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463:中华上下五千年: 流亡公子重耳

重耳说:“金银财宝贵国有的是,叫我拿什么东西来报答大王的恩德呢?”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另外,狐偃也是一位识大势的好舅公。

《史记.秦本纪第五》:秋,缪公自将伐晋,战于河曲。晋骊姬作乱,太子申生死新城,重耳、夷吾出奔。

公元前636年,秦国护送重耳的大军过了黄河,流亡了十九年的重耳回国即位。这就是晋文公。

最后,楚成王成人之美,厚币把重耳送到秦国,好让秦国护送回晋国。

晋献公的子女有:晋姬(正妻所生女儿)、姬申(太子)、姬夷吾(正妻所生儿子)、姬重耳(正妻所生儿子)、姬奚齐(骊姬所生儿子)。秦穆公即位第四年,娶晋姬为妻,也就是说秦穆公嬴任好是晋献公的女婿,是姬重耳的姐夫。

以后,重耳又到了宋国。宋襄公正在害病,他手下的臣子对狐偃说:“宋襄公是非常器重公子的。但是我们实在没有力量发兵送他回去。”

历经沧桑,总算要开启自己的时代了。

素有贤名,不恋富贵

重耳的父亲是晋献公,这个父亲晚年迷恋女色,做出了废长立幼的决定,逼死了太子申生,重耳不愿意和父亲为敌,直接选择跑路避祸。他回到了母亲的国家,并在那里娶妻生子,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倒也算安稳。不过他身边的这些能人是闲不住的,在晋献公死后,他们督促重耳寻找机会游说诸侯,以便于实现复国理想,这样他们也就能发挥所长,帮助重耳争霸天下了。

在很多人的眼里,重耳是个老实人,素有贤名,在十九岁的时候就结交了很多天下人公认的贤者和能人,这是他这个年纪的人很难做到的。
永利皇宫463 1

姜氏一再劝他回国,说:“您在这儿贪图享乐,是没有出息的。”可重耳总是不愿意走。当天晚上,姜氏和重耳的随从们商量好,把重耳灌醉了,放在车里,送出齐国,等重耳醒来,已离开齐国很远了。

不料,重耳在齐国待了两年,齐桓公就去世了,齐国大乱。这帮从臣们,便开始私底下商量着动身的计划。不巧的是,密语被一个婢女听到,告诉了齐姜氏。姜氏担心传出去让齐孝公听到,为难丈夫,就杀人灭口,并力劝重耳以事业为重,莫贪图安逸,无奈重耳不舍,也不听。

逃亡之路,生死一线

晋国的里克曾经想把重耳迎回国做国君,但是重耳放弃了机会,倒不是他没有争位之心,而是一个简单的原因,怕死。重耳目睹了很多生离死别,知道地位诱惑的背后,往往是危险,他有自知之明。

这个世界最大的恐惧就是你的身边总是有个让你如鲠在喉,寝食难安的对手存在,晋惠公就是这样的人。他对重耳很不放心,于是他派出了刺客准备把重耳干掉永绝后患。不过刺客还没有出发,重耳就得到了消息,可见晋国内部有重耳的眼线而且不止一个,这就保证了他具有一个能力—预警。
永利皇宫463 2
这个时候他只有继续出逃了,但是这次和以前不同,如果不彻底解决问题,逃到哪里都会被干掉,还是从根本上解除隐患来的彻底一些。因此这次出行有两个目的,第一是躲避刺客的刺杀,这是第一要务,保命。第二个目的就是寻求诸侯的帮助,谋求复国的可能。老重耳开始了自己艰难的旅程,这次旅行完全出于被动,有人要刺杀自己,为了活命,重耳才出行了,其实这招派刺客的做法无疑是晋惠公的昏招,他用了一根针把重耳这个一直沉睡的老虎给刺醒了。不过换个角度来说,也许刺客根本就不存在,只是重耳身边的人想到的计策也说不定!

