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463】东周列国故事新编: 49、西方的霸主

秦国的大军想偷袭郑国,晋国那边早就得到情报。晋国的大将先轸认为这是打击秦国的好机会,劝说新即位的晋襄公在崤山(今河南洛宁县北,崤音yáo)地方拦击。

原标题:秦穆公是如何称霸西戎,成为春秋五霸之一的呢?

49 西方的霸主

晋襄公亲自率领大军开到崤山。崤山本是形势十分险要的地方,晋军在那里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秦军到来。孟明视他们一进崤山,就中了埋伏,被晋军团团围住,进退两难。秦国的士卒死的死,降的降。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员大将全都被活捉了。

在中原争霸如火如荼的时候,西边的秦国渐渐强大起来。公元前628年,晋文公重耳死了,他的儿子晋襄公即位。

公元前625年(周襄王27年,秦穆公35年,晋襄公3年)孟明视要求秦穆公发兵去报崤山的仇。秦穆公答应了。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位大将率领着四百辆兵车打到晋国去。晋襄公得了报告,就派中军大将先且居迎了上去。先且居是先轸的儿子。先轸为了上回向晋襄公啐了一口唾沫,心里老不得劲儿。后来狄人前来侵犯,先轸打败了他们以后,自己又跑到狄人那边脱了盔甲,叫他们射死了,算是借着敌人的手来办他侮辱国君的大罪。晋襄公大哭一场,拜他儿子先且居为中军大将。因为晋国有了准备,两国的兵马一交手,孟明视又打了个败仗。这可叫孟明视难受透了。这回秦国人虽说不像上回败得那么惨,可是孟明视心里这份难受比上回还厉害。他那好胜的劲头算是全给打碎了。他才觉出自己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上次崤山的失败还可以说是上了晋国人的圈套,始终不肯认输。他老以为要是晋国人能够给他们一个机会,大家伙儿跑出又小又狭的山沟,到大空场上,明刀明枪地比一比,他一定能把他们打得跪下来。可是这回晋国人并没有埋伏,交战的地方也不是在山沟里,这回还是他自己打上去的。就这样明刀明枪地又给人家打败了,还能怪别人吗?孟明视不再怪别人了,他只怪自己。他认输了。自己上了囚车,不希望君主再免他的罪。像他这样一回不如一回,给国家丢脸的不死,谁该死呐?
   
谁知道秦穆公有秦穆公的心思。他知道孟明视的能耐,也瞧出了他的毛病。这毛病孟明视自己也瞧出来了,比方说:阅历不够,太相信自己的能耐,不能算计算计人家的力量等等。秦穆公是有阅历的。他早知道一向在顺风里驶船的不一定是好船夫。他要把国家的大船交给那个碰过大风浪、翻过船的人。孟明视在什么地方栽了跟头,秦穆公就要他在什么地方爬起来。他对孟明视说:“咱们一连打了两回败仗,我可不能怪你。要怪也得先怪我自己。我只注重兵马,不大关心国家政治跟老百姓的难处,那怎么行呐!你要知道一个国家的兴亡成败不是一个人的事,打胜仗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打败仗也不是你一个人的过失。全体将士儿郎、全国的人,都得有份,连一个伙夫也得算一份。我怎么能怪你呐?”
   
孟明视实在过意不去了。(东周列国故事新编 www.fox2008.cn
)他对于君主,对于国家,好像欠下一笔极大的账。他打算用他的每一滴血、每一分精种来偿还。他把他所有的家当和俸禄全拿出来,送给阵亡将士的家属。他再也不吃鱼吃肉了。他跟小兵一块儿过苦日子。他们吃粗粮,他也吃粗粮;他们啃菜根,他也啃菜根。他天天训练兵马,埋头苦干。他再也不单依赖自己了。他注重每一个小兵的力量。两年来,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他再也不那么冒失了,再也不敢取巧了,再也不敢任性了。他情愿一个萝卜一个坑地干下去。他的眉毛当间起了一条很深的皱纹,头发也白了不少,顶有神的眼睛装满了经验。就这两年,他老了很多。
   
到了那年冬天,孟明视得到了一个报告,说是晋国联合了宋、陈、郑三国打到秦国的边界上来了。他嘱咐将士们守住城,可不许他们跟晋国对敌。先且居向秦国人挑战,说:“你们已经道谢过了,我们也来还个礼吧!”秦国人听了直气得磨拳擦掌要跟晋国人拼个死活。孟明视一声不吭还是照旧训练兵马,对于晋国的侵犯只当做边界上的小事,让他们夺去了两座城!秦国有人说孟明视的坏话,说他不该这么胆小。有的更进一步,请秦穆公再挑选一位将军。秦穆公说:“你们先别忙,孟明视他自有好主意。”可是谁知道他有什么好主意呐?尤其是附近的小国和西戎部族,他们眼瞧着秦国接连打了三个败仗,知道秦国快玩儿完了,也不再听秦国的指使了。
   
公元前624年(崤山打败以后的第三年)夏天,孟明视请秦穆公一块儿去打晋国。他说:“要是这回再打不了胜仗,我决不活着回来!”秦穆公说:“咱们一连败了三回,别说中原诸侯不把咱们放在眼里,就连西方的小国跟西戎的部族也都不服咱们管了。要是这回再打个败仗,我也没有脸回来了。”君臣二人商量好了以后,孟明视挑选了国内的精兵,顶备了五百辆兵车。秦穆公拿出大量的财帛,连士兵的家属全都安顿好了。士兵们和全国的老百姓全都愿意拿出一切力量来争取性利。在大军出发那天,国里的男女老少全来送行。上岁数的父母、年轻的媳妇儿,全都嘱咐他们心上的人说:“要是不打胜仗,可别回未呀!”
   
