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故事: 圣经故事 067

逃亡者 67

以法莲山地的拉玛琐非,有一个以法莲人,名叫以利加拿,是苏弗的玄孙、托户的祖孙、以利户的孙子、耶罗罕的外孙子。他有八个妻:一名哈拿,一名毗尼拿。毗尼拿有儿女,哈拿没有孩子。那人每年从本城上到示罗,敬拜祭拜万军之耶和华。在那边有以利的四个孙子何弗尼、非尼哈当耶和华的祭司。以利加拿每逢献祭的光景,将祭肉分给他的妻毗尼拿和毗尼拿所生的男女。给哈拿的却是双份,因为她爱哈拿。无奈耶和华不使哈拿生育。毗尼拿见耶和华不使哈拿生育,就作她的心心相印,大大激动她,要使她生气。每年上到耶和华殿的时候,以利加拿都以双份给哈拿。毗尼拿仍是触动她,以致她哭泣不吃饭。她爱人以利加拿对他说:“哈拿啊,你干什么哭泣不吃饭,心里愁闷呢?有自我不比十个外孙子还是可以吗?”

如山岭之野鸟 68

撒母耳记上20

她们在示罗吃喝完了,哈拿就站起来。祭司以利在耶和华殿的门框旁边,坐在自己的位上。哈拿心里愁苦,就痛痛哭泣,祈祷耶和华,许愿说:“万军之耶和华啊,你若垂顾婢女的苦情,眷念不忘婢女,赐我一个外孙子,我必使她毕生归与耶和华,不用剃头刀剃他的头。”

撒母耳记上22:1-5

   
“我犯了如何错?我哪件事做的畸形?我究竟在哪些事上惹你大爷生气?他何以非杀我不得?”大卫伤心地说。

哈拿在耶和华面前不住地祈愿,以利定睛看她的嘴。原来哈拿心中默祷,只动嘴唇,不出声音,因而以利认为她喝醉了。以利对她说:“你要醉到哪一天呢?你不该喝酒。”哈拿回答说:“主啊,不是这么,我是心里愁苦的女郎,苦味酒浓酒都未曾喝,但在耶和华面前倾心吐意。不要将婢女看作不伦不类的巾帼。我因被人触动,愁苦太多,所以祈求到现行。”以利说:“你能够高枕无忧地再次回到,愿以色列国的上帝允准你向她所求的!”哈拿说:“愿婢女在您前边蒙恩。”于是妇人走去吃饭,面上再不带愁容了。

   
亚杜兰在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国内,离非利士的迦特不算远,走路要多少个钟头。亚杜兰相邻的山里有个大洞,叫亚杜兰洞。戴维离开迦特就逃到当时去。

    戴维与约拿单八个好爱人站着谈心。

秦代一大早,他们起来,在耶和华面前敬拜,就回拉玛。到了家里,以利加拿和妻哈拿同房,耶和华顾念哈拿,哈拿就怀孕。日期满意,生了一个幼子,给他起名叫撒母耳,说:“那是自己从耶和华那里求来的。”

   
他独自一人坐在洞里,像个逃犯,悲从心来。为什么?哦!为啥这么多不幸临到自家身上吗?……

   
大卫得到上帝的维护躲避了扫罗在拉玛的损伤之后,决定告诉约拿单,或许好友约拿单能助她一臂之力。

以利加拿和她全家都上示罗去,要向耶和华献年祭,并还所许的愿。哈拿却绝非上来,对先生说:“等子女断了奶,我便带他上去朝见耶和华,使她永远住在那里。”她夫君以利加拿说:“就随你的意行吧!可以等外孙子断了奶,但愿耶和华应验他的话。”于是妇人在家里乳养外甥,直到断了奶。

   
忽然听到人声,他抬头一看,原来是一群人走进洞里。这个人是朋友如故仇敌呢?看明白了才了然是她的兄长们和大龄的养父母。扫罗常找他们麻烦,使得他们无法平安地住在大团结的老家。扫罗抓不到大卫,就迁怒他的妻儿,后来,有好多不便的人也逃到David那里。

   
约拿单安慰她说:“当然不是,大卫。你怎么会那样想呢?我岳丈永不想杀你,否则她一定会报告我的,他怎么事都不瞒着自己。”

既断了奶,就把儿女带上示罗,到了耶和华的殿,又带了多只公牛,一伊法细面,一皮袋酒。那时孩子还小。宰了一只公牛,就领孩子到以利后边。妇人说:“主啊,我敢在您面前起誓,之前在您那里站着祈求耶和华的那女士,就是自身。我贪图为要得那孩子,耶和华已将自身所求的赐给自身了。所以我将那孩子归与耶和华,使她毕生归与耶和华。”于是在那边敬拜耶和华。

   
你还记得百姓锲而不舍要一个王的时候,撒母耳怎么样警戒他们吧?他说王会勉强他们的幼子当兵,勉强他们的幼女服事他,还会强夺他们的土地和葡萄园。当时她们不肯听劝,认为有了王一切都会顺畅。不料,撒母耳言中,百姓失去所独具的,自然心中不悦。

   
大卫摇摇头,差距意约拿单的视角,难受地说:“你大叔晓得我们是情人,怎么会让您领会。说真的,我离离世不过一步之远,我的人命没有点儿保持。”

哈拿祷告说:“我的心因耶和华欢悦,我的角因耶和华高举。我的口向仇敌张开,我因耶和华的救恩喜悦!只有耶和One plus圣,除他以外没有相比的,也未曾磐石像大家的上帝。人不要夸口说骄傲的话,也毫不出猖獗的说道,因耶和华是大有知识的上帝,人的一坐一起被她权衡。勇士的弓都已折断,跌倒的人以力量束腰。向来饱足的,反作佣人求食;饥饿的,再不饥饿。不生产的,生了三个孙子;多有子女的,反倒衰微。耶和华使人死,也使人活;使人下阴世,也使人往上升。他使人贫穷,也使人富足;使人卑微,也使人华贵。他从尘土里抬举贫寒人,从粪堆中唤醒穷乏人;使她们与王子同坐,得着光荣的位子。地的柱子属于耶和华,他将世界立在其上。他必有限支撑圣民的步伐;使恶人在昏天黑地中寂然不动;人都不可能靠力量制服。与耶和华争竞的,必被砸烂;耶和华必从天空以雷攻击她,必审判地极的人;将力量赐与所立的王,高举受膏者的角。”