离开宋国,又到了楚国。楚成王把重耳当做贵宾,还用招待诸侯的礼节招待他。楚成王对待重耳好,重耳也对成王十分尊敬。两个人就这样交上了朋友。

正是这件事,又一次得罪了秦国,让秦穆公对晋惠公父子彻底寒心。秦穆公便放风出去:召公子重耳,送回晋国为君。

《史记.秦本纪第五》:
晋献公卒。立骊姬子奚齐,其臣里克杀奚齐。荀息立卓子,克又杀卓子及荀息。夷吾使人请秦,求入晋。于是缪公许之,使百里傒将兵送夷吾。夷吾谓曰:“诚得立,请割晋之河西八城与秦。”及至,已立,而使丕郑谢秦,背约不与河西城,而杀里克。

楚成王笑着说:“这么说,难道就不报答了吗?”

于是,重耳一行商量投奔东方大国——齐国。从狄国投奔齐国,必定要路过卫国。卫国文公看不起这一帮逃窜之人,于是不管吃住,不加礼遇。重耳一行人只能在乡野间苟且偷生,历经饥困辗转到了齐国。

一切回国的准备都就绪了,公元前636年,新年刚过,秦国便派出大军护送重耳返回晋国。在逃离了十九年之后,重耳即将第一次重返晋国,而且,这次是冲着最高的权力而来的。但是就是即将苦尽甘来之时,有一个人不那么乐观了,这个人就是狐偃。狐偃心想,公子重耳这次得到秦国与国内政治势力的支持,夺回君位是不成问题了,但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他们这些跟随重耳流浪了十九年的谋士们,又会是怎么样的结局呢?

公子重耳是晋献公的儿子。晋献公年老的时候,宠爱一个妃子骊姬,想把骊姬生的小儿子奚齐立为太子,把原来的太子申生杀了。太子一死,献公另外两个儿子重耳和夷吾都感到危险,逃到别的诸侯国去避难了。

永利皇宫463,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人终有定数?此刻这样的发问,对重耳而言,或许已经不再重要。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秦国的秦穆公帮助重耳回国即位的,当时晋国的国君是晋怀公,这个晋怀公当太子时本来在秦国当人质,秦穆公为了笼络他对他相当优待,还把女儿怀赢嫁给了他。结果这个晋怀公听说他的父亲晋惠公病重,他怕晋国国君的位置被别人抢走,就一个人偷偷从秦国跑回了晋国,连秦穆公的女儿他都抛弃了。抛弃秦穆公的女儿还没关系,这个晋怀公竟然从此和秦国不相往来,忘恩负义之至。

晋献公死后,晋国发生了内乱。后来夷吾回国夺取了君位,也想除掉重耳,重耳不得不到处逃难。重耳在晋国算是一个有声望的公子。因此一批有才能的大臣都愿意跟着他。

上篇——晋文公(一):逼出家门

进入晋国的领地之后秦军的军事行动非常顺利,连续攻占了令狐、桑泉、臼衰三座城池。直到二月份,晋国的主力部队才赶到庐柳(山西省临猗附近),由于秦军此行的目的是要拥护重耳担任晋国国君,所以秦军并不恋战,秦穆公派了公子絷秘密抵达晋国主力部队中与晋国的高级将领进行商议,当时晋怀公在国内缺乏支持的势力,特别是来自军队的支持,因为秦公子絷与晋国高级将领秘密达成协议,晋军向后撤退到郇地。重耳派出更得力的干将狐偃与秦、晋两军的高级将领在郇地进行谈判,谈判的结果是晋军阵前易帜倒戈,宣誓效忠重耳,于是重耳抵达郇地,接管了这支晋军。这样晋国的局势陡然之间失衡了,胜利的天平倾向了重耳一方。

重耳觉得留在齐国挺不错,可是跟随的人都想回晋国。

岂料夷吾回国即位后便对秦赖账了,并除去了国内里克、丕郑等有势力之党,之后又因灾荒得罪秦国。内外都不得人心,终于,秦、晋两国在韩原激战,晋惠公被秦兵生擒。后来,穆公夫人(夷吾同父异母的姐姐)出面调停,秦晋讲和:晋惠公让太子圉到秦国作人质,秦穆公取晋国河西地。

