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网址:心跳

  今夜困守在大沽口外;

古巴浪漫主义诗人塞内亚曾在诗歌中表达过对故土的无限乡愁:“我愿重返家园,/在那里,按照自己的习惯,/没有任何可怕的不幸/和女儿,妻子一起/沐浴火堆的爱情。”“我和鸟儿一起,向着天空高唱,/在快乐的歌声中,注入深深的悲伤……啊,请将我运回故土,/让我用自己灼热的光芒去温暖古巴的太阳。”诗人笔下的古巴是天堂,是爱情,也是悲伤,是遗憾,那现实中的古巴是什么样子呢,会让诗人如此魂牵梦绕?

心脏收缩扩张,

  绝海里的浮虏,

香港摄影家张晓冬的新书《哈瓦那迷梦》,就是他慢慢观察和熟悉这个陌生城市过程,就好像一次意识的觉醒。张晓冬说,古巴之于他,就像是一个梦,根植于北纬20度与北回归线之间,发了芽,开了花。

血液翻滚流淌。

  对著忧愁申诉;

他坚信:“艺术即感情”。他的作品证明了这一观念,深刻揭示了人类的丰富情感。

止不住的热情随处流荡,

  桅上的孤灯在风前摇摆:

在他的的凝视下,哈瓦那的每一个事件得以孵化,日常之物敞开并展示它的宝藏。

拥抱太阳热血无处安放。

  天昏昏有层云裹,

它让我想到彼德·海斯勒的《江城》。一个到重庆支教的美国人,伴随着意识的觉醒,慢慢地熟悉着陌生的山城。这个过程很有趣,会有一种天然的模进,一些主题重复出现,次第展开自己的全部内涵。先前只是一面之识的人慢慢变成了朋友,一些陌生的门向人打开,披露它原本神秘的内部空间。

/

  那掣电是探海火!

     
尼采说:男人的成熟,意味着重新寻回童年游戏时的那份认真。有梦不觉人生寒。几十年来,张晓冬的梦想在不断长大,不过是越来越朝着童年的方向。童年的爱,是让他能够忍受成年的那股巨大力量。十几岁时,他就开始迷恋油画,但上天一度未遂其心愿,所以上大一时,他迷上摄影。如今,他继续从事法律和金融行业研究,却把大部分时间投入摄影。

深邃幽深话长,

  你说不自由是这变乱的时光?

 
 弗洛姆说:梦,是灵魂活动的场所。梦是一种被我们现代人所遗忘的“语言”。在张晓冬的语境里,梦,是心中最原始的那部分心灵与自己之间的对话,是闭上眼睛的忠诚,是灵魂活动的场所。生命就像以根茎来延续生命的植物,灵魂是看不见、深藏于根茎的。当自己的灵魂需要出来透透气,他就拿起相机去旅行,去拍梦境;画面中的部分元素、场景既是梦境的重现,也是现实的缩影。

夜静空广新伤。

  但变乱还有时罢休,

因此,《哈瓦那迷梦》里的摄影作品,充满富有质感的真实,那是张晓冬面对自我的真实,不留一点情面或者虚情假意的安慰。《哈瓦那迷梦》里的很多摄影作品,明晰中还自有一种不确定的非常态,似暗夜里的幽静与彷徨,给观者瞬间可感触的惊奇与内省。那物象的变换与融合,如时空交错里灵魂在编织与缠绕,缥渺却又坚定,决绝却又深情。

用等待换取一切的时光,

  谁敢说人生有自由?

在哈瓦那,张晓冬清醒地意识到,必须有所为才能使虚幻的梦境感觉蜕变为真实的影像。

却交易不出你要的模样。

  今天的希望变作明天的怅惘;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博尔赫斯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