   
扫罗一起来表现的很客气,但是今天变得暴虐、暴燥、任意妄为,他想送朋友礼物,就向老百姓索取。那种表现太不诚实了,对不对?的确不诚实。不过,扫罗随心所欲,不讲理。

    约拿单心里驾驭,戴维说的与真情差不了多少。

以利加拿往拉玛回家去了。那孩子在祭司以利前面侍奉耶和华。

   
许多特困的以色列国人都逃到戴维那里,不久,跟随他的人就大增到四百,他当然成了这么些人的负责人。

    “有何自己能协理的吧?”他慈善地问:“只管告诉我。”

以利的多少个外孙子是恶人,不认得耶和华。 这二祭司待百姓是那样的本分:凡有人献祭,正煮肉的时候,祭司的奴婢就来,手拿三齿的叉子,将叉子往罐里,或鼎里,或釜里,或锅里一插,插上来的肉,祭司都取了去。凡上到示罗的以色列国人,他们都是这么看待。又在未烧脂油在此之前,祭司的下人就来对献祭的人说:“将肉给祭司,叫他烤吧!他不用煮过的,要生的。”献祭的人若说:“必须先烧脂油,然后您能够自由取肉。”仆人就说:“你及时给我!不然我便抢去。”

   
现在,大卫不再孤独一人,若是有必不可少,他能够保卫他协调。不过,养活这么多个人,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他用怎么样养活他们吗?再说,大难临头的时候,一个人总比这么大群人不难躲。

   
“那样好了。”戴维说:“明日你们家有宴席,平日我会去,然则现在自己不敢插手。你看可以吗?我想到伯利恒去,我岳父家有事。若是王问到自身,你就说自己回伯利恒去了。他若说好,不上火,就标明她不再生我的气。他若发怒,就表明她还想杀我。你能帮自己这几个忙呢?”

那般,那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华面前什么重了,因为他们藐视耶和华的祭物(或作“他们使人厌弃给耶和华献祭”)。

   
大卫更加觉得对不起年老的二老,他们怎么能跟她各处流浪,他们一定受持续,会乏力的,若有个平安的地点布署他们就好了。

    “当然没难点。”约拿单说:“我会照办。”

当初,撒母耳依旧子女,穿着细麻布的以弗得,侍立在耶和华面前。他四姨每年为他作一件小外袍,同着孩子他爹上来献年祭的时候带来给她。以利为以利加拿和他的妻祝福说:“愿耶和华由那妇人再赐你后裔,代替你从耶和华求来的男女。”他们就回故乡去了。耶和华好感哈拿,她就怀孕,生了多个外孙子,八个闺女。那孩子撒母耳,在耶和华面前逐步长成。

    他冷不防想到一个办法:“好极了,有措施了!我把他们送到当下去安度晚年。”

   
“然而,我怎么着得知王的影响呢?我必需知道才行。”戴维继续说。图片 1

以利年甚老迈,听见他多少个孙子待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人们的事,又听到他们与会幕门前伺候的女生苟合。他就对她们说:“你们怎么行如此的事吧?我从那众百姓听见你们的背本趋末。我儿啊,不可那样!我听见你们的阵势不好,你们使耶和华的赤子犯了罪。人若得罪人,有士师审判他;人若得罪耶和华,什么人能为他祈求呢?”可是他们依然不听大爷的话,因为耶和华想要杀他们。 孩子撒母耳逐步长大,耶和华与人尤为喜爱他。

   
于是,他带着富有跟随他的人前去……摩押去。他请求当地的王:“我的老人家可以住在此地吗?”

   
约拿单没有应声答应,他设想了少时,说:“大家到郊外走走,那里说话更便民。”到了旷野,约拿单停下来,又说:“我郑重地应承你,无论岳丈的反射怎么样,我都会据实告诉你。你也要承诺我一个渴求,日后您当了王,不可杀我和自家的儿女。”

有神明来见以利,对她说:“耶和华如此说:‘你伯公在埃及(Egypt)法老家作奴仆的时候,我不是向他们突显吗?在以色列(Israel)众支派中,我不是拣选人作自家的祭司,使她烧香,在我坛上献祭,在本人面前穿以弗得,又将以色列国人所献的火祭都赐给你父家吗?我所吩咐献在自家居所的祭物,你们怎么践踏?尊重您的幼子过于强调本人,将自己民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所献美好的祭物肥己呢?’由此,耶和华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的上帝说:‘我曾说,你和你父家必永远行在自己眼前;现在自家却说,决不容你们如此行!因为尊重自己的,我必重看他;藐视我的,他必被鄙视。日子必到,我要折断你的膀子和您父家的膀子,使你家中没有一个耆老。 在上帝使以色列(Israel)人享乐的时候,你非看不可见自己居所的萎缩。在您家中必永远不曾一个老头。我必不从我坛前灭尽你家中的人,那未灭的必使您眼目干瘪,心中痛楚。你家中所生的人都必死在中年。你的七个外孙子何弗尼、非尼哈所受到的事可作你的证据:他们二人必一日同死。我要为自己立一个诚心的祭司,他必照我的旨意而行。我要为他树立牢固的家,他必永远行在自己的受膏者面前。你家所剩下的人都必来叩拜他,求块银子,求个饼说:求你赐我祭司的义务,好叫自己得点饼吃。’”

   
戴维为何把父母送到摩押去吧?原来大卫的老爹耶西的祖母路得是摩押人、纵然他已甩手人寰多年,说不定还有摩押人回忆他,所以大卫将父母送到摩押,当地的王也点了头。

   
小朋友,你听到没有,约拿单知道有一天大卫要做王。我不晓得她从哪儿获得那几个信息,也许是大卫告诉她的,也恐怕是约拿单从各地方考察的结果,大卫将是下一任天子。综上说述,约拿单晓得戴维要做王。

娃娃撒母耳在以利前边侍奉耶和华。当那个日子,耶和华的出口稀少,不常有默示。一日,以利睡卧在投机的地方。他眼目昏花,看不明了。上帝的灯在上帝耶和华殿内约柜那里,还没有消失,撒母耳已经睡了。耶和华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说:“我在此间!”就跑到以利那里说:“你呼唤我,我在此处。”以利回答说:“我尚未呼唤你,你去睡啊!”他就去睡了。

   
戴维在摩押住了几天。上帝若不是藉着一个贤良吩咐她离开,他恐怕就此住下去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日常新王会杀尽前任国王的老小,唯恐旧皇室的人造反,把新王赶下台。那种事常常暴发,大家迟些会涉及许多例子。为此,约拿单央求戴维。

