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间轶事为鬼为蜮卷: 学手艺的故事

[俄罗斯]

[俄罗斯]

  许多女人来到贝尔美约河边,跟她们在一起的还有不少男人。不过,这些男人都是些窝囊废,根本不能传宗接代。为了这事,这些女人到贝尔美约河岸来拜神,希望能延续她们的种族。在河边她们遇到一位巫师,问她们:
  “何事犯愁?”
  “怎能不发愁,”女人们七嘴八舌他讲开了,“我们的男人全是些不中用的东西,给他们喝了最灵验的坎开鲁克沧的水,还是不顶事。”
  “哦,放心吧,”巫师笑着,“你们会有孩子的。”
  “真的吗!”女人们高兴得叫了起来,如同一群发情的母火鸡。
  “很快你们就会如愿以偿的。”老头说,“只要到河中去洗个澡。”
  女人们唱着欢快的歌,纷纷跳进河中洗澡。当她们从水中出浴时,老头对她们说:
  “现在,你们都怀孕了,从一条大蛇那里怀了孕。”
  几个月过去,就在同一天,所有的女人都分娩了。最小的一位姑娘生下一个红扑扑的女婴。
  小女孩越长越漂亮,求婚的小伙子踏破门槛,在门前留下通往四面八方的大道。一天,姑娘在林中走过,看到一群猴子坐在瓦古树下,津津有味地吃着树上的果子。
  “好吃吗?”她问道。
  “要尝尝吗?”猴子反问道。
  “好呵!”姑娘漫不经意地答道。
  猴子抛给她一些尝了尝。
  “真的很好吃!”她一边说,一边接住猴子扔过来的果子吃着。吃得实在大多了,果汁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果汁像小河一样流过她的乳房,又从手、头渗透了进去,流向“孩子的通道”里去了。
  时光飞逝,大伙们都注意到姑娘的肚子一天夭大了起来。小伙子们盘问她:
  “你跟谁搞上了?”他们盘问她。“既然你不愿意嫁了我们,”他们接着又威胁说“如果你不说出是谁的孩子,我们现在就把你杀了!”
  姑娘细细思量了半天,才说:
  “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我只吃过许多瓦古树的果子,别的啥也没有。”
  “真的吗?”小伙子们惊得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去和这样的情敌较量,“那该怎么办?”
  后来,姑娘生了一个儿子。一天夜里,她睡得很沉很沉,醒来时,儿子不见了。母亲痛不欲生,眼睛哭得又红又肿。四处找遍,也不见孩子的踪影。
  傍晚时分,她来到瓦古树前,忽然听到婴儿的啼哭声。她找遍树前树后,树上树下,还是一无所获。整整一夜,她都泪涟涟地坐在树旁,还做了个梦。醒来时,发现原本胀痛的乳房变得空空的,心想准是在她睡着的时候,孩子把奶吮光了。自此以后,可怜的妈妈每天来到这里送奶……
  很快一整年过去了。她像往常一样来到树下,她的乳房里已经没有奶水了。这回她还没睡着,就听到了小家伙咯咯的笑声、嬉戏声,可她依然没有见过孩子一面。
  许多年又过去了。她依然准时坐在树下,有一位小伙子走了过来,对她说:
  “妈妈,是我呀,咱们回家吧。”
  这时,这位苦熬半生的母亲终于认出了自己的儿子,如今已经是男子汉了,从他的双手到发际之间,有一道亮光在游动。
  所有的人都跑来迎接他们。就连上了年岁的老人也都赶来瞧上一眼这位稀奇的孩子。巫师们也来了,他们走过来,向他身上吹一口气,给他取名伊西,也即果实之子的意思。
  “你来做我们的首领吧!”大伙诚恳地说,“这是我们大伙的意思。”
  “在没有征服纳纳斯石(月亮神石)之前,我不能做你们的首领。”他回答说,“这块石头就在月亮升起的那座山顶上。”
