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上下五千年: 老当益壮的将军

汉光武帝为了这件事很担忧。那时候马援已经六十二岁了,但还是请求让他带兵去打仗。

建武四年,马援携带隗嚣的书信到洛阳,在宣德殿面见刘秀。刘秀道:“你周旋于二帝之间,现在见到你,使人大感惭愧。”马援道:“当今世道,不只君主选择臣子,臣子也选择君主。臣如今远来,陛下怎么知道我不是刺客奸人?”刘秀笑道:“你不是刺客,不过是个说客。”马援道:“天下反反复复,窃取名字的人多如牛毛,现在见到陛下,宽宏大量,与高祖一样,就知道帝王自然有真的了。”刘秀佩服他的胆识,认为他与众不同。不久,马援随刘秀南巡,先到黎丘,后转到东海。南巡归来,刘秀又以马援为待诏,日备顾问。马援要回西州时,刘秀派太中大夫来歙持节相送。

徵侧、徵贰姐妹死后,残余势力在都羊的带领下,继续战斗。马援带领两千人,大小战船2000艘进行最后的清剿行动。这次打的更顺利。没了徵侧、徵贰这俩首领之后,叛匪实在不经打。很快就投降了。至此,乱了三年的岭南彻底平定。

马夫人亲自到宫里向汉光武帝去请罪,汉光武帝怒气冲冲地把梁松的奏章扔给她。马夫人一看到奏章,才知道她丈夫受了天大的冤屈。

马援前14年-49年,字文渊。汉族,扶风茂陵人。西汉末至东汉初年著名军事家,东汉开国功臣之一。

马援在朝中干的不错,得到赏识,再加上在西北打的漂亮。国家有事自然会想起这位牛人。这不,南方又有事了。岭南交趾叛乱,是的,就是今天的越南。马援又出发了。

马夫人一连六次向汉光武帝上奏章申诉。还有一个名叫朱勃的人,听到马援的冤屈,也大胆地上了奏章替马援申冤。

马援曾经患病,而梁松前往看望,在床边向马援行礼,马援没有回礼。梁松走后,马援的儿子说:“梁松是陛下的女婿,贵重朝廷,公卿以下莫不害怕,大人为何独不答礼他?”马援说:“我是梁松父亲的朋友,就算他显贵,怎能失掉长幼的辈份呢?”梁松因此记恨马援。

马援跟梁松的父亲关系很好,在刘秀跟前又得宠。马援对这种外戚很是不放在心上。因此在言语间得罪了这位驸马。梁松一直悔恨在心。在这次事件的导火索之后。梁松又将另外一件事情加以修改,变成了攻击马援的利剑。

马援的军队到了五溪,因为不适应南方的气候,有好些兵士中暑死去,马援自己也得了病。有人向汉光武帝挑拨是非,说是马援指挥错误。汉光武帝就派中郎将梁松去责问马援,并且去监督马援的军队。

马援的家人不知皇帝为何如此震怒,不知马援究竟身犯何罪,惶惧不安。马援的尸体运回,不敢埋和原来的坟地,只买了城西几亩地,草草埋葬在那里。马援的宾朋故旧,也不敢到马家去吊唁,景况十分凄凉。葬完马援后,马援的侄儿马严和马援的妻子儿女们到朝廷请罪。刘秀拿出梁松的奏章给他们看,马援夫人知道事情原委后,先后六次向皇帝上书,申诉冤情,言辞凄切。刘秀这才命令安葬马援。前任云阳令朱勃也上书为马援鸣不平。

公元40年,刘秀接到交趾叛乱的消息,刘秀并没有马上出发。因为交趾实在是太远了,没有路,军粮也很难运送,还有瘴气。刘秀准备了两年。终于在公元42年,刘秀拜马援为伏波将军,率领两万人,开始对岭南进攻。

马援豪迈地说:“不行,现在匈奴和乌桓还在骚乱,我正要向皇上请求保卫北方。男子汉大丈夫,死应该死在边疆上,让别人用马革裹着尸首送回来埋葬。怎么能老呆在家里跟妻子儿女过日子呢。”

