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诞的狐狸先生》—这个女人

[波兰]

“快点!”狐狸先生说,“躲起来!”他和獾先生、小狐狸跳到了货架上,蹲伏在一个大的苹果酒罐的后面。凝视着四周,他们看见一个肥胖的女人来到地下室。

  圣安托万城门是个石砌的拱门,同今天我们的圣德尼城门和圣马丁城门有些相似,只不过它的左面同巴士底城堡毗连的建筑相接,因此它同这个古老的城堡结成一体。

  在军械匠的作坊里

在台阶的最下面,这个女人停了下来,左右看了看;然后她朝狐狸先生、獾先生、小狐狸躲藏的地方移动着,他们正在她的正上方。她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在她和他们之间仅仅隔了一排的苹果酒,她离的非常近,以至于狐狸先生能听见她的呼吸。通过两个瓶子之间的间隙凝视着,他注意到她拿了一个大的起瓶器在一个手上。

  它的右面有一片空地,对面是布列塔尼大厦。这片空地宽阔,昏暗而泥泞,白天也很少人来往,黄昏降临时显得十分僻静,因为那时候夜间的街道就是杀人越货的场所,根本没有夜间巡逻这回事,因此夜行人似乎总是贴近巴士底城堡走,将自己置于城堡主塔的卫兵保护之下,这样纵使不能得到卫兵的救助,至少卫兵的呼救声也可以吓跑那些干坏事的人。

  在军械匠梅尔希奥尔·奥斯特罗加先生的打铁坊里,人们在热火朝天地干着活儿。工匠们正在完成给普沃茨克城防官大人制作的豪华的骑士盔甲的最后工序,两个男孩鼓动着大风箱,大熔炉里的火熊熊燃烧。在金红色的烈焰辉映下,梅尔希奥尔·奥斯特罗加先生,这位军械行业著名的师傅,正用钳子夹着一大块烧红的铁,就要在铁砧上打造成剑。

“Bean太太,他这次想要多少?”这个女人尖叫着,从这个台阶的上面传来了另一个声音,“拿2-3瓶就可以了。”

  更不必说冬夜的行人比夏夜的行人要更加小心翼翼。

  这把剑连同甲胄、头盔、护肩、膝甲构成全副战斗装备,城防官大人明天就要来取。

“Bean太太,他昨天喝了四瓶。”

  在我们叙述的事情部分已经发生,部分将要发生的那个夜里,天气十分寒冷,天色十分昏暗,天空布满了又低又黑的云,使得没有人能看得见躲在王宫城堡的雉堞后面的那个幸运的卫兵,卫兵也看不清楚在广场上来往的人们。

  这副甲胄真体面!用的是最好的钢,磨得跟镜子一般无二,镶嵌了最纯的银子,带有一枚金质的钦斯托霍瓦圣母肖像,领子上还镶有骠骑兵十字。

“是的,他今天不需要那么多,因为他不会待在那里太久了,他说狐狸一家在今天早上被困在了,它是不可能在没有任何食物的情况下再洞里呆这么久。”

  在圣安托万城门前靠城里的那端,没有什么房子,只有高大的墙。右边这些墙是圣保罗教堂的,左边是围内勒王官的。在图内勒王宫的末端,靠圣卡特琳街那面,这堵墙弯成一个凹角,就是圣吕克告诉比西的那个四角。

  这副甲胄要成为著名的军械艺术的真正杰作,梅尔希奥尔师傅预先已对它大大赞美了一番。

这个女人伸出手从货架上拿了一瓶半开的苹果酒,她拿的这瓶酒就在狐狸先生躲藏的玻璃罐的旁边。

  接下来就是座落在儒伊路和圣安托万大街之间的一大片房屋,那时候,圣安托万大街对面是木柴路和圣卡特琳教堂。

  打铁坊里,两个孩子在一大堆铁锭后面玩耍:

“我非常高兴这些恶心的畜生将被杀死,我总是紧张不安的,”她大声的叫着,“顺便说一下,Bean太太,你的丈夫许诺过我可以用这个尾巴做纪念品。”

  此外,在我们上面描写过的古老巴黎的这一地段,没有一盏路灯照明。有月亮的夜晚就由月光照耀大地,可以看见巨人般的巴士底狱,黑魆魆地、威严地、动也不动地矗立着,在碧蓝的星空中清楚地显现出来。在没有月亮的夜晚就不同了,巴士底城堡只是倍加黑暗的影子,东一处西一处有些淡白色的洞,那就是城堡窗户的灯光。

  一个黑头发的小男孩和一个金发小姑娘,他们是兄妹俩,都是奥斯特罗加先生的孩子。男孩总是男孩,喜欢玩骑士的游戏:他找到一块薄铁做了一把弯曲的战刀,像土耳其马刀一样,他拿着这把战刀左挥右砍,俨如一名战士。小姑娘开头瞧着哥哥耍刀,不久便厌倦了,当兵打仗引不起小姑娘们的兴趣。

“这个尾巴变成一段一段的了,”从地板上面传来声音,“你难道不知道吗?”

  那天晚上,开头天气是刺骨的严寒,后来必然会下一场相当大的雪。由迟归的夜行人小心绕道开辟出来的通向郊区的小道上,没有一个行人把皲裂的路面踏得咯吱作响。可是,一双训练有素的眼睛就能分辨出在围内勒王宫的墙角里有几个黑影,他们经常移动,可以证明他们是几个活人,这些可怜的人似乎心甘情愿地在那里等待什么,他们的静止不动使他们身上的天然热气每分钟都在散发出去,他们想尽办法在保存这点热气。

  “马切克!”

“你是说它被毁灭了吗?”

  巴士底狱里的卫兵由于天黑,看不见广场上有什么,也听不见那几个黑影的谈话,因为他们把谈话的声音压得很低。不过这场谈话饶有兴趣,读者不可不听。

  她向哥哥喊道,“我们到市场上玩去:市场上人多热闹,很愉快,太阳很好,我们出去跑跑,瞧瞧售货亭和货物。”

“当然毁灭了,他们射击了尾巴,但是狐狸逃脱了。”

  其中一个暗影说:“这个疯子比西说得对,今天晚上就同国王陛下还在波兰掌政时,我们在华沙所度过的那一夜一样,如果再继续下去,我们真要像人家所预言的那样,皮肤都要冻裂了。”

  “等一等,哈尔什卡,让我再耍几下就跟你走,到哪儿都行;虽说我在铁匠房里很愉快,这儿有许多有趣的东西:梭镖、锁子甲,宝剑,多好玩!”

“真见鬼!”这个肥胖的女人说,“我是如此的想得到这个尾巴。”

  另一个黑影答道:“去你的吧,莫吉隆,你像个妇人那样叫苦连天。天不暖,这是事实;只要你把大衣拉到齐眉,把双手放进衣袋里,你就不觉得冷了。”

  他把小战刀挥了一两下,便往地上一扔,两人一起朝门口走去。奥斯特罗加师傅看到孩子们要出门,便叫喊道:“哪里去,小家伙们?”

“你可以用它的头代替,Mebal,你可以得到它的一点填充物,将它挂在你房间的墙上,快点拿苹果酒上来。”

  第三个黑影说道:“真是的,熊贝格,你说得好轻松,这样就能看出你是个德国人。至于我,我的嘴唇已经在流血,我的小胡子上结满了冰霜。”

  “到市场上去,爸爸。”

“好的,女士,我来了。”这个胖女人说,然后从货架上拿了两瓶酒。

  第四个声音说:“至于我,关键在我的手。说真的,我敢打赌我的双手已经不是我的了。”

  “去做什么?”