  相传,太阳神曾经给了小伙子一个装着护身符的小口袋。对他说:
  “我的儿子,带着它吧!这里全是你需要的力量和智慧。现在你要听我的话,依我说的去做。”
  所有女人都想陪伊西上山,帮他寻找月亮神石,男人们更想去。可是巫师对人说:“女人是看不到那块神石的!”
  大伙为了这事,争得面红耳赤,不亦乐乎,只见小伙子从太阳神留给他的小口袋掏出一个放着树脂的小陶罐,把它放在火上烤。还没等树脂熔化,从罐口的烟雾里窜出一群会飞的带羽毛的蛇,一群夜莺、猫头鹰、茑和小燕子。最后,在逐渐变浓的烟雾里飞出来的是众鹰之王。伊西一把捉住鹰王,对他说:
  “把我带到月亮升起的那座山顶上去吧。回来时,我让你成为百鸟之王,夭地之间,任你翱翔。”
  鹰王把伊西驮到月亮升起的那座高山之顶。月亮神对他说:
  “把石头拿去吧!做大伙所拥戴的首领,这石头就是权力的象征。有谁违背你的旨意,就把他杀死。现在你去吧!”
  伊西返回地面,把苍鹰放走了。他把老人和巫师召来,把月亮的话告诉他们,还交代他们不可泄露。
  不过,女人是天生的包打听,她们很想知道伊西对老人们说了些什么,她们决心不惜一切诱惑他们,让他们开口。
  等到夭黑的时候,几个漂亮的姑娘来到老头子们那里,赤身躺在他们的吊床上,百般诱惑,直缠到他们把秘密吐露出来为止。折腾了一夜,精疲力尽的老头子都睡得死死的,可一觉醒来,身边连个人影也没有。
  “我这是做梦了吧!”一个老头自言自语道。
  “我也是!我也是!”其他的几个老头跟着说。
  女人们把月亮告诉伊西的全部秘密都掌握了。她们也想成为首领,男人们也是当仁不让。他们争吵不休,女人们不许男人上床亲热,男人们不给她们猎物……
  伊西静观事态的发展,最后,严厉地惩罚了那些泄密的老头。他烧死其中的一个,把他挫骨扬灰。堕落的老头子的骨灰化成霉虫和有毒的植物,伺机给人类带来灾难。
  他还把另外的几个老头变成冷血的爬虫,让它们生生世世都躲在阴暗里,不敢见人见光。
  后来,伊西把全族的人都召来,让他们为自己举行仪式。他把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痛打了一顿。他跟一个曾经打探过秘密的女人打招呼,然后出其不意地把她处死,以她的血作为那块神石的祭品。
  他把四个老头子叫来,三令五申,严禁女人打听男人的谈话。伊西说:
  “任何探听我的秘密的女人,一律处死;任何在女人那里泄露我的秘密的男人,一律处死。我和你们说的,只可对青年人讲,儿童也不得听。”
  伊西说完那些话,忽然放声大哭。他哭,是因他的妈妈就在这时死了。她刚刚和其他女人一起听伊西讲话,此刻也和她们一样变成了石头。
  哭过以后,伊西开始在大伙的祝贺声中跳起了古怪的舞蹈,慢慢升上天空不见了。
  许多年过去了。
  几个小伙坐在村中的瓦古树下。忽然,一个巫师出现在他们面前,说:
  “小伙子们,你们都举行仪式奉我为神,不然就把你们吃掉!”
  小伙子们心里只有伊西,根本不听他那一套,巫师便扑向他们,把他们全部吞了下去。
  小伙子的父母怀恨不已。他们准备了一些醉的甜米浆,请巫师作客,把他灌醉得不省人事。这时,老人们说:“点起火来,把他烧死,替我们的儿子报仇。”
  于是,他们架起高高柴禾,把巫师放在匕面,烧成灰烬。
  清晨,人们看到灰堆里长出一棵帕秀巴棕榈。
  “巫师的骨灰上怎么会长出树呢,”大伙问。
  这棵棕榈飞速长高,一直顶到天上。这时候,一只小松鼠沿着棕榈树干爬到天上去了。
  老人们知道,这不是松鼠,而是那个恶巫师的灵魂。于是,他们把棕榈树砍倒,说:
  “这一回他的灵魂再也回不来了!”

