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生肖的故事: 第十章 聪明的蛇医生

  就这样,崔炜娶到了温柔可爱的任家小姐为妻,而艾草的功效也被人们广为使用。

鲍姑名潜光(约309-363),上党(今山、西省长、治)人,晋代广东南海太守鲍靓之女,医家葛洪之妻。

 我与缅宝的日常之——第一次深度交流

       
如果算第一次交流的话,我觉得是刚开始胎动的时候,对,你像个泥鳅一样,悠悠的在我子宫里游来游去,搞得我惊奇得好几个晚上睡不好,你说一个人类在子宫里生长的时候,怎么会是鱼摆摆的形态呢?
大概就在胎动一个星期的时候,我终于也做胎梦了!我想这就是我俩的第一次深度沟通。

     
 梦里,郭女侠,一身轻装,一身功夫,一呼百应,捉妖除魔,好不厉害。又一日,集中整合了我捉妖界的大小资源,终于把一个大妖魔给收拾了,好不痛快。无奈啊,这大妖魔手底下的小喽啰,都是些被洗脑的衷心的主儿,大BOSS死了,还跟我各种过不去,数度扰我清梦,没法一一收拾,我只好拿出了我的宝贝,乾坤袋,钻了进去,正好可以进去闭关修行修行,也省得被这些小妖纠缠。话说在乾坤袋里的日子,没了世事烦忧,好不清净自在,在过了一段自我放逐的日子之后,隐隐感觉到自己的世界有些黑白,就像是你身在一个静谧的森林,你可以清晰听见潺潺溪水,可以呼吸森林释放的负氧离子,可以听见林中畅游的鸟声,但是在乾坤袋里唯独没有伙伴,没有人可以跟你分享这种体验,我似乎是觉得有些寂寞了,某日,我在修炼地的小溪边悠闲散着步,看到一条小蛇在水里悠悠的游来游去,我灵光一闪,将其带入我袖中,带回我的修炼地,日日与之为伴,但是我对这小蛇的长相,却没什么印象,在清修的空挡时长跟它讲讲话,日子也过得轻快无比,清修的时候,不能用眼睛去观察,只能用心去感受你周遭的变化,能说话亦是不错了。我也不清楚过了多久,我修炼至一个阶段,带着我的家当从乾坤袋里回到现实世界,我法力大增,当初纠缠我的小妖不知是自行解散还是因为我修为精进而不能靠近我真身,于是我又躺在我的有着浅绿色的床榻中,美美的午休时光,忽然我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弄醒,半梦半醒之间我睁开眼睛,天啊一条蛇竟然在我床边,半只身子已经立起来朝我这里晃来晃去,我猛地惊醒,眼前的一幕已经吓傻我,顺势拿了床边的剑鞘,把你挑了起来,使劲儿往床边扔,怎么扔也没扔掉,紧张死我了,猛然惊醒睡梦人,我醒了,我不在是郭女侠了,我是一个怀孕不到20周的女人,而且被自己的胎梦吓醒了,我赶紧起床去尿了一个,直到回来躺在床上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原来惊醒我的那条大蛇,就是当初我收养的溪水中的小蛇伙伴啊!直到这时我才缓和过来,不可思议吧,我的这个胎梦。赶紧拿出手机,看看周公解梦,有说梦见蛇,肯定是男孩了,有说蛇的话还得看品种,如果是白蛇青蛇菜花蛇那就是女孩,如果是蟒蛇那是男孩,可我被你吓着了,没看见你是蟒蛇还是菜花蛇,反正不是白蛇或者青蛇。啊我的这个胎梦真是清晰可见,直到现在两年多过去了,依然这么清晰。