如果她再多拿一瓶,她就会看见我们了,狐狸先生心想。他可以感觉到小狐狸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

  熊贝格回答:“可怜的凯吕斯,你为什么不借用你妈的手笼?她一定会借给你的,这位亲爱的太太,她喜欢比西就如同她喜欢瘟疫一样,如果你告诉她借用手笼为的是除掉她亲爱的比西,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看看,跑跑,见见世面。”

“两瓶够了吗,或者我再去拿一瓶?”

  第五个声音说道:“喂!我的天!请你们耐心点,待会儿我敢肯定你们一定会抱怨太热了。”

  “去吧。不过你们要当心,到妈妈那儿吃午饭可别晚了。还有一样:千万不能到歪圈街上的那幢破房子里去。那儿发生过许多不幸的事。有什么东西吓唬人,怪叫。愿最神圣的圣母保佑你们,可别碰上坏事!”

“我的天啦,我不关心有几瓶,只要你拿上来了。”

  莫吉隆一边踏脚一边说:“愿天主听见你的话,埃佩农!”

  “我什么也不怕,爸爸!”

“这有两瓶,”她对她自己说,“不管怎么,他都喝的太多了。”

  埃佩农说道:“刚才说话的并不是我,而是德·奥。我不说话,我只怕说出来的话都冰冻住了。”

  马切克逞强地叫道。

她一只手拿了一瓶酒,将起瓶器夹在她的胳膊下,她又在地下室绕了一圈,在这个台阶的下面,她停了下来然后环顾四周,嗅着空气中的味道,“这里又有老鼠了,Bean太太,我可以问道它。”

  凯吕斯问莫吉隆:“你说什么?”

  “可我什么都害怕,爸爸!”

图片 1

  莫吉隆说道:“德·奥说:待会儿我们会觉得太热,我回答他说:愿天主听见你的话!”

  哈尔什卡尖声尖气地说,“我们不会到那儿去的!”

命悬一线的狐狸一家

  “那么!我相信天主已经听见了,因为我看见从圣保罗街那边有人来了。”

  “那就好,祝你们长得健健康康的,孩子们!”

“毒死他们,毒死他们,你知道将毒药放在哪里。”

  “你错了。这不可能是他。”

  在古市场上

“好的,太太。”Mabel说,她缓慢的走出视线,门砰地关上。

  “为什么?”

  市场上一片嘈杂,吵闹。身穿五颜六色服装的人群在市政大厦周围转悠。

“快点,”狐狸先生说,“每个人拿瓶酒,快逃。”

  “因为他说的是另一条路线。”

  市政大厦自豪地耸立在广场中央,在它下方远一点的地方是富丽的楼房,人们想买的东西都能在这些房子里买到。这儿的亚美尼亚商店出售用金线和银线交织的土耳其织物,波斯地毯和印度面纱;那儿有家苏格兰商店经营海外的呢绒和布匹;另一个地方,一个长胡子的神情庄重的土耳其人,嘴上刁着长烟斗坐在柜台后面,柜台上堆满了无花果、枣子、葡萄干和各种糖果,叫人看了馋涎欲滴;还有一处德国人或荷兰人开的玩具店,漂亮的洋娃娃、小马、小狗、皮球,应有尽有,使人看得眼花缭乱,真想把它们都据为己有。

老鼠站在他的高高的货架上,大叫着,“我告诉过你们什么,你们快被抓住了,不是吗?”你们最好放弃吧,从现在开始快点离开,不要在回来了,这里是我的地盘。”

  “他起了疑心,改变了路线,这有什么可奇怪的?”