  从前,有一个老头和老太婆。他们有一个儿子。老头很穷,想叫儿子学点手艺。儿子学了本事,父母年轻的时候可以得到安慰,年老的时候,有人顶替干活,死的时候有人料理丧事。老头没有钱,儿子学什么都不成。他带着儿子从这个城市走到另一个城市,谁都不愿收他的儿子当学徒,他交不起学费。

  古时候,有一个老头和老太婆。他们有一个儿子,叫马尔丁卡。老头打了一辈子的猎,打过野兽,打过飞鸟,打回来自己吃,也给家里人吃。

  老头回到家里,老两口流着眼泪,闷闷不乐,叹自己命穷。他又带儿子进城去,在城里遇到一个人。那个人问他:“喂,老头,为什么不高兴?”

  老头一病不起,去世了,留下老太婆和马尔丁卡。母子二人哭得很伤心,但是无法挽回,死人不能再活。

  “我带儿子来学手艺,谁都不愿免费教他,我又没有钱。我能高兴吗?”

  过了一个星期,他们吃完了储存的面包,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老太婆琢磨,往后吃什么,得想办法挣钱。老头留下两百块钱在钱罐里,老太婆舍不得动用,可是没有办法,该花的还是得花,总不能活活饿死吧!

  老头说。

  老太婆点出一百块钱,对儿子说:“给你一百块钱,你向邻居借一匹马,到城里买些粮食,把冬天对付过去,春天我们再找活马尔丁卡向邻居借了一辆大车,路过肉铺门口,只见围了一大堆人,吵吵闹闹。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老板抓住了一条猎狗,绑在柱子上,正在用棍子打。猎狗挣扎着,唔唔叫。

  “那好,交给我吧。”

  马尔丁卡走过去问老板:“兄弟,为什么这样狠心打一条可怜的狗?”

  那个人说。“只要三年,我能教会他各种各样的好手艺。三年后的今天这个时刻,你来领儿子。你记住不要过了时间,要准时来认儿子,把他领回去;过了时间,他就要扣留在我那里。”

  “这个坏东西,”

  老头很高兴,没有问那个人住在哪里,要教儿子什么手艺。他把儿子交给那个人,就回家去了。他高高兴兴回到家,把事情告诉老伴。其实,那个人是个巫师。

  老板回答说,“咬坏了一大块牛肉,不打它行吗!”

  三年过去了,老头记不清是哪天交出儿子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儿子变成一只小鸟,提前一天飞回家,啪地一声落在墙脚的土台上。变成一个漂亮的小伙子飞进屋,向父亲鞠躬问好,告诉父亲第二天正好是三年,要去接他回来,还告诉父亲怎样认他。

  “那好,兄弟,不要打了,把它卖给我算了。”

  “老板不是教我一个人,”

  “可以卖给你!”

  儿子说,“还有十一个人,都是因为父母没有认出来,被老板长期扣留的。要是你认不出我,我就会成为第十二个被扣留的人。明天你来接我的时候,他会把我们变成十二只鸽子放出来,羽毛一样,尾巴一样,脑袋也一样。你注意看着,都飞得很高,我会飞得最高。老板问你认出儿子没有,你就指出飞得最高的鸽子是我。”

  一个大汉讥笑说,“给一百块钱。”

  儿子继续说:“在这之后,老板会放出十二匹马,毛色一模一样,马鬃一模一样,倒向同一个方向,你走过马身边的时候注意看着,我会跺一下右脚。老板问你认出儿子没有,你放心大胆指出是我。”

  马尔丁卡从口袋里拿出一百块钱,交给老板,解下绳子,把狗牵走。狗对他摇尾巴,显得很亲热,表示知道是谁救了自己。

  儿子还说:“接着,老板会领来十二个小伙子,身材一模一样,头发一模一样,相貌一模一样,衣服也一模一样。你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注意观察,我右边脖子上有只小苍蝇。老板问你认出儿子没有,你就指出我是。”

  马尔丁卡回到家,母亲马上问他:“买回了什么,儿子?”

  儿子说完,和父亲告别,走出家门。他在土台上拍了一下,变成鸟,飞到老板那里去了。

  “买回了一件宝贝。”

  早晨,老头起来,动身去要儿子。他见到了巫师。

  “撒谎!买回了什么宝贝?”

  “喂,老头。”

  “你看,就是这个菇尔卡。”

  巫师说:“我教会了你儿子很多手艺,但是你要是认不出他,他就要永远扣留在我这里。”

  他指着狗说。

  巫师放出十二只白鸽,羽毛一模一样,尾巴一模一样,脑袋也一模一样。

  “没有买到别的东西?”

