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头点中国野史: 党锢之祸

汉桓帝对太监是唯命是听的,就揭破大赦,把两百多名党人全体保释。

  汉光武帝汉光武帝所建的西晋,除了《汉书》和《论衡》之外,没有在中华野史上预留过怎样荣誉的史事,却由于外戚和太监为祸之惨烈成为随后各朝的前车之鉴。党锢之祸就是远房和太监把持朝政、争权夺利造成的。西夏桓、灵两帝年间,暴发三回党锢之祸,正直士人和太学生遭逢极大打击,影响深切。
  西汉末年,外戚与太监交替把持朝政,国君形同虚设。他们一方面大刀阔斧搜刮民脂民膏,强取豪夺;同时又把持官吏接纳大权,滥用亲朋,张冠李戴,指皁为白,堵塞了一大批有操守,有学问的文人的仕途。当时民间流传着捉弄官吏选用制度的打油诗:“举进士,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政治的乌黑,社会的动荡,国家命运和个人前景的糊涂,促使部分地点官和读书人对政局指出研讨和深深的批评,贬抑篡权窃国的外戚太监,褒扬不畏权势忧国忧民的清官廉吏,渐渐形成了所谓的“清议”之风,那种风气使太监很害怕,于是入手镇压,酿成了中国野史上出名的党锢之祸。
  外戚太监主持朝政,有正义感的文人墨客必然退隐山林。顺帝时军机大臣就曾毁裂冠带,避祸深山。桓帝时,政治越发乌黑,更加多的莘莘学子逃入乡下或山林,或躬耕田里,自食其力;或隐居讲学,苦身修节。表面看起来是杜门谢客,而透过其表象则可以通晓地看出她们对外戚太监当朝的强烈不满。所以,当朝廷征请他们入朝为官,替太监政治普天同庆时,他们宁死也不肯与太监为伍,不但不当兵,而且随着指斥时政。
  太监和外戚把持朝政,任用私人,太学中数以千计的学习者十年寒窗而无用武之处,他们有感于政治前途的灰暗,对太监当政感到怨恨。于是,以郭泰、贾彪等为首的一批学员领袖一方面在太学中开展反太监政治的公司和宣扬;另一方面,又接受社会上有识有才能者入太学,以增添自己队伍。太学遂成为当时又一政治运动大旨。
  桓帝永兴元年(153年),朱穆任番禺(今海南中南边)刺吏,惩除贪官污吏和权贵。他以太监赵忠葬父僭越规制为由,挖坟剖棺查实并查扣其骨血治罪。桓帝闻讯大怒,反将朱穆判作苦役。由此,引发了历史上第四遍大规模的学习者请愿活动,太学生刘陶等数千人到朝廷向桓帝上书请愿,为朱穆喊冤。他们指责“中官近习,窃持国柄,手握王爵,口含天宪,指鹿为马,滥用职权。朱穆忠心忧国,再三考虑,乃国之栋梁。如非判刑不可,则大家愿代他受刑服苦役”。桓帝慑于群众压力,只可以赦免朱穆。
  桓帝延熹五年(162年),皇甫规平羌有功,太监徐璜等人向其敲榨不遂,就诬告其侵没军饷,判其服刑苦役。于是,太学生张凤等300余人又发起第二次请愿活动,上书为皇甫规鸣冤,皇甫规由此得以赦免。
  处士的横议与太学生的抗愤,给一批中下级正直官吏在精神上和诗歌上以巨大激发,他们也刚正执法,制裁太监及其亲友。河东里胥汉安帝的属枢密使大半为堂大哥,百姓患之。汉恭宗到任,黜其强权,平理冤狱。山阳郎中翟超与督邮张俭籍没太监侯览老家财产。
  在野处士、在朝中下级官吏和太学生三股力量平行发展,交相呼应,形成了反太监斗争的政治高潮。这一场斗争的首脑人物是出身中下的命官后官至太傅的陈蕃、司隶抚军李元礼等。桓帝初,李元礼为司隶知府,宦官张让的表弟在其属下任军机章京。贪狂残忍,为躲惩治,逃到张让家里藏起来。李元礼不畏太监权势,亲自率吏卒到张让家将其拘役治法。张让诉冤桓帝,李元礼据理驳斥,桓帝只能判李元礼无罪。此后二叔一度流失,李元礼声望更高。当时人们若受到她的待遇,则荣称作“登龙门”。