  马切克和哈尔什卡机灵地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像两条鳗鱼;这也好看,那也好看,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看什么好,到处都是漂亮的东西,他们就是在市场上转上一年半载也看不完哩。

“你,”狐狸先生说,“将要被毒死了。”

  “你不认识比西,他说过要从那里走过就从那里走过,即使有魔鬼挡道,他也不在乎。”

  有一个地方,忽然响起了鼓声,吹起了笛子,洋铁盘子叮当响。出了什么事?原来是黑头发,黑脸蛋儿的吉卜赛人用链子牵着一头驯化了的熊。这是怎样的一头熊呀,上帝!它什么都会。吉卜赛人用匈牙利口音很重的半通不通的波兰语对它讲话,命令它做什么它就做什么,想都不想一下。

“胡说,”老鼠说,“我就做在这,看她把毒药放在那,她绝不可能抓到我。”

  凯吕斯回答说:“现在有两个人走过来了。”

  “小熊,向尊贵的先生们美美地鞠个躬!”

狐狸先生、獾先生、小老鼠在每个罐子里抓了1加仑的酒,“再见,老鼠先生,”他们说着,就从墙上的洞口处消失了,“谢谢美味的苹果酒。”

  两三个声音同时说:“说得对,的确有两个人。”他们都发现所说的是事实。

  熊便鞠躬。

“小偷,”老鼠咒骂着,“强盗,土匪,盗贼。”

  熊贝格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冲过去吧。”

  “小熊,老太太们怎样从河里挑水?”

  埃佩农说道:“等一等,不要错希善良的市民或者规规矩矩的接生婆……咦!他们停下来了。”

  熊便用一根棍子吊着两个水桶挑在肩上,一歪一扭地走着,像喝醉了酒。

  事实上,在通往圣安托万大街的圣保罗街的尽头,吸引这五个伙伴注意的那两个人停了下来,仿佛犹豫不决。

  “小熊,新娘子在婚礼上怎样跳舞?”

  凯吕斯说道:“哎呀!难道他们看见了我们?”

  熊又一蹦一跳地跳了起来,叫人笑弯了腰。

  “怎么可能?连我们都几乎看不见我们自己呢。”

  当马切克和哈尔什卡正看得起劲的时候,突然有人用手遮住了他们的眼睛,挡住了那有趣的场面。

  凯吕斯接下去说:“你说得对。咦!他们向左转了……他们在一所房子前面停了下来……他们在找什么。”

  “猜猜,是谁?”

  “真的,一点不假。”

  一个欢快的声音说道。

  熊贝格说道:“看来他们想走进去。呀!等一等……他们会从我们手中逃掉吗?”

  “瓦鲁希!瓦鲁希!”

  莫吉隆回答:“这人不是他,因为他要去圣安托万郊区,而这两个人从圣保罗教堂出来,沿着圣保罗街走去。”

  兄妹俩高兴地叫起来。“我们从声音里认出了你!

  熊贝格说道:“哼!谁能保证这个狡猾的狐狸不是由于疏忽与偶然,或者由于奸诈与故意,而对你们说了一条错误的路线?”

  放开手,别挡住我们的眼睛,让我们一块儿看熊表演。”

  凯吕斯说道:“事实上,这很可能。”

  他们一回头:果然是瓦鲁希·克莱普卡,箍桶匠彼得·克莱普卡十岁的儿子。

  这个设想使这些人像群饥饿的猎狗似的跳起来,他们全都离开了隐蔽所,高举着剑,向着那两个在一家门口停下来的人冲去。

  瓦鲁希是他们的老朋友了。他是个滑稽、可爱的小男孩,就是有个大毛病:

  这时候,两个人中的一个刚把钥匙插进锁里,开了锁,正准备推门,这群进攻者的声音使两个神秘的过路人抬起头来,其中较矮的一个回过头来对他的同伴说:

  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调皮鬼,恶作剧、捣蛋、顽皮的事不知干了多少;父母对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不止一次保证要改正缺点,要听话,可那有什么用!过几天就忘了,有时几个钟头之后便照样恶作剧,对这样坐不住的孩子谁受得了!

  “怎么回事?奥利里,他们是冲着我们而来的吗?”