上帝又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起来,到以利这里,说:“你呼唤我,我在此间。”以利回答说:“我的儿,我并未呼唤你,你去睡啊!”这时,撒母耳还未认识耶和华,也未得耶和华的默示。

   
跟随大卫的四百人中有一个贤良,名叫迦得。那人按着上帝的命令吩咐大卫离去。戴维顺从他的提醒回到犹大,回到危险和辛劳当中。然则,他深信上帝会维护他。

    “你用不着担心,约拿单,我不会危机你的家人。”大卫那样回复。

上帝第两遍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起来,到以利这里说:“你又呼唤我,我在此间。”以利才了然是耶和华呼唤童子。由此,以利对撒母耳说:“你仍去睡啊!若再呼唤你,你就说:‘耶和华啊,请说,仆人敬听!’”撒母耳就去仍睡在原处。

    大卫带着跟随她的人到哈列的山林,暂时住在那边。

    “你发个誓吧。”约拿单须求戴维。

上帝又来站着,像前一次呼唤说:“撒母耳啊!撒母耳啊!”撒母耳回答说:“请说,仆人敬听!”耶和华对撒母耳说:“我在以色列国中必行一件事,叫听见的人都必耳鸣。我指着以利家所说的话,到了时候,我必始终应验在以利身上。我曾告诉她必永远降罚与她的家,因他精晓外甥作孽,自招咒诅,却不禁止他们。所以自己向以利家起誓说:‘以利家的罪恶,虽献祭奉礼物,永不能得赎去。’”

 

    大卫就起誓要善待约拿单的儿孙。于是,他们俩立约结盟。

撒母耳睡到天亮,就开了上帝的殿门,不敢将默示告诉以利。以利呼叫撒母耳说:“我儿撒母耳啊!”撒母耳回答说:“我在此间!”以利说:“耶和华对你说哪些,你不要向我不说;你若将上帝对您所说的不说一句,愿她重重地降罚与你。”撒母耳就把一切话都告知了以利,并从未不说。以利说:“那是由于耶和华,愿她凭自己的目的在于而行。”

撒母耳记上22:6-23

   
“你走啊。”最后约拿单说:“六天后赶回,躲在路旁的石头前边。我会带仆人来伪装打猎,我射箭让佣人去捡。我若对她说:‘箭在前边。’你可放心回来。我若对她说:‘箭在后面。’注脚四叔一如既往有意杀你。”他们这么说定,约拿单就回城,大卫则前往伯利恒。

撒母耳长大了,耶和华与她同在,使她所说的话,一句都不落空。从但到别是巴所有的以色列(Israel)人,都知道耶和华立撒母耳为先知。耶和华又在示罗显现,因为耶和华将自己的话默示撒母耳,撒母耳就把那话传到以色列国地。

   
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王扫罗坐在树下,说:“难道就不曾一个人不忍我呢?”他的下人和恋人站在边上,没有人敢说话,大家都默不做声。

   
王宫起头热闹起来,人人都欢悦开心,满屋子都是人,满桌子都是酒菜,大家都坐着等筵席初阶。

以色列国人出去与非利士人应战,安营在以便以谢;非利士人安营在亚弗。非利士人向以色列(Israel)人摆阵。两军作战的时候,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人败在非利士人眼前。非利士人在战场上杀了她们的军兵约有四千人。百姓回到营里,以色列(Israel)的长老说:“耶和华后天怎么使大家败在非利士人面前呢?大家不如将耶和华的约柜,从示罗抬到大家那边来,好在我们当中救大家脱离敌人的手。”于是,百姓打发人到示罗,从那边将坐在二基路伯上万军之耶和华的约柜抬来。以利的多个孙子何弗尼、非尼哈与上帝的约柜同来。

   
“我很明亮,你们都器重大卫,私下希望自己抓不到她。不过,耶西的幼子David会像自家同一赐给你们田地和葡萄园吗?会让你们升官发财吗?就连我的幼子约拿单也跟这一个背逆的人签订,帮忙他?难道你们就一贯不一个人不忍我,肯帮自己的忙吗?”他悲哀地说。

    扫罗、他的妻儿、朋友和公仆全都在场,唯独戴维的位子空着。

上帝的约柜到了营中,以色列(Israel)人们就大声欢呼,地便震动。非利士人听到欢呼的声响,就说:“在希伯来人营里大声欢呼,是什么原因吧?”随后就知道耶和华的约柜到了营中。非利士人就恐怖起来说:“有上帝到了她们营中。”又说:“大家有祸了!一直不曾有那般的事。大家有祸了!什么人能救大家退出那个大能之上帝的手吗?此前在旷野用各个横祸击打埃及人的,就是那几个上帝。非利士人哪,你们要刚强,要作大女婿,免得作希伯来人的公仆,就像他们作你们的仆人一样。你们要作大女婿,与她们争战。”非利士人和以色列国人应战,以色列国人败了,各向各家奔逃。被杀的人甚多,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的步兵仆倒了三万。神的约柜被掳去,以利的五个外孙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被杀了。

    稠人广众静听,无人回复。

    王也发觉到,心想:“说不定他明天不来。”当天,王没说什么。

当日,有一个便雅悯人从阵上逃跑,衣服撕裂,头蒙灰尘,来到示罗。到了的时候,以利正值道旁坐在自己的位上观看,为上帝的约柜心里担忧。那人进城报信,合城的人就都呼喊起来。以利听到呼喊的动静,就问说:“那喧嚷是怎么样来头吧?”那人神速来公告给以利。那时以利九十八岁了,眼目发直,无法瞥见。那人对以利说:“我是从阵上来的,今日自己从阵上逃回。”以利说:“我儿,事情怎么着?”报信的回复说:“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人在非利士人眼前逃跑,民中被杀的什么多!你的多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死了,并且上帝的约柜被掳去。”

   
忽然,有人出言:“王啊!你能够信得过自己,我愿竭力辅助你。请听我说,不久前自家在挪伯,大祭司亚希Miller那里看见大卫。亚希Miller支持她,给她食品,也给他歌莱切斯特的刀,还为他求问耶和华。”

   
第二天,大卫的位子依然空着,扫罗沉不住气了。那么她是否问道:“何人知道干什么戴维没来?”不,他不是如此说的。他算得说:“耶西的幼子在哪儿?”他嘲谑地问,带着轻视和上火的话音。

她一提上帝的约柜,以利就从他的位上未来跌倒,在门旁折断颈项而死,因为她年龄老迈,肉体沉重。以利作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地铁师四十年。