当时在重耳流亡集团中重要的谋士狐毛和狐突兄弟,他们的父亲狐突居住在晋国,因为没有在限定时间内召回狐氏兄弟,结果被晋怀公逮捕,最后被处死。晋怀公这个做法实在大失人心,因为晋怀公现在还不满二十岁,而且在秦国作了六年的人质,可以说在国内并没有一个稳固的政治基础。而重耳流亡集团在晋国国内有许多同情者甚至是支持者,在国际上也得了象齐桓公、楚成王这样政治巨头的礼待,国际声名卓著。这个刚刚长大成人的晋国新国君,年级不大却早学会了政治上的残忍,但是他对政治对手的打击却给了重耳提供了一个天赐良机。

重耳也只好趁此下了台阶,苦笑着向前走去。

重耳到秦国之后,秦穆公送了五个女人给他做妻妾,太子圉的夫人也在其内。这让重耳很是不爽,但为了回国,只能忍气吞声。

就在这时西方的秦穆公向重耳伸来了橄榄枝——原来秦国自从扶植重耳的弟弟夷吾继承晋国君位后就发现这小子越来越放肆了——本来夷吾曾答应继位后将河西之地献于秦国,结果一继位就自食其言。秦国不计前嫌在晋国饥荒之时送去了粮食,晋国却趁秦国饥荒出兵伐秦,结果不得人心的晋惠公夷吾成了秦国的俘虏。好在秦穆公娶了重耳和夷吾的姐姐,在夫人的劝说下秦穆公最终还是放还了晋惠公,但要求晋国太子圉入秦当人质。秦穆公此举旨在培养亲秦的下任晋国国君,然而太子圉却在当了六年人质后逃离了秦国返回到晋国,这就使秦穆公六年的心血付诸东流。在这样的情况下秦穆公转而开始考虑扶植重耳回国继位。

重耳先在狄国住了十二年,因为发现有人行刺他,又逃到卫国。卫国看他是个倒运的公子,不肯接待他。他们一路走去。走到五鹿(今河南濮阳东南)地方,实在饿得厉害,正瞧见几个庄稼人在田边吃饭。重耳他们看得更加口馋,就叫人向他们讨点吃的。

这时,到了楚国,其势力正盛。楚成王以诸侯之礼宴请重耳,席间笑问重耳:“有朝一日回到晋国,将怎样报答我呢?”

秦穆公与晋惠公因为河西之地而爆发了战争,秦国战胜晋国并俘虏了晋惠公。嬴任好想杀了这个小舅子以祭天,不想周天子与老婆都来为晋惠公求情,于是嬴任好放了姬夷吾。而姬夷吾回国后也把河西之地给了秦国,并把太子放在秦国做人质。嬴任好对小侄子姬子圉也不算差,把秦国公主嫁给了他,也算是成了姬子圉的岳父。永利皇宫463 3

庄稼人懒得理他们,其中有一个人跟他们开个玩笑,拿起一块泥巴给他们。重耳冒了火,他手下的人也想动手揍人了。随从的有个叫狐偃的连忙拦住,接过泥巴,安慰重耳说:“泥巴就是土地,百姓给我们送土地来啦,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吗?”

齐桓公欣赏重耳,把本宗族的女人许配给重耳,并赐给二十乘八十匹马,从此重耳安于享乐,斗志全无,晋国复兴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不知道桓公末年,为了齐国的霸业长久,是不是要让重耳“娱乐至死”。当然,此种“阴谋论”纯属臆测,晚年的齐桓公在失去管仲、隰朋等良臣后,也确实在寻求贤人,并收恤诸侯。