  熊还在表演,吉卜赛人的帽子里已经收集到了许多小钱,其中还有几枚银币在闪光。孩子们朝前走了。

  刚开了门锁的那个人回答:“啊!殿下,我觉得他们很像是冲着我们来的。您要报出真姓名还是要隐姓埋名?”

  他们似乎是注定要倒霉,因为他们正是朝着歪圈街的方向走。三个孩子跟着一群人向前移动,当他们从一幢古老的破房子旁边经过时,瓦鲁希停住了脚步。这正是军械匠提起过的那幢凶宅。

  “他们都带着武器!完全是有计划的伏击!”

  “你们等一等,”

  “一定是几个吃醋的汉子伏击我们。我的天!我早已说过,殿下,这位贵妇太标致了,不可能没有人追求她。”

  瓦鲁希低声说,“我告诉你们一件事,给你们看件东西。”

  “奥利里,我们赶快进去吧。被包围的时候在门内比在门外更有利于抵抗。”

  “什么?什么?”

  “话说得不错,殿下,如果这地方没有敌人就好了。可是谁对您说……?”

  兄妹俩好奇地问。

  他来不及把话说完。那班年轻贵族已经以闪电般的速度越过这个约百步宽的广场,凯吕斯和莫吉隆沿着墙走过来,冲到大门和两个人之间,切断他们的退路,而熊贝格、德·奥和埃佩农则准备从正面进攻。

  “就是……让我们沿着这些台阶下去,到这幢老房子的地下室去。”

  凯吕斯大声叫喊:“杀死他!杀死他!”他始终是五个人中最狂热的一个。

  “你说什么,瓦鲁希?”

  猛然间,那个被称为殿下而且他的同伴问他是否要埋名隐姓的人,转过身来对着凯吕斯,向前走一步,傲慢地抱着胳膊,带着阴沉的眼光,用凶险的声音说道:

  哈尔什卡叫道,“你怎么能说这话,开玩笑也不行。那里面很可怕!爸爸说过。”

  “我听见你对着法兰西的亲王大声喊:杀死他!凯吕斯先生卜

  “哼!可怕,可怕……吓唬小孩子!我告诉你们,那里面有着了魔法的宝贝。昨天上午我朝地下室里看了看,告诉你们,太阳照进里面的时候,有个东西闪闪发光,我的眼睛都被刺痛了。一准是金子!”

  凯吕斯后退一步,眼神惊慌,屈膝跪下,双手无力,大声叫喊:

  马切克迟疑了。

  “安茹公爵殿下!”

  “要不我们下去一会儿,把宝贝拿给爸爸,妈妈。他们该多高兴!你想呢,哈尔什卡?”

  其余各人也齐声叫喊:“安茹公爵殿下!”

  “我不下去!”

  弗朗索瓦怒气冲冲地接着说:“怎么样?你们还继续喊杀死他么,各位侍从官?”

  哈尔什卡坚决地说,“我无论如何也不下去!”

  埃佩农结结巴巴地说:“殿下,我们在开玩笑,请您原谅。”

  “唉,你这个胆小鬼!”

  德·奥也说:“殿下,我们实在想不到我们会在巴黎这荒僻的地区遇见您。”

  瓦鲁希讥笑说,“你不想就别去!我们两个去,对吧,马切克?”

  弗朗索瓦连睬也不屑理睬德·奥,只反驳道:“开玩笑?埃佩农先生,你开玩笑的方法真特别。我来问你,既然你的目标不是我,那么你要威吓的是谁?”

  说着,他向从街上看得见的台阶移动了步子,而马切克本来就是个胆大、勇敢的男孩子,便跟着他去了。

  熊贝格恭恭敬敬地回答:“我们看见圣吕克离开了蒙莫朗西公馆,朝着这个方向走来。我们觉得很奇怪,因此我们想知道一下新郎官在新婚第一夜离开他的新娘到底抱着什么目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