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上下五千年: 李世民取东都

李渊占领长安的同时,各地起义军也不断发展壮大。除了瓦岗军之外,主要的还有窦建德领导的河北起义军和杜伏威领导的江淮起义军,不断在各地打击隋军。残暴荒淫的隋炀帝自己知道末日来到,索性躲到江都,每天和皇后、妃子喝酒作乐,醉得昏昏沉沉。

隋末农民起义是七世纪初推翻隋朝统治的农民大起义。隋朝末年,隋炀帝连年大兴土木,对外不断用兵,繁重的徭役、兵役,使得田地荒芜,民不聊生,各地人民纷纷举兵反抗,形成了声势浩大的全国性的农民起义。在隋朝大业十二年后,形成了三支强大的起义军,即河南的瓦岗军,河北的窦建德军,江淮的杜伏威、辅公祏军。隋炀帝大业七年的王薄领导的长白山首义开始,到唐高祖武德七年辅公祏的反唐失败结束,前后历时14年。沉重打击了隋王朝。

李渊于公元618年定都长安、开创大唐王朝,经过几年的浴血奋战,先后荡平了陇右的薛举父子、河西的李轨、河东的刘武周等,迅速成为四方群雄中最强大的逐鹿力量之一。
在这个开疆拓土的过程中,建功最著者首推李渊的次子——秦王李世民。
武德三年七月,李世民刚刚平定刘武周,就又马不停蹄地踏上了东征之路,挥师挺进中原,兵锋直指东都。这一次,李世民将面临两大实力强劲的对手:一个是盘踞河南的王世充,一个是割据河北的窦建德。
此时的李世民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满怀必胜的信念。可他并没有料到,等待在他前方的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恶战。在这场长达十个月的中原之战中,李世民将多次身陷重围、命悬一线,经历他军事生涯中最为惊心动魄的几个生死瞬间;此外,唐军也将在洛阳城下遭到异常顽强的抵抗,付出惨重的伤亡;并且,就在东都久攻不下、唐军师老兵疲之际,窦建德又亲率十万大军南下援洛,对唐军形成了前后夹击之势……
然而,就是在这种敌众我寡、腹背受敌的严峻局面下,李世民却以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扭转乾坤,一战生擒窦建德、逼降王世充,一举消灭了两大割据政权,为李唐王朝统一天下彻底扫清了道路。
那么,李世民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下面,就让我们把目光转向一千多年前那个金戈铁马、战火纷飞的中原……
盘踞东都的王世充原是西域胡人,本姓支,因其祖母早年改嫁汉人,遂以王为姓。王世充从小颇涉经史,尤好兵法,年轻时担任禁军侍卫,后以军功擢升兵部员外郎,大业年间官至江都郡丞。隋炀帝东幸江都后,王世充善察人主颜色,阿谀奉承,所言无不顺旨,且精心营建宫室池台,广搜天下奇珍以献,故深得杨广宠信。大业末年,四方叛乱纷起,王世充频频率部征讨,颇立了一些战功,越发获得杨广的信任和器重。
大业十三年,瓦岗寨在李密的领导下飞速崛起,先后占领了兴洛仓和回洛仓,对东都形成了巨大威胁。杨广急命爱将王世充驰援东都、讨伐李密。在此后的一年间,王世充与李密在中原地区展开了激烈的较量,前后数十战,虽然总体上败多胜少,但最终却在邙山会战中大败李密,悉数收降了瓦岗的部众,而且兼并了瓦岗的大部分地盘从此,王世充的实力空前壮大,远近的割据势力纷纷前来投靠,“东尽于海,南至于江,悉来归附”。(《北史·王世充传》)
唐武德二年二月,早已一手把持朝政的王世充废掉了傀儡皇帝杨侗,在洛阳称帝,国号为郑。他原本以为从此可以割据一方,与其他政权鼎足而立,没想到还没过足皇帝瘾,李世民的东征大军就逼到了他的眼皮底下。
七月,唐军进入东都战场,前锋罗士信进围慈涧,王世充接到战报,立刻亲率三万人前往增援。七月末,李世民率领一队轻骑兵在慈涧周围侦察。第一个生死瞬间就在这时候悄然降临。
当时,李世民正在专心致志地勘察地形,谁也没有料到王世充会在这个时候带着军队从天而降。由于双方兵力太过悬殊,唐军士兵们大惊失色,一时间不知所措。可李世民却镇定自若,他一边带领骑兵们且战且退,向着大营的方向突围,一边前后奔驰、左右开弓。弦声响处,最先冲上来的郑军士兵纷纷坠马,包括王世充的大将燕琪也被李世民一箭射落,唐兵立刻冲上去将其擒获。王世充慌忙勒住缰绳,不敢再向前追击。李世民遂和士兵们杀开一条血路绝尘而去。