       
也正是因为这个梦,让我对你的性别产生了严重的好奇。我去看了各种推理,说法,什么妊娠线值不值咯,什么胎心监测心率咯,什么胎儿的位置喽,什么九宫格喽,凡此种种,有些说男孩有些说女孩,但我心里想要一个男孩,为什么,因为皮肤不好,深深体会到肤色对女孩的限制,穿衣服稍微不注意,就是一个垃圾桶娃儿的翻版,发型不合适,瞬间变大妈,我觉得是我的皮肤限制了我的自我定位,这种感觉不喜欢。再有了,如果是男孩,那么就是跟我完全不同的物种,那么我观看他长大的过程肯定会很好玩,这就是我的全部想法。但是最后,我还尝试了一个更加可行的办法,就是直接跟你沟通,我干嘛不亲自问问你呢,这就比较好玩了。记得那天我挑了一个安静的时候,大概是晚上九点,我先给你放了一会儿音乐,你就开始活动了,时不时动两下,于是我就跟你沟通了起来,我说宝宝啊,你告诉妈妈你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呀,这样啊如果你是男孩,你就动一下,我就开始等,等啊等,足足等了差不多七八分钟,你硬是纹丝不动啊,这时候我想你是不是已经睡着了,我又问,宝宝啊,如果你个女孩子,那你动两下好不好,话还没说完呢,你使劲儿动了两下,嘿,这就神奇了,我觉得这是不是凑巧啊,我又想了想,宝宝啊你力气这么大,是个女汉子吧,要是你是女汉子就多动几下,完了!你从晚上九点一刻动到了九点半,你就欢唱的动了十五分钟!
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女孩儿了,但是我还想着兴许你是个逗比呢,万一故意逗我玩的呢,直到我进产房,顺利生下你,听见你的第一声啼哭,我的心立刻就踏实了,你终究是没有骗妈妈的,你的声音细小,就像小老鼠在叫,我一听就知道是女孩了,可是我疑惑的是,你不说你是个女汉子吗,怎么才给我长5.8斤,声音像小猫咪在叫啊!

     
末了,其实这个胎梦我还有很多其他的一些解读,很多时候我知道是潜意识在告诉我一些事情,它告诉我,我的担忧,我的困惑,以及我的未来。但是我知道,自从有了你,生命便有了不同。


  崔炜在市集上看到一位孤苦零丁的乞丐婆,由于很多天没有吃饭,饿得头昏眼花,走路也摇摇晃晃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撞倒了路边饮酒人的酒,这群青年气势汹汹地责骂乞丐婆,还有几个人想要揍她呢!

鲍姑与弟子黄初平一起帮葛洪研究炼丹术,葛洪抄写著作,为附近的百姓治病。

      与你相识 荣幸之至

      缅宝啊缅宝,
一直想跟你聊,但一直也没有跟你好好聊,最主要还是因为现在你还太小,没法沟通,基本分不清你我他,叫你叫妈妈你就说“叫妈妈“!唉,一点儿不像小时候的我。

      虽然与你相处时间不长,但我想,用“与你相识
荣幸之至”几个字来形容是最适合不过的了。我猜这是宇宙间最最偶然最最缘分的相遇了,当我知道你来的时候,我欣喜又害怕,欣喜的,是我再也不会是一个人了,这世上我有了最最牢靠的你,同时我又害怕,跟你不能很好的相处,怕我用我的方式无意限制了你甚至伤害你,但这都没有关系,因为就目前看来,哼,我俩相处得还不错。


  果然就像青蛇所说的,任家小姐敷上艾草后,不到两家就消肿痊愈了。

上周日雨天,下午去了越秀公园,下着细雨,略显清冷,不过风景不错,别有一番韵味,越秀山、五羊石像、中山纪念碑、镇海楼、四方炮台、佛山牌坊,广府文化气息浓郁。

 我与缅宝的日常之——小别离

       
 今天周一,我特意请了半天假带缅宝打疫苗,最近没法预约而且五联随时都在缺药,所以特意请假想把拖了好久的疫苗给打了。早上七点多,待我们收拾得差不多才把缅宝叫醒,给她洗完脸擦面霜时她会清晰地表达说妈妈不要擦鼻子,我很欣喜她这样清晰地表达自己的需求呢。爸爸赶不及了说把车留给我们,我让他把车开走,我们收拾完毕打车去医院,一路缅宝都很配合,走到小区门口竟然没有玩走那边的戏码。待我们到了医院,一进门口,她抓着我的手越发紧了,转头告诉我说,妈妈,缅缅害怕,不要打针针,如此反复好几遍,我竟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想想以往打针都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呢,现在也开始害怕了,于是我说道,你看这儿有好多哥哥姐姐都来打针,你可以跟他们一起玩儿,到时候该你打针你害怕疼可以哭,妈妈会陪着你,打针也就疼一会儿,这样一来,缅宝情绪就舒缓过来,转眼就跟其他小朋友玩跳台阶去了。可我没想到排队的人这么多,一边排队的时候,缅宝都自己剥鸡蛋吃完一个鸡蛋了,都还没排到我们,看来我都等不到我们打针就得离开了,我打电话给缅宝外婆让她过来,等我妈过来我交代了一下,跑去把缅宝的水加满,再到医生处把知情同意书签好,就准备跟缅宝说再见了,哎,这种时刻最难过了,缅宝知道我要去上班了就赶紧跑过来一把抱住我,低声喃呢妈妈去上班,我把缅宝抱起来,她把头埋到我肩膀,靠了一会儿,我对她说,妈妈真的要走了,过几天就回来陪宝宝,乖乖的,她也说乖。于是把她交给我妈,她转过身朝我挥手说拜拜,不停飞吻,我看她已经接受了,遂转身离开,一时觉得也不是那么难嘛,我女儿真的长大了。路上我也没有以往的负罪感了,觉得缅宝和我的依赖关系很健康,真是万幸,自己周末好好陪伴她,平时就享受一个人的美好生活吧,我们两个都要争取过好每一天,毕竟快乐的源泉总是围绕在我们身边!