重耳从小就喜好结交士人,到了他十七岁时就已结识了赵衰、狐偃、贾佗、先轸、魏犨这五个品德高尚、才能出众的朋友。公元前659年重耳因晋国国内的骊姬之乱而被迫流亡国外。由于他在流亡前在晋国有很高的声望,因此一批有才能的大臣都愿意跟着他,比如有狐毛、狐偃、赵衰、先轸、介子推等文武精英等。重耳的母亲出生于戎狄部族,他决定往狄族人的地方逃跑。公元前651年晋献公逝世,荀息当国相,一手制造了晋国内乱的骊姬立她自己的儿子奚齐为国君,里克杀了骊姬和奚齐,荀息自杀,里克派人迎接重耳回国即位,重耳辞谢。有人可能觉得重耳是不是脑袋进水了?多好的机会啊,就这么推辞。事实上重耳是在权衡各方面的利弊得失后做出的这个决定:晋国的原太子申生早已在骊姬之乱中自杀,里克又杀了骊姬和她所生的奚齐,如今有资格继承晋国君位的就只有流亡在外的两位公子——重耳和夷吾。相比之下重耳年长,在嫡长子早已亡故的前提下重耳继位更加名正言顺,可此时西方的秦国和东方的齐国两大强国强势插手晋国内政,干涉晋国君位的继承。秦国和齐国很清楚重耳继位名正言顺,如果自己立他为君他会认为理所当然;反观夷吾正因为继位不那么名正言顺,如果立了他必然对自己感恩戴德。重耳和夷吾都是没有任何背景势力的流亡公子,面对两大强国的强势干涉只能选择顺从,而非对抗。

楚成王听了并不在意,却惹恼了旁边的楚国大将成得臣。等宴会结束,重耳离开后,成得臣对楚成王说:“重耳说话没有分寸,将来准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还不如趁早杀了他,免得以后吃他的亏。”

其实,重耳在楚的数月中,在秦国做人质的晋太子圉,听到其父重病卧床的消息后,便丢弃夫人赢氏,跑回晋国,去继承君位。

嬴任好对女婿姬子圉很不满意,听说二小舅子在齐国名声高,有贤名,于是把姬重耳迎回秦国。一翻考查后,嬴任好认为二小舅子可堪为君,就把姬子圉的老婆秦国公主又嫁给了二小舅子,并派兵护送姬重耳回晋国为君。姬重耳在秦国的支持下回到了晋国,把自已的小侄子斩杀了,当了晋国国君,也就是后来的晋文公。说来秦穆公嬴任好即是晋文公的大姐夫,也是晋文公的岳父大人。

原来秦穆公曾经帮助重耳的异母兄弟夷吾当了晋国国君。没想到夷吾做了晋国国君以后,反倒跟秦国作对,还发生了战争。夷吾一死,他儿子又同秦国不和。秦穆公才决定帮助重耳回国。

晋献公死后,国内又一次变乱。骊姬的儿子奚齐被立为太子,献公死前把奚齐托付给了荀息,荀息便拥奚齐即位。晋国大夫里克、丕郑想迎立重耳回国为君,便纠集徒党作乱,杀掉了荀息和奚齐、卓子两位公子。一时间,国内处于混乱无君的状态。

秦穆公设宴招待重耳,在宴席上重耳决定对秦穆公的真实意图进行试探,他在宴会过程中朗诵了一首古诗《河水》,河水这首诗暗示希望得到秦国的帮助,返回晋国,这是一种非常含蓄的外交手腕,借助诗歌表达自己的想法。秦穆公听明白了,于是也起身朗诵了一首《六月》诗篇,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了,暗示重耳如果当上晋国的国君,一定会为周王国立下奇勋。这时重耳的重要谋士赵衰也听出弦外之音,非常的机智,马上跳了出来,对重耳说:“快拜谢恩赐吧。”于是重耳心领神会,便走下台阶向秦穆公行礼叩头,秦穆公也起身走下台阶,表示不敢接受这种大礼,赵衰说:“您把辅佐周王的重任交于重耳来承担,重耳怎么能敢不拜谢呢?”

重耳赶快辩白,说:“没有那回事。”

重耳回答说:“楚国地大物博,君王的东西用都用不完,还有什么东西回报呢?”