死里逃生的李世民回到军营时,浑身上下沾满尘土,守军认不出他,差点放箭把他射杀。李世民摘下头盔大声呼喊,守门士兵才认出这个“土人”原来是他们的秦王。
次日清晨,对整个战场地形已经了若指掌的李世民亲率五万步骑进攻慈涧,王世充怯战,撤出慈涧退守洛阳。李世民随即命各路兵马缩小包围圈:史万宝自宜阳进军,占领龙门;刘德威穿过太行山,南下进围河内;王君廓自洛口出兵,切断洛阳的粮食补给线;黄君汉自河阴出兵,攻击回洛仓城;最后,李世民亲率大军进驻邙山南麓,营阵相连,从北面威逼洛阳。
数日后,李世民与王世充在洛阳城北的青城宫列阵对峙,双方隔着洛水河进行了一番对话。王世充向李世民喊话道:“隋室倾覆,唐称帝于关中,郑称帝于河南,世充未尝西侵,秦王为何举兵东来?”
李世民不屑于跟他说话,命宇文士及回答:“四海皆归顺吾皇,唯独你阻挠大唐的声威教化,这就是我们东来的原因!”
王世充接下来的这句话充分暴露了他对即将到来的这场大战的恐惧。他说:“你我和平共存,休战止兵,岂不更好?”
宇文士及最后给他的答复是——“我们奉诏取东都,没有奉命与你和解!”
王世充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只能拼死一战,别无选择!
面对四面合围、声势浩大的唐军,感到恐惧的绝不只王世充一个人。
他属下的大多数将领都料定他不是唐军的对手,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洧州、显州、尉州、杞州、夏州、陈州等数十个州县,纷纷归降唐军。
九月下旬,李世民率麾下骁将尉迟敬德和五百名骑兵巡视战场。当他们走到位于邙山脚下的“景陵”(北魏宣武帝元恪陵墓)时,王世充带着一万多名骑兵突然出现,迅速将他们包围。郑军大将单雄信一马当先,手中长矛直刺李世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尉迟敬德飞驰上前,一声怒喝将单雄信挑落马下,郑军士兵大为惊恐,不敢再往前逼近,眼睁睁地看着尉迟敬德保护李世民突出了重围。稍后,屈突通率大军来援,李世民随即组织部队反击,大破郑军,俘虏六千人,斩杀一千余人。王世充和单雄信仅带着少数部众逃回洛阳。
进入冬天后,唐军的攻势越来越猛,王世充的地盘迅速缩水:十月,管州、荥州、阳城、汴州等地纷纷降唐。与此同时,唐将李大亮也奉命进逼王世充之侄王弘烈驻守的襄阳,于十一月初连克襄阳外围的十四座城寨,继而将襄阳团团围困。十二月初,在各路唐军的强大攻势下,许州、亳州、随州又全部归降唐军……
至此,洛阳已经彻底成为一座孤城,陷落只是迟早的事。
在这个即将灭顶的时刻,近乎绝望的王世充不得不向一个人发出了求救信号。
这个人就是窦建德。
窦建德,贝州漳南人,自少慷慨侠义,颇为乡党所称。大业七年,隋政府招募东征高丽的士兵,窦建德因骁勇之名被任命为二百人长,同乡好友孙安祖也在征召之列。可孙安祖因家中遭遇洪灾,老婆孩子全部饿死,故不愿再替官府卖命,坚决不肯应征。当地县令大怒,将其逮捕并施以鞭刑。孙安祖愤而刺杀县令,躲到了窦建德家中。
窦建德将他藏匿起来,随后又帮孙安祖召集了二百多个壮士,让他们到高鸡泊一带落草为寇。窦建德当时的心态颇为矛盾——尽管他也知道隋王朝已经失了人心,天下必将大乱,可他对自己在隋朝军队中的前程似乎还抱有幻想;尽管他可以不遗余力地帮助孙安祖去反叛隋王朝,可他自己仍然舍不得扔掉“二百人长”这块鸡肋。
最后,还是当地官府帮他下了这个决心。
本来窦建德窝藏孙安祖一事,当地官府已经有所察觉,加之附近的张金称、高士达等盗匪凡有洗劫,皆自动避开窦建德家所在的那条街,当地官府据此认定,窦建德必然与盗匪暗中勾结,于是发兵前去逮捕。碰巧那天窦建德不在家中,官兵为了泄愤,就把他的一家老小全都杀了。

他不愿听到失败的消息,但是心里到底发慌,对萧皇后说:“听说外面有不少人想算计我,且别管他,还是快快活活喝酒吧。”

名称
隋末农民起义

有一次,他拿起一面镜子,呆呆地照了半晌,说:“好头颅,不知道谁来砍它呢!”

地点
中国北方、关中、江淮等地

隋炀帝担心的日子终于到来了。他身边的一批禁卫军兵士,多数是关中地区的人。他们眼看跟着隋炀帝没有生路,都想开小差回家。将军宇文化及利用兵士想回家的心理,发动兵变。宇文化及带领兵士,攻进行宫,派人把隋炀帝监视起来。

时间
611—624年

隋炀帝对监视的官员说:“我犯的什么罪?”