建武十七年,马援被征入朝任虎贲中郎将。

在进攻敌人根据地的路线上,马援和另外一位将领耿舒发生了分歧。此时的行军路线有两条:

这一下,汉光武帝真的相信了,下令革了马援的爵位(马援本来封新息侯),还要追查马援的罪。

堆米成山

身死蒙冤

但是他并不想一直留在那里过富裕生活。他把自己积贮的财产牛羊,分送给他的兄弟朋友。他说:“一个人做个守财奴,太没有出息了。”

马援回来后,隗嚣询问东方的传言和在京师的得失。马援道:“前次到朝廷,陛下多次接见我,每次与其在宴间谈话,从夜谈到清晨,陛下的才能勇略,不是别人所能匹敌的,且坦白诚恳,无所隐瞒。胸怀阔达而有大节,大抵与高帝相同,而其经学之渊博,处理政事和文章辞辩,在前世无人可比。”隗嚣又问:“陛下比高祖怎样?”马援回答:“不如。高祖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为;而当今陛下喜爱政事,处理政务能恰如其份,又不喜欢饮酒。”隗嚣心里不高兴,说:“像你这样说,陛下倒胜过高祖了。”话虽如此说,隗嚣到底还是相信马援。他同意归汉,派长子隗恂到洛阳去做人质。

西北打战,打的是钱粮。西北远离中原,刘秀的政策是:已安抚为主,不主动出击。而马援极力主张,解决问题要彻底。仅以数千兵力就平定了整个西北。建武十三年(公元37年)西北平定。此时马援已过了知天命。建功立业是不乱年龄,不分先后的。

不到几年工夫,马援成了一个大畜牧主和地主,有了牛羊几千头,还积蓄了几万斛粮食。

马援的随从宾客以为受到了礼遇,都愿意留下来。马援则认为公孙述只是是装腔作势,不能久留天下士,于是毅然返回陇右,并对隗嚣道:“公孙述井底之蛙,妄自尊大,您不如专意经营东方

马援字文渊,扶风茂陵人。

原来马援在南方的时候,害了风湿症。有人告诉他,当地出产的薏苡(音yì-yǐ,又叫米仁)可以治风湿。马援吃了一点,果然见效,回家的时候,叫人买了一批颗粒大的薏苡,用车装了带回来。

抚平羌乱

马援的祖上

王莽失败后,马援投奔汉光武帝,立了很多战功。

当时,金城破羌以西,离汉廷道途遥远,又经常发生变乱,不好治理。朝廷大臣商议,要把该地区舍弃。马援持不同意见,他提出了三条理由:第一,破羌以西的城堡都还完整牢固,适于固守;第二,那地方土地肥沃,灌溉便利;第三,假如舍弃不管,任羌人占据湟中,那么,以后将有无穷的祸患。

马援的几个哥哥都是高官,家里自然是衣食无忧。衣食无忧的生活,自然给了马援任意发挥特长的机会。《后汉书》记载如下:援年十二而孤,少有大志,诸兄奇之。尝受《齐诗》,意不能守章句,乃辞况,欲就边郡田牧。况曰:“汝大才,当晚成。良工不示人以朴,且从所好。”谁都想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不用为为了衣食之忧而迎合社会,去学一些自己不喜欢的技能。

不久,匈奴和乌桓果然接连侵犯北方。汉光武帝派他去守襄国(今河北邢台西南)。匈奴和乌桓跟汉兵接触了一下,就逃走了。

出征前,亲友来给马援送行。马援对老友谒者杜愔说:“我受国家厚恩,年龄紧迫余日已经不多,时常以不能死于国事而恐惧,现在获得出征机会,死了也心甘瞑目,害怕的是一些长者家儿或在左右,或参与后事,特别难以调遣,我独为此耿耿于心啊。”

马援回到京城一个多月,正值匈奴、乌桓进犯扶风,马援见三辅地区受到侵掠、长安不能保全,马援请求率兵出征,刘秀同意了。同样打的干净漂亮,仅用了三千兵力,就搞定了这次祸乱。