   
这是以东人多益,王的司牧长。他讨好地回王的话,心想:“说不定我把那个音讯告知王,他会赏我一个葡萄园或一块地。”

   
扫罗即便加入本次的酒宴,不过他的心不正,满腔怒火,巴不得大卫参预,好把他杀死,那才是他问戴维在何地的首要原因。

以利的儿妇、非尼哈的妻怀孕将到产期,她听到上帝的约柜被掳去,伯伯和先生都死了,就忽然疼痛,曲身生产。将要死的时候,旁边站着的妇人们对他说:“不要怕!你生了男孩子了。”她却不解惑,也不放在心上。她给男女起名叫以迦博,说:“荣耀离开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了!”那是因上帝的约柜被掳去,又因她五叔和娃他爸都死了。她又说:“荣耀离开以色列国,因为上帝的约柜被掳去了。”

    扫罗听见那话,气得满脸通红。

   
“我晓得,三叔。”约拿单说:“戴维回伯利恒去了,他们全家在当年献年祭。他问过我,我同意他去。”

非利士人将上帝的约柜从以便以谢抬到亚实突。非利士人将上帝的约柜抬进大衮庙,放在大衮的两旁。次日一大早,亚实突人起来,见大衮仆倒在上帝的约柜前,脸伏于地,就把大衮仍立在原处。又次日清早起来,见大衮仆倒在上帝的约柜前,脸伏于地,并且大衮的头和健全都在门槛上折断,只剩余大衮的残体。因而,大衮的祭司和一切进亚实突大衮庙的人,都不踏大衮庙的门径,直到后天。

   
“什么?”他问:“亚希米勒也协助那么些叛徒?有他受的了!”各式各个报复的一手闪过她的脑海。“去,登时把他抓来!”他下命令。

   
说完,整个客厅如死一般寂静。众人都瞪着眼睛朝王看,大家都很害怕,怕扫罗怒形于色。他恨恨地望着外孙子,严严地责怪她,说:“约拿单,这是何等的荒诞!难道你不知情她对你不利吗?只要耶西的幼子活着,你绝坐不上王位。去捉他重临,他是讨厌的。”

上帝的手重重加在亚实突人身上,败坏他们,使他们生外痔。亚实突和亚实突的四境,都是这么。亚实突人见那差不离,就说:“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上帝的约柜不可留在大家那边,因为他的手重重加在大家和大家神大衮的随身。”就打发人去请非利士的众首领来聚集,问他们说:“我们向以色列国上帝的约柜应当怎么样行吧?”他们答复说:“可以将以色列国上帝的约柜运到迦特去。”于是,将以色列国上帝的约柜运到那边去。运到之后,耶和华的手攻击那城,使那城的人大大惊慌,无论大小都生大肠恶性淋巴瘤。他们就把上帝的约柜送到以革伦。上帝的约柜到了,以革伦人就喊嚷起来说:“他们将以色列(Israel)上帝的约柜运到我们这边,要害我们和大家的众民。”于是打发人去请非利士的众首领来,说:“愿你们将以色列(Israel)上帝的约柜送回原处,免得害了大家和大家的众民。”原来上帝的手重重攻击那城,城中的人有因惊慌而死的;未曾死的人都生了外痔。合城呼号,声音上达于天。

    很快地,大祭司亚希Miller和他的一家子都站在王的眼前。

    “可是,伯伯!”约拿单烦恼地说:“他为什么该死?他犯了如何错呢?”

上帝的约柜在非利士人之地四个月。非利士人将祭司和算命的聚了来,问她们说:“大家向上帝的约柜应当如何行?请提示大家用何法将约柜送回原处。”他们说:“若要将以色列(Israel)上帝的约柜送回到,不可空空地送去,要求给她献赔罪的赠品,然后你们可得痊愈,并知道她的手为什么不离开你们。”

    王狠狠地看着她,说:“亚希Miller,从实招来!”

   
扫罗轻蔑的一嘘,忽然站起来就……哦!……他针对自己的幼子约拿单掷出一枪。还好他对得不准,没打中。

非利士人说:“应当用什么样献为赔罪的礼品吗?”他们答复说:“当照非利士首领的多少,用多个金结肠破裂,多少个金老鼠,因为在你们大千世界和你们首领的随身都是同等的灾。所以,当创制你们急性阑尾炎的像和毁损你们田地老鼠的像,并要归荣耀给以色列国的上帝。或者他向你们和你们的神,并你们的情境,把手放轻些。你们怎么硬着心像阿拉伯埃及共和国人和首脑一样啊?上帝在埃及(Egypt)人中等行奇事,阿拉伯埃及共和国(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人岂不自由以色列国人,他们就去了呢?现在你们应该造一辆新车,将三只没有负轭、有乳的耕牛套在车上,使牛犊回家去,离开母牛。把耶和华的约柜放在车上,将所献赔罪的金物装在盒子里放在柜旁,将柜送去。你们要探望:车若直行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的地步到伯示麦去,那大灾就是耶和华降在大家身上的;若不然,便可以知晓不是他的手击打大家,是我们有时候遇上的。”

    “什么事,王啊!”是她的回答。亚希Miller为人正直,他诚心地看着王。

   
小朋友,你看出来了吗,扫罗有时是疯了。正常的人不会杀自己切身的外孙子,唯有疯了的姿色会。

非利士人就这么行,将七只有乳的公牛套在车上,将牛犊关在家里,把耶和华的约柜和装金老鼠并金肛瘘像的盒子都位居车上。牛直行大道,往伯示麦去,一面走一面叫,不偏左右。非利士的首脑跟在前边,直到伯示麦的境界。

   
王激动地说:“亚希Miller,你干什么帮忙耶西的幼子?你给她饼和刀,还求上帝珍惜他。难道你不清楚他抵抗我,是个叛徒吗?”