官员说:“你发动战争,穷奢极侈;相信奸邪,拒绝忠告;使男子死在战场,妇女儿童走上绝路,百姓流离失所,你还说没罪吗?”

参战方
隋朝、各地农民起义军、各地军阀

隋炀帝说:“我确实对不起百姓,但是你们这些人也跟着我享受富贵,没对不起你们。今天这样做,是谁带的头?”

结果
隋朝灭亡

官员说:“全国的人都恨透你这昏君,哪儿是一个人带的头!”

主要指挥官
翟让、窦建德、李密、杜伏威、辅公祏、林士弘等

隋炀帝这才无话可说,他自己解下巾带交给官员。这个作恶多端的统治者就这样被勒死了。统治中国三十八年的隋王朝宣告灭亡。

主要角色

隋炀帝死后,东都洛阳还在隋朝的东都留守杨侗(炀帝的孙子)和大臣王世充手里。王世充把杨侗立为皇帝,继续打着隋朝的旗号,对抗起义军。

  • 图片 1

    宇文化及

  • 图片 2

    李密

  • 图片 3

    来护儿

  • 图片 4

    单雄信

  • 图片 5

    杨广

  • 图片 6

    杨侗

  • 图片 7

    魏征

  • 图片 8

    李靖

  • 图片 9

    李孝恭

  • 图片 10

    李建成

  • 图片 11

    李渊

  • 图片 12

    李世民

  • 图片 13

    刘长

  • 图片 14

    李元吉

  • 图片 15

    屈突通

东都周围本来是瓦岗起义军活动的地区,李密曾经多次打败隋军,但是因为李密骄傲自满,跟将领们互相猜忌,在跟北上的宇文化及人马打了一仗之后,力量渐渐削弱。王世充看准李密的弱点,发起一次袭击,打垮了李密大军。李密带着残兵败将,逃到长安投靠唐朝。

简介文章

王世充赶跑了李密,自以为力量强大,把杨侗废了,自立为帝,国号叫郑。

简介

隋朝末年,统治者征敛无度,民夫转输不息,徭役无期,士卒多列沟壑,骸骨遍及平野。黄河之北,千里无烟;江淮之间,则成蒿莱。加之灾年饥馑,谷价猛增,百姓困苦,冻馁交加。在无法生存的情况下,农民揭

竿而隋朝统治,计当时约百余支,遍及全国。在公元614年到617年间,农民起义的风暴已席卷全国大部分地区,先后在全国各地兴起的起义军大小不下100支,参加的人数达数百万。后来,农民起义军汇成三支强大反隋主力:一支是河南的瓦岗军,一支是河北的窦建德军,一支是江淮地区的杜伏威军。其中最大的便是瓦岗军。

隋朝大业七年,杨广征集大批士兵准备进攻高句丽时,邹平人王薄在长白山首先率众起事,当时征役的人多数都去归附他。同时在山东、河北地区起义的,有孙安祖、张金称、高士达、窦建德等。后来起义范围扩大,起义军每支发展到几万至10余万人。当年六月,隋国礼部尚书杨玄感在黎阳(今中国中部河南省浚县东北)举兵反叛隋朝,围攻首都洛阳;虽很快被击败,但隋统治集团的分裂,却有利于农民起义的发展。

之后两三年间,起义席卷全国,农民军多达百余支,人数百万众。在同隋军的作战中,逐渐从分散走向联合,形成三支强大的起义军:河南的瓦岗军,河北的窦建德军和江淮的杜伏威军。十二年十月,瓦岗军在李密的领导下,攻占荥阳,并于荥阳附近多次击败隋军,声威大震,控制了河南大部分郡县。十三年二月,进逼洛阳。十四年正月,在洛水南一战,大败隋军王世充部,围困洛阳。此时,窦建德领导的河北起

义军也接连取得胜利,占领了河北许多郡县。在江淮,
杜伏威、辅公祏击败隋军,夺占高邮,进据历阳,威胁江都。隋朝统治摇摇欲坠,此时许多地方官吏豪强也乘势起兵反隋,纷纷割据一方。其中以太原留守李渊部较为强大,乘虚进军关中,夺占长安。十四年三月,叛军宇文化及等发动兵变,在江都缢弑隋炀帝,隋亡。李渊在长安称帝建立唐朝以后,即开始对各方的异己势力展开斗争。当时,全国各地有多支大小农民起义军,还有原为隋朝之贵族、官僚,以及一些豪强地主,他们多拥兵割据一方,大者称皇帝,称王公,小者称总管,称录事。互相兼并,战火不断。李渊对农民起义军首领或割据势力,用招降或武力消灭两种方式同时进行。如河北起义军之窦建德、刘黑闼,江淮起义军的辅公袥相继被杀,杜伏威和瓦岗起义军的徐世绩则投降。地方割据势力如河南的李密、陇右的薛仁杲、幽州的罗艺、洛阳的王世充、陇右的李轨、巴陵的萧铣、朔方的梁师都等相继败死。至贞观二年,中国又统一起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