  他说:“老头,认认你的儿子吧。”

  “有钱就买了,一百块钱买这条狗花光了。”

  鸽子都一个样,怎么认得出来!老头看着看着,见一只飞得最高。他指着那一只说:“那是我的儿子!”

  老太婆骂了起来。

  “认出来了,认出来了。”

  “我们自己都没有吃的,刚刚扫粮仓扫出了一点剩下的面粉,烤了几块饼,明天连这个也没有了。

  巫师说。

  第二天,老太婆又拿出一百块钱,交给马尔丁卡说:“给你,儿子,到城里买点粮食,千万不要乱花。”

  第二次,巫师放出十二匹马,都是一个样,鬃毛倒向同一个方向。老头围着马看了一阵。老板问他:“怎么样,老爷子,认出儿子了吗?”

  马尔丁卡来到城里,在大街上走来走去,东张西望。他看见一个很凶的小孩,抓住了一只猫,用绳子套住猫的脖子,牵在手上。

  “还没有,请稍等一会。”

  “等等,”

  老头发现一匹马跺了一下右脚,他马上指着说:“这是我的儿子!”

  马尔丁卡喊小孩,“你把猫牵到哪里去?”

  “认出来了,认出来了,老爷子。”

  “我想淹死这个坏东西!”

  第三次,走出来十二个小伙子,身材一模一样,头发一模一样,声音一模一样,相貌一模一样,像是一个妈妈生的。

  “它有什么错?”

  老头把小伙子看了一遍,什么也没有发现,又看了一遍,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第三次看的时候,发现一个小伙子右边脖子上有只苍蝇。他说:“这是我的儿子!”

  “把桌子上的煎饼弄到了地上。”

  “认出来了,认出来了,老爷子!”

  “不要淹死它,最好卖给我。”

  老板没有办法,只好交出老头的儿子。父子俩回家去了。

  “行,可以卖给你,给一百块钱。”

  他们走着走着,看见一个地主。

  马尔丁卡没有多想,从口袋里拿出一百块钱,交给小孩,把猫装进布袋里带回家。

  “爸爸,”

  “买了什么,儿子?”

  儿子说,“我现在变成一条狗,地主要买我,你就卖给他,但是颈圈不要卖,不然我就回不来了。”

  老太婆问他。

  儿子说完,在地上击了一掌,立刻变成了狗。

  “买了只猫,叫瓦西卡。”

  地主见老头牵着一条狗,想买下来。他看上了狗,也看上了狗脖子上的颈圈。地主出一百块钱,老头要三百块钱。说来说去,地主用二百块钱买下了狗。

  “没有买别的?”

  老头要取下颈圈,地主坚决不答应,根本不听老头说。

  “有钱当然会买别的。”

  “我只卖狗,不卖颈圈。”

  “你这个傻瓜,”

  老头说。

  老太婆大声骂他,“滚出去,到别人家里找吃的。”

  “胡说,”地主说,“谁买狗也就买了颈圈。”

  马尔丁卡去别的村子找活干,狗和猫一路跟着他。对面来了一个神父问:“上哪儿去,小伙子?”

  老头心里想,没有卖狗不卖颈圈的,只好连颈圈也卖了。

  “去找活干。”

  地主接过狗,把它放到马车上。老头拿上钱回家去了。

  “给我去干活吧,只是我雇人不签合同,干满三年,我不会亏待你。”

  地主走着走着,看到对面突然跑来一只兔子。他心里想,把狗放去追兔子,看看狗的腿力怎么样。

  马尔丁卡答应了,不知疲倦地干了三个冬天和夏天。该付工钱了,主人把他找去说:“喂,马尔丁卡,来领工钱。”

  他刚放出狗,兔子向一个方向跑了。狗朝另一个方向跑进了树林里。地主等了很久,不见狗回来,只好空着手走了。

  主人带着他走进粮仓,指着两个满满的袋子说:“你愿意要哪一个就拿走。”

  狗变成一个漂亮的小伙子。

  马尔丁卡看了看,一个袋子装的是银子,另一个袋子装的是沙子。他想了很久:“这不是随意开玩笑,算我白干了,我倒要试试,拿这袋沙子,会怎么样。”

  老头边走边想,回去怎么见老伴,对她怎么说。儿子哪去了,这时儿子追上了父亲。

  他对主人说:“老爷,我要这袋细沙子。”

  “唉呀,爸爸,”儿子说:“你怎么把颈圈也卖了,如果不是遇上兔子,我就回不来了,白白送给了人家!”