公元前637年重耳来到了郑国。对于重耳的到来郑国的国君郑文公采取了一种冷漠的态度。显然郑国已经丧失了大国的地位,对于象重耳这样一个外国流亡政客,郑国没有接待的热情,郑文公的冷漠使得大臣叔瞻有了几分担心,叔瞻暗中观察重耳一行人的一举一动,他得出一个结论:重耳这个人不简单!狐偃、赵衰、贾佗这几个人的才干,都足以成为一个国家的重臣,但却心甘情愿追随重耳漂泊流浪了十数年,而晋国的政局到现在仍然处于一个不稳定的局面,很显然重耳还是有机会重返晋国执掌大权的。对于这种人,郑国是不可得罪的。叔瞻向郑文公说:“重耳这个人十分的贤能,他的手下个个才华出众,仍然是未来晋国君主的有力争夺者;况且重耳的祖先是周武王,与我们都同属姬姓,主公还是应该对他以礼相待,否则留有后患。”郑文公不以为然地说:“诸侯国中的流亡公子逃到郑国的有许多,我怎么可能对每个流亡公子都以礼相待呢?”叔瞻一听,便接着说:“如果不能以礼相待,就将他们杀了,以免日后祸患无穷。”郑文公也没有采纳叔瞻的建议,因为在他看来:已经六十多岁的重耳已经是即将作古之人了,不用费太多心思。但是以后的事实证明了叔瞻的判断是正确的,郑文公为这次冷漠的接待付出了代价,在重耳登位后七年晋国军队对郑国进行报复,而当初提议杀死重耳的叔瞻更是成为晋军的眼中钉,最后叔瞻不得不自杀身亡,郑文公斩下叔瞻的头颅交给晋军作为议和的条件,这些是后话了。

楚成王不同意成得臣的意见,正好秦穆公派人来接重耳,就把重耳送到秦国(都城雍,在今陕西凤翔东南)去了。

楚成王再三追问,重耳无奈答道:“如果真的能在您的帮助下回国当政,将来万不得已在中原大地晋、楚治兵,我晋国一定会退避您三舍之地,这是我能想到唯一的报答您的办法了。”

《史记.秦本纪第五》:缪公任好元年,自将伐茅津,胜之。四年,迎妇于晋,晋太子申生姊也。

重耳说:“要是托大王的福,我能够回到晋国,我愿意跟贵国交好,让两国的百姓过太平的日子。万一两国发生战争,在两军相遇的时候,我一定退避三舍。”(古时候行军,每三十里叫做一“舍”。“退避三舍”就是自动撤退九十里的意思。)

文|半山半水

重耳的随从们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重耳流亡在外已经十九年了,而且已经由壮年步入老年,楚成王虽然礼待重耳一行人,但是楚国距离晋国遥远,似乎不太可能劳师动众护送重耳回国,而秦国与晋国则是接壤的,更为重要的是晋国在太子圉继位成为晋怀公之后与秦国的关系陷入冰点,而晋怀公与他的父亲晋惠公,在秦国人的眼里都是属于忘恩负义之辈。重耳的谋士们判断此时的秦国是最有可能为重耳提供军事援助,支持重耳回国夺取政权的国家,于是决定跟随秦国的特使前往秦国。

有一次,楚成王在宴请重耳的时候,开玩笑地说:“公子要是回到晋国,将来怎样报答我呢?”

前面提过,公子夷吾在梁国,靠近秦国,这时夷吾想回国即位,而秦穆公也想趁晋乱捞些好处,于是双方便达成了协议:秦送夷吾回国为君,晋把河外之地(黄河以南)割让给秦。

晋文公重耳,春秋五霸之一,这个君主在六十二岁的时候才登上君主之位,从十九岁开始他就一直在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四处游荡居无定所,不过他不是乞丐,他的身边有一群能人志士,个个都有将相之才。他们对重耳这个潜力股一直追随左右不离不弃。这些人为后来晋文公称霸天下成为继齐桓公之后的第二位霸主奠定了基础。
永利皇宫463 4

随从们背着重耳,聚集在桑树林里商量回国的事。没想到桑树林里有一个女奴在采桑叶,把他们的话偷听了去,告诉重耳的妻子姜氏。姜氏对重耳说:“听说你们要想回晋国去,这很好哇!”

