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千变万化

千变万化
 
  据传说,周穆王有八匹骏马,日行千里,深受宠爱。他非常喜欢游玩,曾经接受西王母的邀请,参加过瑶池盛会。

图片 1

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说,中国文学一直以来都不缺乏幻想的传统。早在先秦时期,神话故事就已经充满了气势磅礴的想象,《山海经》里广为人知的“夸父追日”、“后羿射日”、“精卫填海”、“大禹治水”、“竖亥丈量大地”、“義和浴日”等等,无不在勾勒出人与自然之间的种种可能的关系时展现出壮丽的想象力。在古代神话之后,哲学家对自然的思考,无论是儒家的“乌托邦”式理想追求,还是道家的人与自然关系的阐释,皆是华夏儿女想象力的不朽产物。庄周在《庄子》里通过自编神话思考人与自然、社会和变化等等的关系,这也是当今科幻小说的主要主题。

  一天,周穆王从昆山返回合山,途中听说有个叫偃师的人,手艺精巧,制作的动物能叫会跑。他有些不大相信,立即召见偃师,问:“听说你能造出各种精巧的玩意,拿出一件,让我看看。”

中国最早的机器人

如果不是那么严苛的定义,无论何种科幻小说类型都能在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找到相对应的作品。《列子·汤问》里的一篇《偃师》,可能是中国最早的一部科幻小说,也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机器人科幻小说,讲的是偃师将一个精妙的人偶献给周穆王的故事(详见篇尾注),当代中国科幻小说家们根据这个故事写出了无数精彩的科幻作品,这里主要推荐大角潘海天的《偃师传说》;陶渊明的《桃花源记》都读过,其中勾画出的一幅“不知有汉何论魏晋”的景象,是否会让我们想起著名的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而作为乌托邦小说,《桃花源记》比《乌托邦》早了1200年之久;李汝珍的《镜花缘》好比同时代的《格列佛游记》,通过虚构出形形色色的异类文化来反讽当时的社会现实,这又是属于社会科幻小说的范畴;许仲琳的《封神演义》,也是借助于一段历史事件而生发的幻想小说,其中各类天神在人的土地上相互交戈,各类来自不同空间的兵器和各类具有超级能力的主人公之间的浴血搏杀,是否会让你想起现今大热的《X战警》、《星球大战》等等各类英雄史诗科幻电影;还有很多散见于各类神话、历史、志怪读物中的那些机器奴仆、长生不老、飞天器,例如张鷟在《朝野佥载》中的“能飞的木鸢”、沈括的《梦溪杂谈》里的“返老还童的药”、洪迈的《夷坚志》中的“自沸的瓦瓶”、“除蚊药”、“奇妙的染料”、“下颚移植术”等等,不胜枚举。

  第二天,偃师带上木头雕成的假人拜见穆王。穆王看这些假人的五官齐全,眉毛胡子像真人一模一样,觉得很吃惊。

本文摘录自 《列子臆说》

然而如果要严苛的定义,上面所述的种种,又只能算是幻想小说,而非是真正的科幻小说。科幻小说顾名思义,是在科学的依据下进行幻想描写的小说,《辞海》对“科学”的定义,是“运用范畴、定理、定律等思维形式反映现实世界各种现象的本质的规律的知识体系”,以这样的定义来考察,我们会很遗憾的发现,在数千年的中国历史中,根本就没有发展起符合这种要求的文化内容。中国有另一套处理和自然关系的理论与方法,它们是与西方科学完全不同的。所以韩松说中国人其实是缺乏想象力的,缺乏的是建构在科学理性上的想象力。西方科学的东渐,加上明朝出现异于理学而生的实学,中国才产生了现代科学的雏形和基础,而到了戊戌变法之后,维新派引入了科学方法论,这才构造起了一个大的科学文化系统。在引入西方科学技术的过程中,大量的科幻文学作品在二十世纪初被翻译转载,其中就包括凡尔纳、斯蒂文森、押川春浪等著名科幻小说家的著作。国人通过翻译阅读这些小说,第一次将文以载道的“道”暂时从道德伦理上移开,并转而进入到格物致知之中。于是,真正的中国科幻小说便正式产生了,我们也开始进入到本书的内容。

  穆王问偃师:“你雕的这些人都能动吗?\”