  “那好,小伙子,既然你不喜欢银子,就拿沙子吧,这是你自己挑的。”

  父子俩回到家里,生活还过得去。过了一些日子,一个星期天,儿子对父亲说:“爸爸,我变成一只鸟,你拿到集市上去卖,但是不要卖笼子,不然我就回不来了。”

  马尔丁卡背上沙子,到别的地方去找活干。他走啊,走啊,走进了一座阴森森的树林。树林中央有一块草地,草地上点着一团火,一位姑娘坐在火上。姑娘漂亮得很,只有神话里才有。姑娘说:“马尔丁卡,你是个孤儿,如果你想得到幸福,你就用三年打工赚到的沙子撒到火上,救出我。”

  儿子在地上击了一掌,变成了鸟。父亲把他装进笼子,拿去卖。很多人看上了鸟,围住老头讨价还价,要买他的鸟。

  “这么重的东西,背着它还不如拿它帮助别人。”

  巫师也来了,马上认出了老头,知道笼子里的鸟是老头的儿子变的。有人出了很高的价钱,他出的价钱更高。老头把鸟卖给了他,但是笼子没有卖,巫师费尽心机,磨破了嘴皮,老头还是不卖笼子。

  马尔丁卡心里想。“沙子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到处都有,多得很。”

  巫师接过鸟,用布包起来拿回家。

  他放下布袋,解开来,把沙子撒到火上。火很快灭了。姑娘在地上猛击一下,变成一条蛇,跳到马尔了卡的胸上,围着他的脖子蜷成圈。马尔丁卡吓坏了。

  “喂,女儿,”巫师回到家里说,“我把骗子买回来了。”

  “别害怕!”

  “在哪儿?”

  蛇对他说。“现在你到很远很远的一个地下王国去,我父亲是那里的国王。你走进院子见到他的时候,他会给你很多金子和银子,还有宝石。你什么也不要拿,只求他给你小拇指上带着的那个戒指。这个戒指很不简单,你把它换一个手戴,立刻会出现十二个小伙子,不论你叫他们干什么,他们都能在一夜之间完成。”

  巫师打开布,鸟早飞走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远,小伙子终于走到了。他看见一块大石头,蛇从他脖子上跳下来,在地上猛击一下,又变成了原来的漂亮的姑娘。

  又是一个星期天,儿子对父亲说:“爸爸,这次我变成马,你记住,只卖马,不要卖笼头,不然我就回不来了。”

  “跟我来!”

  儿子在地上击了一掌,变成一匹马。老头牵着马到市场去卖。马贩子围住老头讨价还价,出的价钱一个比一个高,巫师出的价钱最高。

  姑娘对他说,领着他走到石头下面。

  老头把儿子卖给了他,但是笼头不卖。

  他们沿着地道走了很久,突然闪出一线亮光,越往前越亮。他们走到一块很大的空地上,见到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宫殿里住着姑娘的父亲。他就是这个国家的国王。

  “我怎么牵回去?”

  两人走进玉石宫殿,国王亲切地迎接他们:“你好,我的好女儿!你在哪里失踪了这么多年?”

  巫师说:“能牵到家也行,到时我换上自己的笼头,你的我用不着。”

  “好爸爸,如果不是这个人救了我,我永远也回不来了。他把我从九死一生的地方救出来,送回家乡。”

  马贩子也来帮腔,说事情不能这么办,卖马就要卖笼头。老头说不过他们,把笼头也卖了。

  “谢谢你,好小伙子!”

  巫师把马牵进院子,关到马厩里,结结实实绑到吊环上。他把马的脑袋吊得老高老高,使马的前腿够不着地,只能用后腿站着。

  国王说。“为了感谢你做的好事,我要奖赏你,金子和银子,还有宝石,想要多少拿多少。”

  “喂,女儿,”巫师说,“我总算把骗子又买回来了。”

  马尔丁卡说:“国王陛下,我不需要金子和银子,也不需要宝石。如果你不介意,请把你小拇指上的戒指赏给我。我孤身一人,经常看看戒指,想想未婚妻,就不会那么孤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