大军过了黄河,孟明视对将士们说:“咱们这回出来,可是有进没退呀!我想把这些船全烧了,你们瞧怎么样?”大家伙儿说:“烧吧,趁早烧吧!仗打胜了,还怕没有船吗?打败了,还想回家吗?”全体将士的狠劲儿像铁一样地硬。
   
孟明视自己做了先锋,打第一线。士兵们憋了好几年的苦闷、委屈和仇恨,全要在这时候发散出来。
   
没有几天的工夫,他们夺回了上回丢了的那两座城,跟着又打下了几座晋国的大城。警报传到了绛城[晋国的都城,在山西省翼城县],晋国上上下下全都慌了。赵衰、先且居都不敢出来。晋襄公下令:“只许守城,不许跟秦国人对敌。”秦国的大军在晋国的地面上耀武扬威地找人打仗,可是没有一个晋国人敢出来和他们对敌。末了,有人对秦穆公说:“晋国已经屈服了。主公不如埋了崤山的尸骨,也可以擦去以前的耻辱了。”秦穆公就率领着大军转到崤山,瞧见三年前的尸首全变成了白骨,横七竖八地扔得满处都是。他们把尸骨收拾起来,用草裹着,埋在山坡里。秦穆公穿上孝衣,亲自祭祀阵亡将士,见景生情,不由得放声大哭。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个人哭得更是伤心。全体士兵没有一个不流眼泪的。
   
西边的小国和西戎部族,一听说秦国打败了中原的霸主,全都争先恐后地去进贡。一下子有二十来个小国和部族都归附了秦国。秦国扩张了一千多里土地,做了西戎的霸主。周襄王打发大臣到秦国去,赏给秦穆公十二只铜鼓,承认他为西方的霸主。

晋襄公得胜回朝。他的母亲文嬴(音yíng)原是秦国人,不愿同秦国结仇,对襄公说:“秦国和晋国原是亲戚,一向彼此帮助。孟明视这帮武人为了自己要争功,闹得两国伤了和气。要是把这三个人杀了,恐怕两国的冤仇越结越深,不如把他们放了,让秦君自己去惩办他们。”

有人劝说秦穆公讨伐郑国,他们说:“晋国国君重耳刚死去,还没举行葬礼,趁这个机会攻打郑国,晋国绝不会插手。”过去秦国留在郑国,帮助郑国防卫的将军也送信给秦穆公说:“郑国北门的防守掌握在我们手里,要是秘密派兵来偷袭保管成功。”

 

晋襄公听母亲说得有道理,就把孟明视等三个俘虏释放了。

永利皇宫463 1

评:没有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怎能磨砺出孟明视这样的大将,怎能造就一个哀兵必胜的秦军?当然,也就是秦穆公这样的国君才会给孟明视这样的机会,才使他能够最终一雪前耻。就此,秦穆公的霸业算是登上了一个顶峰,成为了西方的霸主;但由于晋国终究没有衰落,秦国称霸中原的荣耀还得留待秦穆公的子孙后代来实现。

大将先轸一听让孟明视跑了,立刻去见晋襄公,说:“将士们拼死拼活,好容易把他们捉住,怎么轻易把他们放走呢?”

秦穆公召集大臣们商量,怎样攻打郑国,两个经验丰富的老臣蹇叔和百里奚都反对。蹇叔说:“调动大军去偷袭这么远的国家,我们赶得筋疲力乏,对方早就有了准备,怎么能够取胜呢?况且行军路线这样长还能瞒得了谁?”

一面说,一面气得向地上吐唾沫。

秦穆公不听,派百里奚的儿子孟明视为主将、蹇叔的两个儿子西乞术和白乙丙为副将,率领三百辆兵车偷偷地去打郑国。

晋襄公听了,也感到后悔,立刻派将军阳处父带领一队人马飞快地追上去。

第二年2月,秦国的大军进入滑邑(今河南省),忽然有人拦住去路,说是郑国派来的使臣要求见秦国主将。

孟明视三人被释放之后,使劲地逃跑。到了黄河边,发现后面已经有晋兵追上来。在这紧急的关头,幸好有一只小船停在河边,他们就跳了下去。

孟明视大吃一惊,亲自接见那个自称使臣的人,使臣说:“我叫弦高,我们的国君听说三位将军要到我们郑国来,特别派我送上一份微薄的礼物慰劳贵军将士,表示我们一点心意。”

等阳处父赶到,船已经离了岸。阳处父在岸边大声喊叫:“请你们回来!我们主公忘了给你们准备车马,特地叫我赶来送几匹好马,请你们收下!”

永利皇宫463 2

孟明视哪里肯上这个当。他站在船头上行了礼,说:“承蒙晋君宽恕了我们,已经万分感激,哪里还敢再收受礼物。要是我们回去还能保全性命,那末,过了三年,再来报答贵国吧。”

接着他献上四张熟牛皮和12头肥牛。孟明视原来打算在郑国毫无准备的时候进行突然袭击,现在郑国使臣老远跑来犒劳军队,这说明郑国早已有了准备,偷袭就不可能了。

阳处父还想说什么,那只小船哗啦哗啦地,已经越划越远了。

他收下了弦高送的礼物,对弦高说:“我们并不是到贵国去,你们何必这么费心,你就回去吧。”弦高走了以后,孟明视对他手下的将军说:“郑国有了准备,偷袭没有成功的希望,我们还是回国吧。”说罢就灭到滑邑撤回秦国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