【周穆王西巡狩,越昆仑,不至弇山,反还。未及中国,道有献工人名偃师,穆王荐之。问曰:“若有何能?”偃师曰:“臣唯命所试。然臣已有所造,愿王先观之。”穆王曰:“日以俱来,吾与若俱观之。”翌日,偃师谒见王。王荐之,曰:“若与偕来者何人邪?”对曰:“臣之所造能倡者。”穆王惊视之。趋步俯仰,信人也。巧夫顉其颐,则歌合律;捧其手,则舞应节。千变万化,惟意所适。王以为实人也,与盛姬内御并观之。技将终,倡者瞬其目而招王之左右侍妾。王大怒,立欲诛偃师。偃师大慑,立剖散倡者以示王,皆傅会革、木、胶、漆、白、黑、丹、青之所为。王谛料之,内则肝、胆、心、肾、脾、肺、肠、胃,外则筋、骨、支、节、皮、毛、齿、发,皆假物也,而无不毕具者,合会复如初见。王试废其心,则口不能言;废其肝,则目不能视;废其肾,则足不能步。穆王始悦而叹曰:“人之巧,乃可与造化者同功乎!”诏贰车载之以归。】


  偃师说:“不但能动,而且能唱歌,跳舞。就像真人一样。”

《列子》这一本著作,是战国初期的书,距离周穆王已经晚了几百年。周穆王是有名的皇帝,他神奇的事迹很多,据说穆王有八骏马,他曾经骑他的马周游天下,且到昆仑山顶上,见过西池王母等等。有一本《穆天子传》,专写周穆王的故事。

晚清、民国、建国初期、十年浩劫之后至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这些时期的科幻小说,本书里叶永烈老先生说的非常详细,我便不再画蛇添足,只是说几个知识点,谨供诸位辅助阅读:

  穆王说:“让他们表演起来,我看比真人差多少。”

“周穆王西巡狩,越昆仑”,中国上古的政治体制,天子三年要亲自到全国视察,叫做巡狩,藉打猎之名视察各路的诸侯。周朝以后,自秦汉以来,历代的帝王都在深宫享受一生,所以政治上常常闹得一塌糊涂。古代帝王是要亲民,要与老百姓随时接触。周穆王有一次向新疆西域一带巡狩,过了昆仑山,大概到中东一带,“不至弇山。反还,未及中国”,太阳落下去的那个边境叫弇山,他还没有到达地球的边缘,就回来了。在快到长安时,“道有献工人名偃师”,半路上,有人推荐一个工人名叫偃师,此人不是普通的工人,而是一个艺术家,本事大得很。“穆王荐之,问曰:若有何能”,周穆王接受推荐,并且亲自与他见面,问他有什么本事。

西方科幻小说第一次被译为中文出版是在1900年;

  偃师用鼓声指挥木头人开始动作。木头人按着鼓声的节奏,别开阵势,进行攻守,但见木头人手执刀枪剑棍攻杀、防守,进退有序,一会排成一字长蛇阵,忽然又变成十面埋伏,继而化作九宫八封阵、六花阵、七星阵、八门阵,阵势千变万化,把穆王看得眼花缭乱,非常高兴。他觉得如此新奇的玩意不让妃子欣赏一番,实在有些遗憾,于是命令宫女请妃子一同观看。

“偃师曰:臣唯命所试,然臣已有所造,愿王先观之”,这位艺术家兼科学家牛吹大了,他说皇帝要看什么,我就做给你看。但是我先介绍一样东西,请你先看。“穆王曰:日以俱来,吾与若俱观之”,周穆王说好,今天我还有公事,明天中午你把那个带来,我跟你一起看。

荒江钓叟的《月球殖民地小说》,是叶永烈老先生认为的中国第一部科幻小说,虽然它并未完成,只在1904年的《绣像小说》杂志上连载了三十五回,大约13万字;

  偃师见嫔妃到来,有意卖弄本领,便说:“刚才表演的阵容气势太激烈,不宜在娘娘们面前施展,还是来番歌舞,换换口味吧。”

“翌日偃师谒见王,王荐之,曰:‘若与偕来者何人邪?对曰:‘臣之所造能倡者。’”第二天偃师来了,皇帝说与你一起来的是什么人?偃师讲,是一个会唱戏、会跳舞的人。古代所谓倡优,就是会歌舞的人。

