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463:世界历史之德意志闵采尔起义成功了吗?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州震荡风雷激”,这两句诗若用来形容1524年的德国国内革命形势,那是再恰切不过了。在托马斯·闵采尔,这个德国农民的儿子,杰出的农民领袖的大力宣传、鼓动和组织下,欧洲历史上一场最大的农民战争正处在一触即发的状态之中。

在世界的历史上,有这么一次农民起义,虽然最终起义失败了,但它从根本上动摇了天主教在德意志的统治地位,促进了整个欧洲的宗教改革,推动了社会的进步。

永利皇宫463 1瓦特泰勒起义
瓦特泰勒农民起义是英格兰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民起义,起义以失败告终,但却成为了中世纪英格兰农奴制开始走向终结的标志。接下来简要介绍一下此战的具体经过。
英国的封建化过程开始于公元7世纪,至11世纪末,英国的封建制度才最后确立起来。在封建制度下,主要的生产资料土地都掌握在以英国国王为首的大小封建领主手中。这些大小封建领主支配着英国封建社会的经济、政治和居民的全部生活。由于封建领主的残酷剥削,英国农民的处境十分悲惨。到14世纪,货币地租在英国农村逐步占了优势。多数农民为了交纳货币地租,不仅受封建领主的剥削,而且还受商人和高利贷者的勒索。货币地租的推行,把英国农村的广大农民推向更加贫困的深渊。
1348~1349年黑死病席卷全国,人口大减,农村凋敝,劳动力缺乏,一时各地工资高涨。封建政府从1349年起多次颁布劳工法令,企图把工资限制在黑死病以前的水平上,以保障封建主利益。另外,长期对法战争,政治腐败,司法弊端丛生,税收不断增加,都给广大城乡劳动人民带来许多苦难。
为了反抗封建剥削压迫,各地农民不断开展拒服劳役、怠工、抗税等多种形式的斗争。以约翰·保尔为代表的穷教士在起义前长期在群众中布道,用原始基督教的平等思想论证农民应当和封建贵族平等。封建主曾数次把他逮捕入狱。他们的宣传活动反映并促进了广大农民的不满和反抗情绪。
1381年5月,埃塞克斯郡和肯特郡的农民抗缴人头税,驱逐并处死官吏。起义波及到赫里福德、剑桥、萨福克、诺福克等25个郡。其中,以圣奥尔本斯规模最大,坚持斗争一个多月。6月初,肯特起义群众占领了达特福德和梅德斯通,推举瓦特·泰勒为领袖。6月10日进抵坎特伯雷,从监狱中救出约翰·保尔。6月12日,肯特和埃塞克斯起义群众十万余人会合于布莱克希思。6月13日,起义群众在伦敦贫民帮助下进入城内。国王理查二世和一些封建主躲入伦敦塔中,起义群众完全控制了局势。他们焚毁封建主宅邸,打开监狱,释放政治犯,焚烧庄园档案等。14日,起义群众和国王于伦敦东北面的迈尔恩德谈判。瓦特·泰勒代表起义群众,要求取消农奴制,大赦起义者,在国内自由贸易,消灭领主对人民的奴役,规定每亩地征收货币地租
4便士。在国王口头答应这些要求后,起义群众冲入伦敦塔,处死坎特伯雷大主教西蒙苏德伯雷和财政大臣海尔斯及其他一些封建主。同日,有一部分起义者,特别是埃塞克斯的起义者在得到国王给予的自由敕书后,受骗散去。6月15日,坚持斗争的起义群众再次和国王谈判于伦敦北面的史密斯菲尔德。他们进一步要求废除一切反动法令,取消领主权,剥夺教会财产在教区人民中分配,取消农奴制等。这些要求具有更激进的反封建性。在谈判中,伦敦市长沃尔沃思和国王的随从发动突然袭击,杀死瓦特·泰勒。随后追杀失去领袖的起义者。约翰·保尔受酷刑而死。起义失败。

  闵采尔为何要领导这场震惊历史的农民大起义呢?这与他个人的苦难家世和他对农民们的深切同情是分不开的。闵采尔出身农民家庭,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被当地伯爵处死了,这使他对贵族统治阶级有着深仇大恨。在学校读书时,他就曾组织秘密团体,反对天主教会,后来又在茨维考城作神父。他生活的那个年代,正值德国的多难之秋。当时,德国境内有七个大诸侯,二百多个中小诸侯以及上千个独立的帝国骑士,天主教会占有全国三分之一的地产,他们都是骑在农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土皇帝。在他们的残酷压迫和奴役下,农民们过着饥寒交迫、牛马不如的生活,毫无生存保障和人身权利,贵族、地主可以象处理财产一样处理农民本人及其妻儿。农民们若稍作反抗,立即就会招致割耳、割鼻、挖眼、断肢、斩首、车裂、火焚、夹火钳、四马分尸等悲惨的下场。

16世纪初,德意志教会的力量横行无忌,他们以出售神职为由,敲诈勒索,贪污受贿,过着奢侈糜烂的生活。他们巧设名目、中饱私囊,聚敛暴行引起了社会的极大的愤慨;而各封建主仗着自己的权势,强占土地,掳掠民财,横行霸道,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和财产逐渐集中到了教会和封建贵族的手中。

  在这样深重的苦难面前,农民们要想过人的生活,唯一的出路就是拿起武器反抗。闵采尔对农民的疾苦有着切肤之感,也能感受到农民胸中翻卷着的怒潮,他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到处宣传自己的革命主张,公开提出:整个世界必须来一个大震荡,一切政权都应交给普通人民,没有压迫、剥削的天堂不是在天上,而是在人间,建立天堂的办法只有一种,即拿起武器推翻一切不正义的事物和残暴的统治者,而不是消极地等待和向上帝乞求。他一面宣传,一面建立了“基督教同盟”组织,广泛吸收城市市民和农民们,在他的大力宣传和鼓动下,农民们开始组成各种秘密团体,积极策划反抗封建贵族和教会的斗争。

穷困的生活和繁重的劳役引起农民的强烈不满和反抗,他们纷纷组织起来,掀起了农民反抗教会与封建主的起义的高潮。

  阿尔萨斯的农民们组成了“鞋会”,在旗上画一只草鞋,表示和穿长靴的贵族对抗。以后,“鞋会”中又发展出一个名叫“穷康拉德”(康拉德是农民常用的名字)的秘密组织。他们不断地策划起义。到了1524年夏,全国性的农民大起义终于爆发了,大约有三分之二的农民们参加了这场大起义,他们组织成一支支声势浩大的队伍,捣毁城堡,杀死恶贯满盈的恶霸领主,占领了许多中小城镇。他们一边冲杀着,一边唱着嘹亮壮伟的战歌:

随着德意志内部矛盾的日益尖锐,燃烧着对宗教势力和封建主怒火的农民,在南部秘密成了“鞋会”,他们以画着一只鞋子的旗帜为会旗,开始了对穿着长靴的贵族的对抗。他们每年都聚集到一起,杀贪官和贵族、砸教堂、均分财产和土地。

  我穷康拉德,我就在这里,在田野,在丛林!

但是每一次都被封建主和教会残酷的镇压了,这更激起了德意志农民对他们的仇视。

  钢盔亮晶晶,盾牌清又净,英雄扫敌人!

托马斯﹒闵采尔是一位下层的神甫,他目睹了教会上层的腐败和坠落,坚决反对教皇的放任自流和奢侈,反对一切的压迫和剥削。他积极传播自己的思想,信徒遍布许多的城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