    整个房间又静了下去。欢欣声消失地消灭。

伯示麦人正在平原收割水稻,举目看见约柜,就欣赏了。车到了伯示麦人Joshua的田间,就站稳了。在那边有一块大磐石,他们把车劈了,将五只母牛献给耶和OPPO燔祭。利未人将耶和华的约柜和装金物的盒子砍下来,放在大磐石上。当日,伯示麦人将燔祭和平安祭献给耶和华。非利士人的三个首领看见,当日就回以革伦去了。

   
亚希Miller咋舌至极。“大卫是叛徒?”他困惑地问:“你的女婿大卫是个忠臣,纵然你说的是事实,我也不信。我没听说她在什么事上背叛你,你无法凭白怪罪于自身。”

   
约拿单吓呆了。即使他很恼火,却不声不响,因为他领略那时候和公公不能辩解。于是她出发离去,他骨子里待不下去了。他终于打听,知道四伯曾经定意致戴维于死地。当夜他辗转不可能入眠。他为好友的生命堪忧,却又爱莫能助。

非利士人献给耶和华作赔罪的金大肠类癌像就是那一个:一个是为亚实突,一个是为迦萨,一个是为亚实基伦,一个是为迦特,一个是为以革伦。金老鼠的数据是照非利士多个首领的都市,就是抓好的都市和乡村,以及大磐石。这磐石是放耶和华约柜的,到前天还在伯示麦人Joshua的田间。

   
扫罗更是气愤,根本不听亚希米勒的话。他变脸大怒,说:“亚希米勒!你真该死,你的全家都讨厌。你显著知道大卫逃跑,竟然不告知我。”

   
离扫罗王居住的基比亚不远,有一大块鹅卵石。有位青春躲藏在石头前面,没人发现。他平日抬头左右看到,再让步躲起来。

耶和华因伯示麦人擅观他的约柜,就击杀了她们七十人,那时有五万人在那里(原文作“七十人加五万人”)。百姓因耶和华大大击杀他们,就哀哭了。伯示麦人说:“何人能在上帝那圣洁的上帝面前侍立呢?那约柜可以从大家那里送到什么人那里去呢?”于是打发人去见基列耶琳的居民说:“非利士人将耶和华的约柜送回到了,你们下来将约柜接到你们那里去吗!”

    扫罗的有限协理侍立在她左右,他们总是在旁保护他。

   
这位青春是大卫。他刚到伯利恒父家吃献年祭的席面。家人无不兴奋欢乐,只有她面带愁容,担心的思想不时把他带到遥远的皇城。

基列耶琳人就下来,将耶和华的约柜接上去,放在山上亚比拿达的家园,分派他儿子以哈尔滨撒,看守耶和华的约柜。

   
扫罗下令:“杀死这么些祭司,他们领略大卫的行迹,知道大卫是叛徒,却不告知。”

   
“不知道王宫那时的情事怎样?我的事结局又会怎样呢?”那就是日常出现在大卫脑海中的题材。

约柜在基列耶琳许久。过了二十年,以色列(Israel)全家都赞成耶和华。撒母耳对以色列国全家说:“你们若一心归顺耶和华,就要把外邦的神和亚斯他录从你们中间除掉,专心归向耶和华,单单地侍奉他。他必救你们脱离非利士人的手。”以色列国人就除掉诸巴力和亚斯他录,单单地侍奉耶和华。

   
没有人敢出手,一时如死一般寂静。扫罗的有限支撑不敢下手杀耶和华的祭司,他们不肯执行这么些疯狂的通令。

   
饭后,他回到约定的地点等约拿单,心中焦急如热锅上的蚂蚁。终于,远方出现多个人,人进一步近,大卫的心也随后愈跳愈快。他看了然来人是何人,其中一个是好友约拿单,其余一位替约拿单拿弓箭。

撒母耳说:“要使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人们聚集在米斯巴,我好为你们祷告耶和华。”他们就聚拢在米斯巴,打水浇在耶和华面前,当日禁食,说:“大家得罪了上帝。”于是,撒母耳在米斯巴审判以色列国人。

   
扫罗更是生气,他的双眼被怒火烧得好红。竟然没人屈从?……好!……不用他们,他回头吩咐多益去杀祭司。

    约拿单突然停下对小孩子说:“往前走,赏心悦目得见我的箭射到何处。”

非利士人听到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人聚集在米斯巴,非利士的元首就上来要攻击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人。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人听到,就不寒而栗非利士人。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人对撒母耳说:“愿你不住地为大家呼求耶和华大家的上帝,救大家退出非利士人的手。”撒母耳就把一只吃奶的羔羊,献与耶和华作全牲的燔祭,为以色列(Israel)人呼求耶和华,耶和华就应允他。撒母耳正献燔祭的时候,非利士人前来要与以色列国人争战。当日,耶和华大发雷声,惊乱非利士人,他们就败在以色列(Israel)人面前。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人从米斯巴出来,追赶非利士人,击杀他们,直到伯甲的底下。

   
多益霎时遵命而去。他认为何乐而不为呢?那又有怎样关联,他们只是是上帝的祭司而已,他一贯不在乎,他心灵只希望扫罗为此奖赏他。

   
童子遵循而去。约拿单拿起弓,放上箭,一拉,就射出去,箭越过小孩子的头,掉到草地上。

撒母耳将一块石头,立在米斯巴和善的中级,给石头起名叫以便以谢,说:“到近来耶和华府扶持我们!”从此,非利士人就被打败,不敢再入以色列(Israel)人的境内。撒母耳作士师的时候,耶和华的手攻击非利士人。非利士人所取以色列国人的城池,从以革伦直到迦特,都归以色列国人了。属那么些城的四境,以色列(Israel)人也从非利士人手下收回。那时,以色列国人与亚Morley人和好。

   
真是惨不忍睹。以东人多益一下杀了亚希Miller和她同来的八十七个祭司。多益的刀不停地流着无辜的鲜血。

    约拿单大声说:“箭在面前,跑过去捡!”

撒母耳毕生作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地铁师。他每年巡行到Bert利、吉甲、米斯巴,在这几处审判以色列国人。随后重临拉玛,因为她的家在那边;也在那边审判以色列国人,且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

   
多益一不做,二不休,又来到挪伯杀死所有的女生和儿女。整个挪伯的居住者全被杀绝。只有一个祭司死里逃生,那人名叫亚比亚她。他逃到戴维处,把事情的经过逐一述说。

   
童子跑去把箭捡回来交给主人,他不了解是怎么三回事。可是,藏在石头后边的大卫知道意况不妙,他的娘家人扫罗依然要杀她,他的生命快要倾覆。

撒母耳年纪老迈,就立他孙子作以色列国大巴师。长子名叫约珥,次子名叫亚比亚,他们在别是巴作士师。他孙子越发她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

    大卫听见那事,大为惊慌。

    约拿单把弓箭交给孩子,打发他回去。然后走到大石头前边、戴维藏身之处。

以色列国的长老都凑合,来到拉玛见撒母耳,对她说:“你年纪老迈了,你外孙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大家,像列国一样。”撒母耳不喜欢他们说“立一个王治理大家”,他就祷告耶和华。耶和华对撒母耳说:“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她俩不是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自从我领他们出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到近来,他们时常离弃我,侍奉别神。现在他俩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根本所行的。故此,你要依从他们的话,只是当警戒他们,告诉她们未来这王怎么样管辖他们。”