汉光武帝不禁赞叹说:“好硬朗的老人家!”就派他带领马武、耿舒两名将军和四万人马去攻打五溪。

马援当年南征交趾,在前线听说侄儿马严、马敦到处乱发议论,讥刺别人,而且跟一些轻狂不羁的人物结交往来,便立即写信劝诫他们。信中举杜季良之例。杜季良当时正任越骑司马,他的仇人以马援此信为据,上奏章控告他,说他:“行为轻薄,乱群惑众,伏波将军从万里外写信回来以他训诫兄子,而梁松、窦固与之交往,将煽动轻佻虚伪,败乱我中华。”刘秀览此奏章,把窦固、梁松召来严加责备,并且把奏章和马援的信给他们看。二人叩头流血,才免去罪过。结果杜季良被罢官,龙伯高则被升任零陵太守。

马援得到了隗嚣的信任,隗嚣自然要委以重任。给马援派出的任务相当重大:考察公孙述和刘秀,为隗嚣找一个可以依附的人。

汉光武帝靠武力夺取了天下,他手下有批出身豪强地主的大将谋臣,都是帮光武帝打天下立过功的,其中功劳最大的有二十八个。汉光武帝死后,他的儿子汉明帝刘庄把二十八人的肖像画在南宫的云台上,称为“云台二十八将”。

人物评价

建武十七年(41年),马援被征入朝任虎贲中郎将。

汉光武帝看了马夫人和朱勃的奏章,才准许马家把马援安葬,也不再追查马援的罪。

马援在陇西太守任上六年,恩威并施,使得陇西兵戈渐稀,人们也逐渐过上了和平安定的生活。一次,在靠近县城的地方,乡民们结伙械斗仇杀。人们误认为羌人要造反,惊慌失措,争先恐后涌人城来。狄道县县长闻变,赶到马援府门,请示关闭城门,整兵戒备。马援当时正与宾客饮酒,得此消息,大笑道:“烧羌怎敢再来进犯我。晓谕狄道长回去守舍,胆小怕死的,可躲到床下去。”不久,城中安定下来,才知是虚惊一场,大家愈发佩服马援。

还没找到人生目标的马援,很快赢得了一次当官的机会。这个时候马援的大哥马况去世了,长兄如父,马援尽心守孝,侍奉寡嫂也是殷勤周到,合乎礼节。在讲究孝道,以孝治国的时代,再加上朝廷里有人。马援就被举荐做了官,很快到了督邮的位置。督邮大家都很熟悉的一个名词,三国演义里面,张飞鞭打督邮,让督邮这个名称家喻户晓。督邮不是人名,而是一个官职。督邮这个官还不小,负责巡视地方,监督政策的施行,是一个跟刺史差不多的官职,大概相当于今天的省政法书记(政法书记的大小可以参考最近大热的人民的名义)。在督邮的任上,马援干了一件任性的事情,因为哀怜牢里的重犯,马援打开牢门,把这些犯人都给放了。因为这个事情,马援只能跑路,跑到了北部边疆。

汉光武帝瞧了瞧马援,见他的胡子都白了,说:“将军老了,还是别去吧!”

马援十二岁时,父亲去世。马援年少而有大志,几个哥哥感到奇怪,曾教他学《齐诗》,但马援却不愿拘泥于章句之间,就辞别兄长马况,想到边郡去耕作放牧。谁知没等马援起身,马况便去世了。马援只得留在家中,为哥哥守孝一年。在此期间,他没有离开过马况的墓地,对守寡的嫂嫂非常敬重,不整肃衣冠,从不踏进家门。

这两位牛人还是没能耐得住寂寞,最终还是剑拔弩张。此时的马援很明智,毅然的站在了刘秀这一边。刘秀对马援也没有任何的怀疑。马援被拜为太中大夫,作为来歙的副手,参与了西征隗嚣的战斗。