图片 1

  不久,邻县的一位姓任的大富翁的女儿得了一种怪病,头上长了一颗大肿瘤,访遍了名医,都没有治好。于是任大富翁只好贴出一张告示:

崔炜出洞穴后到波斯商人处悄悄卖这颗宝珠,有一位‘老胡人’,问他:‘郎君得入南越王赵佗墓中来?不然者,不合得斯宝。’

  从前,在临安这个地方,有一位修禅的居士,他除了背诵经书外,也常常到处游览观看山林。

至于“白云山说”,羊城的考古工作者曾多次考察白云山,至今未发现过西汉前期的遗址和墓葬。

  崔炜听说了这件事,想起了自己的灵药,就抱着试试的心态到了任大富翁的家。

崔炜又追问任翁的家,村里的老人告诉他:“那只是南越尉任嚣的坟墓罢了。”

  ”真是谢谢你,要不是碰到你我不知道会痛成什么样子?”

后来他有事来到城隍庙,忽然见有一神像很像羊城使者,又见那神笔上有小字,乃是侍女题的,他这才准备了酒肴祭奠,又重新粉饰了神像并扩建了庙宇。

  ”哇!我听说蛇能够采集药材,辨别百草,今日一见,果然所传不假。刚才大蛇所吃的叶子,一定是一种宝药,我何不采些回去,以后若是再碰到这种病,我就利用这叶子来医治。”说完,居士就走上前企,将那种叶子采集了许多,带回家去了。

由于崔炜行侠仗义,所以不几年。家产全都用光。经常住在寺庙里。

  居士立刻回房,将上次采得的叶子煎了一剂给客人服下。那果然是宝药!才不过一盏茶的工夫,客人的肚子就消胀了。

女子说:“你的先人在越台上留有诗篇,使徐绅醒悟,他就修缮了越台,使皇帝惭愧,也写了诗相和,赠给你珠子的意思。已显露在诗里,不需要我说,你难道不知道吗?”

  崔炜从梦中惊醒,想着梦中的情景,觉得真是不可思议,但是伸手一摸到床边,竟然真的有一束艾草!

后来要到七月十五了,崔炜就准备了丰盛洁净香甜的饭食和甜酒,留住在蒲涧寺的僧室里。

  ”哦,是这么一回事,我这里正好有’治胀宝药’,我去煎一点来给你吃。”

于是下令给鬼准备饭食,快到半夜时,打算杀掉崔炜,任翁暗中把崔炜那屋的门闩上了,而崔炜并未发觉。

  这天晚上,崔炜梦见有一条青色的蛇向他道谢:

崔炜说:“皇帝原来叫什么?”

  崔炜才排解了纷争,一转头,乞丐婆竟然不见了!但是生性旷达的崔炜毫不在意,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回家了。

夫人说:“我国破家亡,被越王抓去做了侍妾,越王死了,我就陪葬了,我不知现在是什么时代,以为田广烹杀郦食其,就像发生在昨天,每次想起往事,总是泪流满面。”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辞谢一翻后,就各自上床休息了。

据说越秀山是古代广州的风水宝地,古人云:此地有天子之气。

  第二天一大早,居士做完早课后,还没有看见隔壁的朋友出来,心中不禁有点担心,正想去敲他的房门时,忽然听到一阵流水声。

崔炜说:“好。”

  ”只要有人能医好小女的病,我愿将女儿许配给他。”

瞬息之间就出了洞穴,刚踩到平地上,使者和羊就不见了,望银河。已经是五更天了。

  蛇医生

他喝掉剩下的那些,也就不觉得饥渴了。

  眼前的景象把居士吓困了,只看到可怜的客人,身上的血肉都化成水,只剩下一付枯骨斜斜地躺在床边。

于是崔炜来到波斯客栈,偷偷地卖那颗珠子,有位老胡人一见,就匍匐在地伸手行礼说:“你显然是进入南越王赵佗的墓中又出来,不然,你不该得到这宝珠,因为赵佗是用这颗宝珠陪葬的。”