   
“哦!”他悲伤地说:“我假诺对大祭司说实话就好了,他一定不会让多益见到本人。我一看见多益就想不开怕他败露音信,我是这一次惨案的主因,我有罪了。”

   
等少年小孩子走得不见踪迹,大卫才站起来,然后……?他们二人哭喊。不用再说什么,戴维心里清楚,他把内心所有的切肤之痛都哭了出去。约拿单也哭,他满心同情,可是又找不出话来安抚难受的戴维。

撒母耳将耶和华的话都传给求他立王的公民,说:“管辖你们的王必那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外孙子为她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为她耕种田地,收割庄稼,创设军器和车上的枪炮;必取你们的闺女为他制作香膏,作饭烤饼;也必取你们最好的地步、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你们的粮食和葡萄园所出的,他必取分外之一,给他的大伯和臣仆;又必取你们的仆人婢女、健壮的未成年人和你们的驴,供他的听差。你们的羊群,他必取万分之一,你们也必作她的奴婢。那时,你们必因所选的王央浼耶和华,耶和华却不应允你们。”

   
戴维安慰极端悲痛的亚比亚她,说:“亚比亚她,听我的话留下吧!我会尽力保证你,相信上帝也会维护你和我。”

   
最后,他说:“平安地去吗!无论如何,大家连年亲切。你记念大家相互许的愿吗?大家不可以不服从誓言。”

黎民竟不肯听撒母耳的话,说:“不然,大家定要一个王治理大家,使大家像列国一样,有王治理大家,统领我们,为大家争战。”撒母耳听见百姓这一切话,就将那话陈明在耶和华面前。耶和华对撒母耳说:“你只管依从她们的话,为他们立王。”撒母耳对以色列国人说:“你们各归各城去啊!”

   
小朋友,先知对以利说的预见应验了。“你的一家子都要受罚,在你家中永远不会有一个老人。”这一个被杀的祭司,全是以利的遗族。

   
他们不得不分手了。约拿单踏着沉重的步伐走回她老爹的王宫。可是……戴维往哪里去吧……?

有一个便雅悯人,名叫基士,是便雅悯人亚斐亚的玄孙、比歌拉的曾孙、洗罗的孙子、亚其他幼子,是个大能的武士(或作“大富商”)。他有一个外甥,名叫扫罗,又结实又俊美,在以色列国人中从不一个能比他的;身体比众民高过一头。

    但是,扫罗并不可以由此脱罪,他如故谋杀那群祭司的主犯,命令是他下的。

   
小朋友,戴维不明了该往何地去。现在她非常是个通缉犯,有家归不得。回家就相当于等着送命,他必须逃,不过逃到何地去吧……?

扫罗的生父基士,丢了多头驴,他就下令儿子扫罗说:“你带一个佣人去找寻驴。”扫罗就走过以法莲山地,又过沙利沙地,都未曾找着;又过Charlene地,驴也不在那里;又过便雅悯地,还尚未找着。

   
扫罗啊!你将受报应,上帝的查办将来有那么一天要接近你身上。无辜的祭司的血不可能白流,什么人犯的罪哪个人就要承担。

 

到了苏弗地,扫罗对随行他的佣人说:“我们不如回到,恐怕自身伯伯不为驴挂心,反为大家担忧。”仆人说:“这城里有一位神人,是人们所尊重的,凡他所说的全都应验。我们不如往他那边去,或者他能将大家当走的路提醒我们。”扫罗对公仆说:“大家若去,有哪些可以送这人呢?大家囊中的食物都吃尽了,也远非红包可以送那神人,我们还有怎么着没有?”仆人回答扫罗说:“我手里有银子一舍客勒的四分之一,可以送那神人,请他提示咱们当走的路。”(往日以色列国中,若有人去问上帝,就说:“大家问先见去吧!”现在叫做先知的,以前叫做先见。)扫罗对公仆说:“你说的是,大家可以去。”于是,他们往神人所住的城里去了。他们上坡要进城,就遇见多少个少年女人出来打水,问他俩说:“先见在那边没有?”女人回答说:“在此地。他在你们眼前,快去呢!他今日正到城里,因为前几日国民要在邱坛献祭。在他还从未上邱坛吃祭物之先,你们一进城必遇见她,因他未到,百姓不可能吃,必等他先祝祭,然后请的客才吃。现在你们上去,那时候必遇见他。”二人就上来。将进城的时候,撒母耳正迎着他俩来,要上邱坛去。

 

撒母耳记上21:1-9

扫罗未到的前一日,耶和华已经提醒撒母耳说:“前几日此时,我必使一个人从便雅悯地到您这边来,你要膏他作自家民以色列(Israel)的君。他必救我民脱离非利士人的手;因我民的哀声上达于自己,我就关注他们。”

撒母耳记上23:1-15

   
基比亚南方有个小村庄叫挪伯,走路大概一钟头的路途。非利士人毁了示罗之后,会幕就迁到此。至于约柜,可能依旧安置在基列耶琳。由此可见,约柜当时不在会幕内。

撒母耳看见扫罗的时候,耶和华对他说:“看哪!那人就是本身对你所说的,他必治理我的民。”扫罗在城门里走到撒母耳跟前说:“请告知自己,先见的公馆在哪个地方?”撒母耳回答说:“我就是先见。你在自己前边上邱坛去,因为你们前日必与自家同席,今日中午自家送你去,将你心中的事都告知您。至于你前三天所丢的那四头驴,你心里不必牵挂,已经找着了。以色列国人们所仰慕的是什么人吧?不是心仪你和您父的一家子吗?”扫罗说:“我不是以色列(Israel)支派中至小的便雅悯人呢?我家不是便雅悯支派中至小的家呢?你为啥对自家说那样的话呢?”