可是马援不服老,就在殿前穿上铠甲,跨上战马,雄赳赳地来回跑了一转。

永平十七年,马援夫人去世,朝廷才为马援聚土为坟,植树为标记,建筑祠堂。

战斗进行的很顺利,同年出发,同年就消灭了地方主力,第二年的正月就将敌首:徵侧、徵贰这俩姐妹的人头送到了洛阳。朝廷封马援为新息侯,食邑三千户。此时的马援已经56岁了,快到60,终于被封侯了。比李广好多了。

梁松是汉光武帝的女婿,一向骄横自大。梁松的父亲原来是马援的朋友。马援看不惯梁松那股骄横劲儿,曾经批评过他,梁松从此记下了恨。

颜真卿《马伏波语》

耿舒发挥了小人的本质。给刘秀上了一本。数落了马援不讲实际情况,不听建议。现在遇到了瘟疫,大军寸步难行。

他还说:“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有远大志向。越穷越坚强,越老越健壮。”(文言叫做“穷当益坚,老当益壮”。)

不久,交阯女子征侧、征贰举兵造反,占领交阯郡,九真、日南、合浦等地纷纷响应。征侧便在麊泠趁机自立为王,公开与东汉朝廷决裂。刘秀任命马援为伏波将军,扶乐侯刘隆为副将,率领楼船将军段志等南击交趾。部队到合浦时,段志去世,刘秀命马援兼领其军。于是,马援统军沿海开进,随山开路,长驱直入千余里。

刘秀虽然知道了错误,但这事情是刘秀最后裁定的,天子是不能认错的。一直到刘秀去世,刘秀也没有给马援平反。只是将马援的小女儿立为太子妃,算是一种肯定吧。刘秀去世之后,汉明帝刘庄继位。刘庄以“勾结藩王,图谋不轨”的罪名杀了梁松。算是替马援彻底平反。

但是在二十八将之外,还有一名大将,他的名字虽然没有留在云台上,在历史上却很有名气。他就是老当益壮的马援。

建武二十一年,马援率领三千骑兵出高柳,先后巡行雁门、代郡、上谷等地。乌桓哨兵发现汉军到来,部众纷纷散去,马援无所得而还师。

马援认为应该走壶头山,因为走另外一条战线太长,消耗太大。而耿舒认为走另外一条。马援是主将,当然得听马援的了。不过这次马援失策了。

北方平定下来不久,南边五溪(在今湖南、贵州交界的地方)有一个部族,打到了临沅县,汉光武帝两次派兵征讨,都被五溪部族打败。

同年,维汜(曾蛊惑百姓,后被杀)的弟子李广纠集徒党,攻下皖城,杀皖侯刘闵,自称“南岳大师”。朝廷派谒者张宗率兵数千人讨伐,又被李广打败,于是派出马援。马援组织诸郡兵马一万余,击斩李广等人。

马援回到洛阳,屁股还没坐热,北边的匈奴、乌桓又乱了。

赶到马援的棺材运到家里,他妻子马夫人不敢报丧,偷偷地把棺材埋在城外,连以前跟马援要好的朋友和宾客也不敢上马家吊丧。

建武二十四年,南方武陵郡五溪蛮暴动,武威将军刘尚前去征剿,冒进深入,结果全军覆没。马援时年六十二岁,请命南征。刘秀考虑他年事已高,而出征在外,亲冒矢石,军务烦剧,实非易事,没有答应他的请求。马援当面向刘秀请战,说:“臣还能披甲上马。”刘秀让他试试,马援披甲持兵,飞身上马,手扶马鞍,四方顾盼,一时须发飘飘,神采飞扬,真可谓烈士暮年,老当益壮。刘秀见马援豪气不除,雄心未已,很受感动,笑道:“这个老头好健康啊!”于是派马援率领中郎将马武、耿舒、刘匡、孙永等人率四万人远征武陵。

建武二十四年(公元48年),南方武陵郡五溪蛮暴动,武威将军刘尚前去征剿,冒进深入,结果全军覆没。马援时年六十二岁,请命南征。刘秀觉得马援年老了,不忍心让老将受苦。但是马援一番“马革裹尸”的慷慨陈词(马革裹尸的成语就是出自这里),秀了一番肌肉。刘秀被这位老将军感动了,最终同意马援出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