中国第一部完整的科幻小说同样出现在1904年,是“东海觉我”徐念慈所著的《新法螺先生谭》;

  偃师拿起云板,吹响笙簧,木头人引吭高歌。歌声婉转悠扬,忽而如百鸟朝凤,莺声燕语,回响不已,忽而如猿啼三峡,哀怨凄恻,催人泪下,忽而如龙吟深潭,虎啸幽谷,气势磅礴。

“穆王惊视之”,周穆王看到他把箱子打开,放一个人出来,大吃一惊,“趋步俯仰,信人也”,走路动作,一切的态度,是真的一个人。“巧夫頷其颐,则歌合律”,碰一下他的脸颊,他就能够唱歌。“捧其手,则舞应节”,把手抓住了,他就能够跳舞,所以“千变万化,惟意所适”,意思怎么想,那个人就怎么动。古代的机器人造得那么好,比现在机器人好多了。

老舍在《猫城记》后再无科幻写作,老舍之后再无文学大师写作科幻;

  穆王和众妃子都沉醉在悦耳动听的歌曲声中。

“王以为实人也,与盛姬内御观之”,周穆王认为这是真人啊,太好看了。叫皇宫里的皇后、妃子、宫女,内御就是一般太监,一起来看。“技将终,倡者瞬其目而招王之左右侍妾”,表演完了,这个表演的人眼睛一勾,把后宫这些妃子、宫女、太监都勾动了。

顾均正的《和平的梦》所在的短篇结集《在北极底下》,1939年出版,是中国科幻史上第一部科幻小说集;

  偃师把鼓板的节拍略加变动,木头人在歌声中舒卷长袖,

“王大怒,立欲诛偃师”,周穆王发脾气了,就骂偃师你带来这个什么妖怪啊,要杀掉他。“偃师大慑,立剖散倡者以示王,皆傅会革、木、胶、漆、白、黑、丹、青之所为”,偃师看到皇帝以为是真人,还发了脾气,吓死了,立刻把机器拆掉,报告皇上,这是假的,是机器人,只是拿纸与皮革、木头、胶漆等,一层一层,加上颜色兜拢来的,就好像个真人。“王谛料之,内则肝、胆、心、肺、脾、肾、肠、胃,外则筋、骨、支、节、皮、毛、齿、发”,周穆王走近一看,这个机器人里面好极了,什么都有,都是假的——注意哦!我们大家都是机器人——“皆假物也,而无不毕具者”,没有一样不完全,这个机器人做得这样好。“合会复如初见”,这个周穆王一看是机器人,叫偃师再把它兜拢来,那又漂亮得很。我们古代的祖宗老前辈,科学的造诣到这个程度,我们后世真是可悲,大概是秦始皇把书烧掉的原故,科学资料都烧了,所以搞得我们科学都落后。

顾均正是民国时期必须提到的作家,他不单写科幻小说,也是杂志《科学趣味》的创始人和编辑,同时期的美国人坎贝尔正在《惊奇科幻小说》杂志任职,标志着美国科幻进入黄金时代,而顾均正没能成为中国的坎贝尔,因为那时候,中国科幻只有顾均正一个孤独的先行者;

  行云流水般舞动起来,舞姿优美,或如雨中荷花,争红吐艳;或如风吹杨柳,摇曳生姿。其中一个木头人,还频频向妃子挤眉弄眼,好像是在调情,被穆王发现了。他非常生气,认为是行为不端,有意调戏,便下令将挤眉弄眼的木头人斩首。

周穆王再做了测验。“王试废其心,则口不能言”,就叫偃师,你把这个人心脏拿掉看看,结果心一拿掉,嘴巴就不能讲话了。“废其肝,则目不能视”,再把他的肝拿掉,眼睛看不见了,所以眼睛不好同肝脏有关。“废其肾,则足不能步”,把肾脏拿掉,这个人走不了路。内脏的机能抽掉一个,就出一个现象,同中国的医学完全有关的。

建国初期的中国科幻小说,反映现实状况,基本上是以展望讨论未来为主要内容,大批优秀的科幻作家于这一时期成长,其中就包括新中国科幻之父郑文光、童恩正、迟叔昌等,这个时期的重要作品有童恩正的《古峡迷雾》和《珊瑚岛上的死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