   
收割是庄稼人最欢愉的时日,一年的惨淡,那时得到回报。基伊拉的居民也不例外。基伊拉座落在亚杜兰洞以南,男男女女都在忙着割麦,存放粮仓。不久他们即将打麦、磨面、蒸馍。

    大祭司亚希米勒是以利的儿孙,他和一家子都住在挪伯。

撒母耳领扫罗和她仆人进了厅堂,使她们在请来的客中坐第三位,客约有三十个人。撒母耳对厨役说:“我付出你收存的那一份祭肉,现在可以拿来。”厨役就把收存的腿拿来,摆在扫罗面前。撒母耳说:“那是所留下的,放在你后边吃呢!因自身请公民的时候,特意为你存留那肉到此刻。”

   
不料,非利士人来攻击他们,基伊拉的老百姓抵抗不住。非利士人争抢他们的粮食,他们就算深恶痛绝,但是简单形式也不曾。全城的人都悲从心来,一年的日晒雨淋,就这么白白失去。基伊拉人已经尽了着力,但是阻止不了非利士人。他们实际需求帮扶,不过,何地有后援啊!

   
有一天,一个年青人向会幕走去。亚希Miller认识这人。他心里迷惑,想着:“他来有啥事吧?”

当日,扫罗就与撒母耳同席。

   
忽然,不知从哪儿冒出几百人与非利士人杀起来了。战争很是猛烈,为时却不长。非利士人完全没有料到会遇上敌手,一时武装大乱,各人小心逃命,忙乱中也顾不得方才掳掠的粮食。

   
他认出来的是杀死歌波德戈里察的勇于、扫罗的女婿大卫。亚希Miller心里发慌,不晓得暴发了何等事?他颤颤惊惊地出来迎接大卫,问道:“你干什么独自一人,无人与你同行?”

人人从邱坛下来进城,撒母耳和扫罗在房顶上说道。次日一大早四起,黎明(英文名:lí míng)的时候,扫罗在房顶上。撒母耳呼叫她说:“起来吧!我好送你回到。”扫罗就兴起,和撒母耳一同出去。 二人下到城角,撒母耳对扫罗说:“要吩咐仆人先走(仆人就先走了);你且站在此处,等我将上帝的话传给你听。”

    基伊拉人万分心花怒放,不知救兵是哪位。

   
当时,大人物出门总带着一班随从,尊敬他。戴维马上发现到亚希Miller心中不安,就全力以赴让他安心。

撒母耳拿瓶膏油倒在扫罗的头上,与他接吻说:“那不是耶和华膏你作她家财的君吗?你今日与自己分别之后,在便雅悯境内的泄撒,靠近拉结的皇陵,要遇见多人。他们必对你说:‘你去找的那两头驴已经找着了。现在您三叔不为驴挂心,反为你担忧说:我为外孙子怎么才好啊?’你从那里往前行,到了他泊的橡树那里,必遇见五个往Bert利去拜上帝的人:一个带着两只山羊羔,一个带着多少个饼,一个带着一皮袋酒。他们必问你安,给你多个饼,你就从他们手中接过来。此后您到上帝的山,在那里有非利士人的防兵。你到了城的时候,必遇见一班先知从邱坛下来,后面有鼓瑟的、击鼓的、吹笛的、弹琴的,他们都受感说话。耶和华的灵必大大感动您,你就与他们一起受感说话,你要改成新人。那兆头临到你,你就可以趁时而作,因为上帝与你同在。你当在自家以先下到吉甲,我也必下到那里献燔祭和平安祭。你要等候一周,等自己到了那边,提醒你当行的事。”

   
当时,大卫正在隔壁。有人报告说基伊拉遭难,他犹豫了少时。他该咋做呢?……去援救吗?……危险得很,他必须注意扫罗的行路,他真不知该如何做。随从他的人都不愿去接济,惟恐扫罗趁机入手。

    “王差我有要事。”他说:“无法令人知道,所以我独自行动。”

扫罗转身离别撒母耳,上帝就赐他一个新心。当日那所有兆头都证实了。扫罗到了那山,有一班先知遇见她,上帝的灵大大感动他,他就在尧舜中受感说话。一贯认识扫罗的,看见她和先知一同受感说话,就互相说:“基士的幼子遇见什么了?扫罗也列在高人中吗?”这地点有一个人说:“这几个人的二叔是哪个人吗?”此后有句俗语说:“扫罗也列在尧舜中呢?”扫罗受感说话落成,就上邱坛去了。

   
但是,大卫又不可能瞅着同胞受辱,无力对抗。于是她求问上帝:“上帝呀!我当上去攻打非利士人呢?”

   
那不是真话,是谎话。大卫,你为啥不实话实说。你驾驭那事的后果是何等吓人吗?  

扫罗的伯父问扫罗和他仆人说:“你们往何地去了?”回答说:“找驴去了。大家见没有驴,就到了撒母耳那里。”扫罗的五伯说:“请将撒母耳向你们所说的话告诉我。”扫罗对他岳丈说:“他显著地告诉大家驴已经找着了。”至于撒母耳所说的国务,扫罗却从未报告岳丈。

    上帝回答说:“可以上去!”

    亚希Miller相信戴维。

撒母耳将国民招聚到米斯巴耶和华这里, 对她们说:“耶和华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的上帝如此说:‘我领你们以色列国人出埃及(Egypt),救你们脱离埃及(Egypt)人的手,又救你们脱离欺压你们各国之人的手。’你们后天却厌弃了救你们脱离一切横祸的上帝,说:‘求您立一个王治理大家。’现在你们应该按着支派宗族,都站在耶和华面前。”

    “你会打赢呢?”大卫又问。

    “我走得心急。”大卫说:“所以没带干粮。你能给自身多少个饼吗?”

于是,撒母耳使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众支派近前来掣签,就掣出便雅悯支派来;又使便雅悯支派按着宗族近前来,就掣出玛特利族;从中间又掣出基士的幼子扫罗。众人寻找她却寻不着,就问耶和华说:“那人到那边来了从未有过?”耶和华说:“他藏在器械中了。”大千世界就跑去从那边领出他来。他站在平民当中,肉体比众民高过一头。撒母耳对众民说:“你们看耶和华所拣选的人,众民中有可比她的吧?”众民就大声欢呼说:“愿王万岁!”