  ”咦,隔壁房间的客人是怎么啦?莫非是发生了什么事?”居士就到隔壁房间问了一下,原来是那位客人肚子发胀,痛得在床上翻来翻去都睡不着觉,所以就禁不住的呻吟着。

《太平广记》一书,在《崔炜传》中,还也有这样一段记载,说的也是崔炜和鲍姑的关系。

  有一次,居士在山间闲游时,看到不远的草丛里有一条肚子胀得像大水缸的大蛇,就在这么狼狈难过的情形下,只有大蛇选了几片叶子吞了下去,才一会儿的工夫,大蛇的肚子竟然恢复平坦了!

唐代李吉甫在《元和郡县图志》中说赵佗墓在禺山(今中山四路忠佑大街城隍庙一带)。

  有一天,居士又下山云游去了。当他投宿在客栈时,听到隔壁房间中有非常痛苦的呻吟声。

正中间的几间里挂有锦绣的帷帐,垂挂着金色的饰物,紫色的墙壁,还用珍珠翡翠装饰着,闪耀就象明亮的星星连在一起。

  我想大家对于蛇都不会有太大的好感吧?一想到它那软黏滑的身体,及它昂首吐信的样子,都不由自主地会起鸡皮疙瘩。

崔炜仔细观看,乐器上的手迹还是新的,崔炜茫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仙人的洞府。

  ”下午多亏公子搭救,真是非常感激。特地送来一些艾草做为报答。这个艾草妙用无穷,它可以去除各种赘瘤肿块,只要一点点就可以了,不要多用!希望它能帮你完成心愿,娶一房贤妻。”说完,青蛇再拜谢一次,就消失了。

女子让侍女在羊城使者的笔管上写道:“千岁荒台隳路隅,一烦太守重椒涂。感君拂拭意何极,报尔美妇与明珠。”

  ”那里,不用客气,助人为快乐之本,看见你肚子消胀了,我心中也非常高兴。

她又跑了回去。一会儿,有四位女子,都梳着古代妇女的环形发髻,穿着神仙的衣裳,对崔炜说:“为什么崔公子擅自来到皇帝深宫?”

  ”这流水的声音好像是从他的房中传出来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居士心中想着,就高喊客人的名字,但是没有回应,居士越想越不对劲,就赶紧推开了门。

那么问题来了:

  在一旁观看的崔炜,心里非常同情乞丐婆。虽然他身上半毛钱也没有,但是他仍然脱下自己的衣服来偿还酒钱,为乞丐婆解了围。

——————————————————————–

  蛇报恩

任翁突然变心,叫来他的儿子商议道:“门下这位客人既然不走,和我们又没血缘关系,可以拿他祭祀,我听说大恩尚且可以不报,何况他只给我治好了一点小病。”

  蛇和龙比较起来,真有天壤之别。古书上记载,看见龙就表示祥瑞的征兆,而看见蛇,则会乾旱成灾。可是在科学发达的今日,对于这种记载也只有一笑置之,毕竟蛇也有它可爱的一面,我们何不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呢?

曾有诗赞颂:“越井岗头云作岭,枣花帘子隔嶙峋。我来乞取三年艾,一灼应回万古春。”

四壁下有床,都饰有犀角和象牙,床上有琴瑟、笙篁、鼗鼓、柷敔,不可胜数。

崔炜说:“这是《胡笳十八拍》。”

“《传奇》记载,崔炜在这个墓中,见到了数间‘垂金泥紫,饰以珠翠’的‘锦绣帏帐’,极其奢华,随后他遇见了四位身着古装的侍女,告诉他这是‘皇帝玄宫’,并给了他一颗宝珠,让他离去。

于是让崔炜坐在床上弹琴,崔炜弹了一曲《胡笳十八拍》。

赵佗墓到底,最有可能在哪里呢?

崔炜说:“齐王是什么人?”