于是,齐姜氏与狐偃谋划,用酒把重耳灌醉,送出齐国。路上醒来后,虽然很是愤怒,却也无计可施了。

大器晚成是真的,但是不能放弃努力;

重耳一班人流亡来到齐国。那时齐桓公还在,待他挺客气,送给重耳不少车马和房子,还把本族一个姑娘嫁给重耳。

回国次年,即晋惠公七年,狄国乘晋败之际,起兵侵晋,渡过汾水,一直打到昆都。这一年,重耳离狄,离开的缘由大抵和此时的冲突有关。据《晋世家》记载,是由于夷吾畏惧重耳,所以私下派人谋杀他。

于是重耳夫人便跟狐偃、赵衰等人商量。此时齐桓公已经去世,齐国的霸业一去不复返,所以狐偃等人认为不可继续留在齐国,齐桓公死后宋国的宋襄公试图接手齐桓公的霸业,宋国的实力并不强大,但是因为在齐桓公会盟诸侯的数十年中,宋国是惟一一个参加了全部会盟的国家,可以说宋国是齐桓公霸业时代的第一追随国,凭借这个有利条件,宋襄公雄心勃勃,试图取代齐国成为诸侯的盟主。于是狐偃、赵衰等人认为:离开齐国之后先到宋国瞧瞧,观察一下宋国是否有实力来帮助重耳返回晋国夺取政权。可是现在的问题是重耳本人根本无意离开齐国,怎么办呢?重耳夫人提出一个方法,就是把重耳灌醉,然后趁他酒醉不醒人事时,偷偷地将其送出齐国。狐偃接受了重耳夫人的建议,于是把重耳给灌醉了,把他安置在一辆马车上,然后收拾了行李,就离开了齐国。等重耳酒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齐国的土地,正在前往宋国的路上,重耳气得说不出话,马上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操起一把戈,就冲着狐偃杀过来,把狐偃吓得撒腿便跑,重耳追了一阵子,刚醒酒还头重脚轻的,追不上,其他随从都过来劝了,好说歹说重耳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但嘴上还是说着:“此去若是不能成就霸业我要吃狐偃的肉。”狐偃回答道:“若是此去不能成就霸业,我等都会葬身虎豹豺狼之口,怕是轮不到主公来吃喽。”

狐偃说:“这我们全明白,我们就不再打扰你们了。”

这样,重耳在狄国娶妻生子,安稳度日,待了十二年之久,时年已二十九岁。离开狄国的这一年,是晋惠公(公子夷吾)七年。

回答:

就位后,文公派人追到高粱杀掉晋怀公,又在秦国的帮助下平定国内乱臣。

永利皇宫463 5

楚国令尹(相当于宰相)子玉听到后,便请楚成王杀掉重耳一行,以免后患。

在郑国碰钉子之后这些晋国的流亡人士深感中原各路诸侯要么实力不济,要么不肯接待,于是决心到当时最强大的楚国去试试运气。此时的楚国势力已经深入中原地带,象郑国、陈国、曹国等均已成为楚国的势力范围,只是中原人士的脑袋里楚国仍然是一个“蛮夷国家”。不过这个所谓的“蛮夷国家”却有中原各诸侯所没有的气魄与胸襟,楚成王热情地接待了晋国的流亡集团。深谋远虑的楚成王力图将势力深深地打入中原地带,同时未雨绸缪,倘若可以凭借重耳流亡集团将楚国的势力打入晋国,岂不是一笔长远的投资?楚成王对重耳接待规格之高可谓是空前绝后。当重耳及其随从进入楚国之后楚成王以诸侯的礼节隆重接待。重耳大吃一惊:自己不过是流亡在外的晋国公子,怎么可以享受诸侯的待遇呢?所以打算要推辞不接受这种高规格的接待礼节。但是赵衰却力劝重耳要接受,赵衰说:“咱们在外流亡了十几年了,连曹国这样的小国家都看不起咱们,更不用说象宋国、郑国这个比较大的国家了。现在楚国是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却以如此高规格的礼节来对待您,正好可以提高我们的国际影响力,以后其他国家也不敢瞧不起咱。所以公子还是不要推辞的好。”
说白了赵衰是建议重耳利用楚成王为自己免费打广告,如果把天下各国比作江湖门派,此时的重耳不过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江湖地位的流浪汉,而楚成王则是号令天下的武林盟主。这就好比某位外国元首、大企业家或是影视明星与我们某个普通人在公开场合共进晚餐,然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立马身价倍增,这就叫狐假虎威,不得不说赵衰真是一只老狐狸,他一眼就看出这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你重耳干嘛还要推三阻四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