   
“你会打赢!”上帝回答。故此,大卫领着随从当下上去为基伊推人解危。那时,他有六百人跟随他。

    “我手上没有饼。”亚希Miller回答说:“唯有圣饼。”

撒母耳将国法对平民表明,又记在书上,放在耶和华面前。然后遣散众民,各回各家去了。扫罗往基比亚回家去,有上帝感动的一群人跟随他。但稍事匪徒说:“那人怎能救大家呢?”就小看他,没有送他礼物;扫罗却不理会。

   
基伊拉得蒙解救,仇人匆匆逃命。留下任何掳物。基伊拉人挽留大卫和她的随从住下。

   
你还记得吗,祭司每一周要换上十二个新烤的布置饼在会幕里?换下来的布置饼只有祭司能够吃。

亚扪人的王拿辖上来,对着基列雅比安营。雅比人们对拿辖说:“你与我们立约,我们就伺候你。”亚扪人拿辖说:“你们若由自己剜出你们每人的右眼,以此凌辱以色列国人们,我就与你们立约。”雅比的长老对他说:“求您宽容大家七天,等我们打发人往以色列的全境去,若没有人救大家,大家就出去归顺你。”使者到了扫罗住的基比亚,将那话说给百姓听,百姓就都放声而哭。

   
不久,戴维的无畏事迹传播以色列国(The State of Israel)举国上下各市。扫罗也听说那事,可是,他不只不为此满面春风,反而生气,嫉妒戴维,老毛病又生气了。

    亚希米勒手上没有任何的饼,唯有那一个换下来的安排饼。

扫罗正从田间赶牛回来,问说:“百姓怎么哭啊?”芸芸众生将雅比人的话告诉她。扫罗听见那话,就被上帝的灵大大感动,甚是发怒。他将一对牛切成块子,托付使者传递以色列(Israel)的全境说:“凡不出来跟随扫罗和撒母耳的,也必那样切开他的牛。”于是,耶和华使百姓惧怕,他们就都出来就像一人。扫罗在比色数点他们:以色列国人有三十万,犹大人有三万。稠人广众对那使者说:“你们要东山再起基列雅比人说:‘先天阳光近午的时候,你们必得解救。’”使者回去告诉雅比人,他们就喜爱了。于是,雅比人对亚扪人说:“今天大家出去归顺你们,你们可以任意待大家。”

   
“好,机会来了,本次自己可以包围基伊拉,看她往哪里逃。他迟早是自身的罪人。”他想。

    “给自己多少个。”戴维说:“我急需食物,我总不可能不带食物上路吧!”

第二日,扫罗将公民分为三队,在晨更的时候入了亚扪人的营,击杀他们直到太阳近午,剩下的人都逃散,没有二人同在一处的。百姓对撒母耳说:“那说扫罗岂能管理我们的是什么人吧?可以将他交出来,我们好杀死他。”扫罗说:“后天耶和华在以色列(Israel)中推行拯救,所以不得杀人。”撒母耳对公民说:“大家要往吉甲去,在那里立国。” 众百姓就到了吉甲那里,在耶和华面前立扫罗为王,又在耶和华面前献平安祭。扫罗和以色列(Israel)人们大大欢悦。

   
真无缘无故,是或不是?扫罗理当感谢戴维为基伊拉解危才是,不过,他却想杀大卫。

    “好,我给您多少个。”亚希Miller同意。

撒母耳对以色列(Israel)人们说:“你们向自身所求的,我已承诺了,为你们立了一个王。现在有那王在你们前边行。我已年老皮白,我的幼子都在你们那边。我从襁褓直至明天,都在你们前面行。我在此地,你们要在上帝和他的受膏者面前,给本人作见证。我夺过哪个人的牛,抢过何人的驴,欺负过什么人,虐待过什么人,从哪个人手里受过贿赂由此眼瞎呢?若有,我必偿还。”众人说:“你没有欺负大家,虐待我们,也尚无从何人手里受过什么。”撒母耳对他们说:“你们在自我手里没有找着怎么着,有耶和华和她的受膏者后天为证。”他们说:“愿他为证。”撒母耳对百姓说:“以前立Moses、亚伦,又领你们列祖、出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地的是上帝。现在你们要站稳,等自家在耶和华面前对您们讲论耶和华向你们和你们列祖所行一切公义的事。之前雅各到了埃及(Egypt),后来你们列祖呼求耶和华,耶和华就差遣Moses、亚伦领你们列祖出阿拉伯埃及共和国,使她们在这地点居住。他们却忘记耶和华他们的上帝,他就把她们付与夏琐将军西西拉的手里,和非利士人并摩押王的手里,于是那么些人常来攻击他们。他们就呼求耶和华说:‘大家离弃耶和华,侍奉巴力和亚斯他录,是有罪了。现在求您救大家脱离敌人的手,我们必侍奉你。’耶和华就差遣耶路巴力、比但、耶弗他、撒母耳,救你们脱离四围敌人的手,你们才安然居住。你们见亚扪人的王拿辖来攻击你们,就对自身说:‘大家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其实耶和华你们的上帝是你们的王。

    扫罗带着军事来的音信传到大卫的耳中,他又去求问上帝。

   
大卫收下饼后又问:“你手上有武器吗?我真糊涂,真是大意,意忘了带武器。”

现行你们所求所选的王在此处。看哪!耶和华已经为你们立王了。你们若敬畏耶和华,侍奉他,听从他的话,不违反他的一声令下,你们和治理你们的王,也都顺从耶和华你们的上帝就好了。假如不遵守耶和华的话,违背他的指令,耶和华的手必攻击你们,像以前抨击你们列祖一样。现在你们要站稳,看耶和华在你们眼前要行一件盛事。那不是割大豆的时候吗?我求告耶和华,他必雷暴降水,使你们又通晓又见到,你们求立王的事,是在耶和华面前犯大罪了。”

    “是当真吗?上帝呀!扫罗假设来了,基伊拉人会把自己付诸他呢?”

    “有,你杀死的歌塞维利亚,他的刀在这时候。”  

于是,撒母耳求告耶和华,耶和华就在那日雷暴下雨,众民便甚惧怕耶和华和撒母耳。众民对撒母耳说:“求您为奴婢们祷告耶和华你的上帝,免得大家永别,因为大家求立王的事,正是罪上加罪了。”

   
“不错,戴维,扫罗是随着你来的。基伊拉人不会站在您这一面,他们会把你提交扫罗。”

    “太好了,把它给自身。”大卫说:“哪有比那更好的刀。”

撒母耳对平民说:“不要惧怕!你们即使行了这恶,却绝不偏离耶和华,只要尽心侍奉他。若偏离耶和华去顺从那不可能救命的虚神,是无用的。耶和华既快乐选你们作她的子民,就必因她的大名不丢掉你们。至于自己,断不截止为你们祈祷,以致得罪耶和华。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们。只要你们敬畏耶和华,诚诚实实地尽心侍奉他,思念她向你们所行的事何等大。你们若依旧作恶,你们和你们的王必一同灭亡。”

   
人怎么可以那样得鱼忘筌?大卫才救他们脱离非利士人的危机,他们依然愿意捉住戴维把她提交扫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