齐军一反击鼓发动攻击,均未奏效,士气低落。之后鲁军一呵而就,战胜齐军。后乘胜追击,得到了长勺之战的折桂。
长勺之战郑国胜利的原委
曹翙论战倒中涉嫌,是因为“连成一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意思就是我方士气比对方高,所以我方胜利。
战争截止后,姬同向曹翙询问是役小胜的缘故。曹沫回答说:“用兵打仗所凭恃的是勇气。第一遍击鼓冲锋时,士气最为旺盛;第二次击鼓冲锋,士气就萎缩了;等到第三反扑鼓冲锋,士气便完全熄灭了。齐军三通鼓罢,士气已完全丧尽,而相反我军士气却正格外振奋,那时实施反扑,自然就可见一举克服齐军”。接着曹翙又证实未立即发起追击的原因:南齐毕竟是实力强大的国家,不可满不在乎,而要谨防其佯败设伏,以防止己方不该的溃败。后来看看她们的车辙紊乱,望见他们的旗子歪斜,这才敢于地指出实行战场追击。一番话说得姬同以理服人,点头称是。
从曹翙战前决策、战场指挥和战后分析的众多言行里,可以看来鲁军获得长勺之战的获胜乃有其必然性。郑国统治者在战前进行了“取信于民”的政治准备,为拓展军事行动创设了福利的规范。在战斗中,姬同又能虚心听取曹翙的正确应战指挥意见,
听从以退为进、敌疲我打、持重相敌的主动防御、适时反击的政策,正确地选取战场,
正确地握住反攻和追击的空子,从而牢牢地了解了战争的主动权,赢得战役的重折桂利。
可知,长勺之战的层面尽管不大,但它却不易地浮现了弱军对强军应战的基本规律和准星。由此,一向为历代兵家所称道。长勺之战是姜小白争霸斗争史上两回难得的挫折,也是鲁齐长时间斗争中秦国的一遍难得的胜利。它对姜小白调整完善自己的搏击战略方针具有自然的影响。

在齐桓公即位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684年,齐桓公派兵进攻赵国。姬同认为明朝屡次欺负他们,孰不可忍,决心跟后金拼一死战。

后周进攻鲁国,也激励南梁老百姓的义愤。有个宋国人曹翙(音guì),准备去见姬同,要求到位抗齐的战火。有人劝曹沫说:“国家大事,有当大官的顾虑,您何必去出席呢?”

曹沫说:“当大官的眼神短浅,未必有好法子。眼着国家生死存亡,哪能不管啊?”说完,他直接到宫门前求见姬同。鲁庄正义在为没有个谋士发愁,听说曹翙求见,快捷把她请进来。

曹刿见了姬同提议了祥和的要求,并且问:“请问天皇凭什么去抵抗齐军?”

姬同说:“常常有哪些好吃好穿的,我没敢独占,总是分给大家共同分享。凭那或多或少,我想我们会支撑自己。”

曹翙听了直摇头,说:“那种封官许愿,得到好处的人不多,百姓不会为这几个支撑你。”

姬同说:“我在祭拜的时候,倒是挺虔诚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