  不过,太监并从未坐视对手宰割,他们伺机回击。“张成事件”的暴发,恰好成为她们出手的假说。张成知道皇帝将要大赦,就指使外甥趁机杀人,李元礼搜捕其子欲治极刑,却正逢大赦当免,李元礼愈怀愤疾,竟不顾大赦令而杀之。怀恨已久的岳丈侯览指使张成的入室弟子上书,诽谤李元礼等“养太学游士,交结诸郡生徒,更相驱驰,共为部党,中伤朝庭,疑乱风俗”。桓帝闻之大怒,即下诏逮捕党人,并向全国发表罪行,以求天下共同声讨,时为延熹九年(166年)。结果,李元礼、范滂等200五个人被捕。太师陈蕃力谏桓帝,指出那种作法“堵塞天下之口,聋盲一世之人,与秦焚书坑儒何异?”桓帝听了更生气,竟找借口连陈蕃也罢免了。李元礼等在狱中受审时,故意牵扯部分太监子弟,使太监惧怕牵连。窦皇后的生父窦武不满太监专权,同情太学生反太监运动,太学生乃求助于窦武。窦武就上书力谏桓帝赦免党人,否则,将全球寒心,海内失望。
  圣上权衡利弊,不得已于永康元年(167年)赦免200余人,罢官归家,并书名三府,生平幽闭不得为官。首回党锢之祸到此为止,并未造成太大的危机。
  党人纵然被罢官归田,禁锢而不行为官,但他们却赢得了比当官越来越荣耀的社会敬仰。范滂出狱归乡,家乡人迎接她的车多达数千辆。名将皇甫规乃北边豪杰,竟也认为温馨无法列名党人是一种耻辱。天上等兵大夫共相标榜,指满世界名匠为称号,“上曰三君,次曰八俊,次曰八顾,次曰八及,次曰八厨。”以窦武、陈蕃等为三君,“君”指受世人共同崇敬;以李膺、王畅等为八俊,“俊”指人中国和英国勇;以郭泰、范滂等为八顾,“顾”指品德华贵而及于人;以张俭、刘表等为八及,“及”指能指点人追行受崇者;以度尚、张邈等为八厨,“厨”指能以财富救助外人。
  桓帝死后,灵帝立,太监的威武更大,也愈加腐朽荒淫。侯览、曹皇后、王甫等人与灵帝乳母及诸女提辖,互相奸姘,秽乱宫廷,操弄国柄。上卿陈蕃、都督窦武密谋诛杀太监,不幸事泄,反被诛杀。因此开头,太监们有恃无恐,起先对党人大打入手,演出了第二次党锢之祸。
  建宁二年(169年),太监侯览指使人中伤山阳郡南边督邮张俭结党,图危社稷。曹皇后趁机示意有关治狱部门将上次的党锢者也牵涉进来,灵帝昏庸,遂准其奏。于是,李元礼、范滂等百余人被查扣死于狱中,张俭外逃出境才足防止止。他在外逃途中,曾取得过很几人的冒死掩护,官府沿途追查,成百人就此受牵累而妻离子散。敌人间也借机栽赃对方,诬指与党人非亲非故者。
  宦官将全球豪杰及儒学有行义者皆指为党人,其死、徙、废、禁者,又六、七百人。事情至今并未了结,熹平五年(176年),永昌太史曹鸾上书为党人讼冤,认为“党人者,或耆拥渊德,或衣冠英贤,皆宜股肱王室。今乃被收监,辱在涂泥,所以灾异屡见,水旱并至。应该破除监管,以慰天命”。曹鸾的上书籍是好意,哪知始赵正颜大怒,不但不听劝谏,反将曹鸾拘死于狱。又下诏州郡,考察党人门生故吏,父子兄弟在位者,全体免官禁锢。这就是第二次党锢事件。本次风云打击面更宽,惩治也更严酷。自此将来,士人忌口,万籁无声,有节操的文人几无遗类,社会陷入一片乌黑和混乱之中。
  太监和外戚交替专权,使后金变为华夏历史上相当黑暗的时代。党锢事件的发生,使得正直之风顿熄,奸佞之气陡长。不久,黄巾大起义发生,给后晋政权以沉重打击。汉灵帝意识到如不解决党锢难题以力争民心,后果将莫明其妙。中平元年(184年),灵帝揭橥大赦党人,流放者准许再次回到故乡。但要基已乱,民心已失,全球译朝的灭亡近在前方了。