他把竹简奉献在香几上,四女子让侍女读竹简:“广州刺史徐绅死,安南都护赵昌接替。”

一天,鲍姑在行医采药回归途中,见一位年轻姑娘在河边照容,边照边淌泪。

听到一个传闻,广东境内历史上,很少出名人,除了一个赵佗,几乎没有其他的呢,这个对于背靠沿海,物资丰裕的省份来说,是非常奇怪的一个现象。而且近现代史,虽然是从广州起步的,但广东地区的高官几乎没有,大多是外地调任,让人不解。

这里面出现了几个关键性的人物,崔炜不说了,最先出场的鬼。只是小鬼。这个先不说。接下来是鲍靓的女儿,葛洪的妻子鲍姑,灵蛇或者是白龙玉京子、祝融和安期生。

另一天她又来了,告诉崔炜说:“谢谢你替我摆脱困境,我善于灸治肉瘤,现在我有一点越井冈的艾草送给你,每次遇上长肉瘤的人,只用象灯心那么粗一小缕,不光能给人治好病痛,还能使你得到美女。”

“每赘疣,灸之一炷,当即愈。不独愈病,且兼获美艳。”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施灸家。

鲍姑问清缘由,即从药囊中取出红脚艾,搓成艾绒,用火点燃,轻轻地在姑娘脸上熏灼。

崔炜问:“那四位女子是谁?”

我国有一个懂得天象的人,说来年国宝应当回归,所以我国国王把我找去,给我准备大船和大量资金,让我到番禺来搜索此宝,今天果然得到了。”

蛇就把大珠咽了下去,曲折爬行,象要到什么地方去。

越秀山、镇海楼

第二次叫她还是没来,女子对崔炜说:“田夫人即有美德又漂亮,举世无双,希望你善待她。这也是命中注定的缘分,田夫人就是齐王的女儿。”

崔炜虽然掉到井里,因枯叶垫在下面而没有受伤,等到天亮一看,是一个大的洞穴,有一百多丈深,没法出去。

这时,他仔细看那蛇的嘴上,也长了一个肉瘤。

崔炜无法揣测事情的头绪,不敢对答,于是就让侍女叫田夫人,夫人不肯来,说:“没有得到皇帝的诏令,不敢见崔家郎君。”

鲍氏医术精湛,尤长于灸法,以治赘瘤与赘疣擅名。

崔炜于是就留在那里,崔炜喜欢音乐的美妙,听到主人的堂前有弹琴声,就问家童。

鲍姑上前一看,见她脸上长了许多黑褐色的赘瘤,十分难看。

胡人说:“这是我大食国的国宝阳燧珠,以前在汉朝初年,赵佗派一个有异才的人长途跋涉,把它偷到番禺县来,到现在已有一千年了。

不久,姑娘脸上的疙瘩全部脱落,看不到一点疤痕,变成了一个美貌的少女,她千恩万谢,欢喜而去。

崔炜这才赞叹骇异昔日那个老太太,又问:“管蛇叫玉京子是为什么?”

崔炜说:“不知道皇帝写的是什么诗?”

赵眜继位后,史称“南越文帝”,赵眜是第二代南越国王,在位仅十几年,公元前122年病逝,葬地在哪儿后人一直不知道,连盗墓贼也没有探出来。但在20世纪80年代,赵眜的墓竟然意外被发现了,而且还完好无损。

话说秦末汉初,羊城出了一个传奇式的人物———赵佗,成了古代岭南历史上叱咤风云的第一人,赵佗是河、北真、定人,青年时代随秦军出征,英勇善战,在平定岭南的战斗中屡立战功。

帐前有一个香炉,香炉上雕有蚊龙、鸾鸟、凤凰、龟蛇、鸾雀,都张着口喷出香烟,芳香浓密。

就和田夫人回到屋里,崔炜问田夫人说:“你既然是齐王的女儿,为什么要嫁给南越人?”

四女子都喜悦地说:“真是一支新曲子。”

葛洪的妻子鲍姑是一位神医,传说升仙而去。

鲍姑升仙后,到唐贞元中节,在广东番禹人陈设奇珍异宝于佛庙时,鲍姑化为一乞食老妪,不慎打破人家酒瓮,无钱赔偿,正受到殴打,崔炜怜悯之,脱衣抵偿。

崔炜窥看,见一要饭的老太太。跌倒碰翻了人家的酒缸。

崔炜感激蛇可怜他,想要为它灸治,怎奈没地方弄火。

乡亲们因此都鄙视她,亦无法找到男人,故而顾影自泣。

崔炜连连点头答应,四女子说:“皇帝有诏令,让把国宝阳燧珠给你。你从这到人间,会有个胡人出十万緍钱你才能买给他。”

去掉美丽神话来谈,可能是崔炜间接地,得到了鲍姑的炙术。

《史记.乐毅传》记载,有人向安期生求长生之道,安期生谓度世之诀日:仙道不远,近到诸身,无思无为,不吐不纳,其一充于内而长生飞升矣。勿使汝思虑重重,劳尔之生也,这绝对是一位神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