  和帝将来,汉朝的政治舞台上,出现了外戚和公公交替专政的局面。桓帝即位后,借用太监之力,将长时间独占朝政的外戚梁翼诛灭。此后太监集团又起来操纵朝廷大权达30年之久。那些太监,广树党羽,各处布署亲信,“兄弟姻戚,皆案州临郡”,而且狂妄地搜刮百姓,虐害士民,被形容为“与胡子无异”。那不仅仅强化了老百姓的惨痛,激起了老百姓强烈的抵御,而且引起海内外主出身的命官以及一般地主阶级知识分子的不满。官僚们痛恨太监垄断政权,影响到她们的禄位,一般士人也怨恨太监广植亲私,而妨碍了她们的仕途。尤其使他们害怕的是,太监的残酷漆黑统治,加深了社会的动乱,会严重要挟封建秩序,造成任何政权的覆亡。为了自身的利禄,也为了挽救阶级统治的危害,他们需求更改太监专权的范围。

陈寔本来是个太学生,因为闻明望,也被划到党人名单里去。有人劝他逃脱。陈寔并不畏惧,说:“我逃了,别人怎么做?我进了狱,也可以壮壮外人的胆。”他说着,就上上海,自己投案,进了牢狱。

  “党锢之祸”,是王室朝廷内部争权夺利的斗争。外戚与太监长时间斗争的延续,把清朝形势搅得更扑朔迷离。

范滂也跟陈寔一样,挺着腰板进了看守所。

  “曹皇后、王甫幽杀太后,常侍侯览多杀党人,大卿大官皆尸禄白吃饭,无有忠言者,”揭发太监专政的乌黑。被疼痛的太监公司,又滥施淫威,四出搜捕太学生1000多个人。公元176年,太监公司为了彻底镇压党人,怂恿孝灵帝下诏:凡是党人的门生故吏、父子兄弟,以至五服之内的家属,一律免官监管。太监公司罪恶黑手的打击面,扩张到无以复加的档次,使第二次党锢之祸,达到了高高的潮。

那话传到李元礼耳朵里,李元礼越发生气。他说:“张成预先明了大赦,故意教外孙子杀人,大赦就不应当轮到他外孙子身上。”

  那种风气,被叫作“清议”。太学生的移位,得到朝野上下的臣子、士人的支撑,官僚们也依靠太学生的能力,以反对太监。太监们对此恨入骨髓,诬称这个官僚与太学生,结为朋党,图谋不轨,准备严谨打击压制。于是,造成了左右两回“党锢之祸”。

王室的上谕接连下来催逼他,青州还派了一个长官亲自到平原去查询。

  公元172年,窦太后死亡,有人在宫内门口贴反太监标语:

太监五侯掌权将来,跟梁伯卓一样作威作福。他们把持朝政,卖官卖爵,从宫廷到全国郡县,都有她们的相信,搞得社会乌黑不堪。

  当时,在京都常德的太学,有太学生3万人,是满不在乎太监公司的重大阵地。太学生们以郭泰、贾彪为首,利用太学,“品裹公卿,裁量执政”,商量政治,抨击太监,造出强劲的舆论声势。

其次天,大赦令下来,张成得意地对人人说:“诏书下来了,不怕司隶上大夫不把我孙子放出去。”

  第两次发生在公元166年,即桓帝延熹九年。当时司隶太守负责纠察京师百官及附近各郡官吏李元礼,敢于不避权贵,裁治不法,很受“清议”的推重。之前,曾因大太监张让的表哥张朔当御史时,贪残无道,甚至虐杀孕妇,后来逃藏于张让家的移位柱子里,李元礼便亲率部下,“破柱取朔”,按法杀掉了。由此,李元礼与太监结了仇,但她的名气却更高了。太学生表现他为“天下楷模李无礼”。读书人能被他容接的,都引以为荣,名为“登龙门”。他一时成了反对太监乱政的要旨人物。到公元166年,宦官党羽张成教唆儿子杀人,被李元礼逮捕归案杀掉。太监公司借端回击,指使人上书诬告李元礼等人,“养太学游士,交结诸郡生徒,更相驱驰联系,共为部党,诽讪朝廷,疑乱习俗。”在宦官蛊惑之下,桓帝大为震怒,通知各郡国,逮捕“党人”,罗列罪名,通告天下。李元礼被捕后,牵连200多少人,包蕴部分太学生,都被下狱严讯。有在逃的,也要悬赏缉拿。一时之间,逮人的“使者四出,相望于道,”搞得人们自危,忧心忡忡。过了一年,经过陈蕃窦武的争取,桓帝意有所解,那批人才被赦归故里,不过还要禁锢本地,终生不许做官。

那官员把脸一沉说:“青州底下有八个郡,多个郡都有党人,怎么平原偏偏会没有?”

  明朝末年,有一批官僚、士人因出面反对太监专政,被罢官幽禁,甚至株连杀害。历史上称作“党锢之祸”。

李元礼当了司隶节度使后,有人报案太监张让的哥们、野王(今河北沁阳县)太史张朔贪污勒索。李元礼要处以张朔。张朔逃到大庆,躲进她小弟家里。李元礼亲自教导公差到张让家搜查,在张家的夹墙里搜出张朔,把她逮走。张让急速托人去求情,李元礼已经把案件审理清楚,把张朔杀了。

  第二次党锢之祸,开端于公元169年灵帝建宁二年,从来继承了10余年,株连之广,也当先了前一遍。大太监侯览依仗权势,残害百姓,强抢民女,并吞大量田宅。当时的山阳督邮张俭上书,告发侯览家族的罪恶,请杀侯览,同时将其强取的开销就地没收。侯览后来便唆使一个张俭同乡人,上告张俭与同郡24人交接为党,图危社稷。朝廷借此大捕党人,连同过去的着名党人李膺、杜密、范滂等,也一并构陷在内,一共“百余人,皆死狱中”。张俭则被迫逃往塞北避祸。后来在各处被诬为“党人”而“死、徙、废、禁”的,达六七百人。

汉桓帝接到牢修的控告,就下命令逮捕党人。除了李元礼之外,还有杜密、陈寔和范滂等二百多个人,都被他们写进党人的黑名单。朝廷出了赏格,通令各市,非要把这一个人抓到不可。

张成哪个地方肯罢休,他要太监侯览、张让替他算账。他们商议了一个鬼主意,叫张成的门生牢修向桓帝告了一状,中伤李元礼和太学生、名士结成一党,中伤朝廷,败坏风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