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劫——笔落流殇(三)

  拿一件衣服,不,拿这条绣外国花的毛毯,

思母

元代:与恭

与恭字行己,号懒禅,上虞人。馀姚九功寺僧。

与恭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唐代·杜甫《江南逢李龟年》

江南逢李龟年

蕙花香也。雪晴池馆如画。春风飞到,宝钗楼上,一片笙箫,琉璃光射。而今灯漫挂。不是暗尘明月,那时元夜。况年来、心懒意怯,羞与蛾儿争耍。
江城人悄初更打。问繁华谁解,再向天公借。剔残红灺。但梦里隐隐,钿车罗帕。吴笺银粉砑。待把旧家风景,写成闲话。笑绿鬟邻女,倚窗犹唱,夕阳西下。——宋代·蒋捷《女冠子·元夕》

女冠子·元夕

香泥垒燕,密叶巢莺,春晦寒浅。花径风柔,著地舞茵红软。斗草烟欺罗袂薄,秋千影落春游倦。醉归来,记宝帐歌慵,锦屏香暖。别来怅、光阴容易,还又酴醿,牡丹开遍。妒恨疏狂,那更柳花迎面。鸿羽难凭芳信短,长安犹近归期远。倚危楼,但镇日、绣帘高卷。——宋代·卢祖皋《倦寻芳·香泥垒燕》

倦寻芳·香泥垒燕

宋代:卢祖皋

香泥垒燕,密叶巢莺,春晦寒浅。花径风柔,著地舞茵红软。斗草烟欺罗袂薄,秋千影落春游倦。醉归来,记宝帐歌慵,锦屏香暖。别来怅、光阴容易,还又酴醿,牡丹开遍。妒恨疏狂,那更柳花迎面。鸿羽难凭芳信短,长安犹近归期远。倚危楼,但镇日、绣帘高卷。20春天,写景,闺怨,怀念

“学……学姐,你怎么了?”我有些不安,舌头似乎也打了个结。

  堵死了它,给闷死了它:

霜殒芦花泪湿衣,白头无复倚柴扉。去年五月黄梅雨,曾典袈裟籴米归。——元代·与恭《思母》

待我气喘吁吁地跑到王子酒楼,却没见什么奇怪的异常。“莫不是耍我的玩笑?”我心想着,见四合的夜色和影影绰绰的行道树,寂静中渗着不安分的恐惧。忽地从酒楼后边的拐角处一身影略过,轮廓有些熟悉。

  这西窗

……

  这不知趣的西窗放进

黑色隐没了獠牙,你永远不知道你的敌人会在何处。

  耶稣死了我们也好睡觉!

“伊茹?!”我惊讶之中竟忘了称呼学姐二字。她似精疲力竭,步履有些蹒跚但仍是咬着牙关挪动着。她见我之后眼神一闪,不知是什么表情,却急声道:“快跑!”一边像是在回望身后如影随形的魔爪。

  他们手指间夹著的雪茄虽则也冒著一卷卷成云彩的烟,

半晌,我静静听着,心里已经如同浇了一瓢滚烫的热油。难道自己竟要与这等人合作?当然,我却仍是保有一丝自己的看法,毕竟两方势不两立,对于敌方的描述有几分真实几分主观,有待商榷。但若羽情真的落在他们手里,那后果不堪设想……

  放进一团捣乱的风片

“是!”黑暗中闪现出几个如同木乃伊般的僵尸脸,将在地上软笑不止的许燕四肢拉开抬了出去,只剩下沿途徜徉的惨笑和娇哼。
“过来。”王哥起身向右侧门走去,手向后摆摆示意,许莺一众只能默默鱼贯跟进。那里面不大,十几来平米的模样,中间矗立一大字型的钢架,钢架上似乎布满各种线路接口机关,而许燕被镣铐锁住手腕、臂弯、脚踝、膝弯,瀑发如柳条丝绦垂落,双目微合像是沉睡着,全身只留有与比基尼无二的遮拦,而所有的痒处彻底裸露在这阴森的空气之中,等待着未知道具的爱抚。

  走大洋海的船的肚子里的机轮更来得复杂,

“啊哈哈……咳!嗬哈……”许莺终于忍不住腋下和腰肢的双重搔痒,但却在这一笑之下强行往前再顶了几分距离,使得许燕暂时地脱离了痒潭,而自己作为交换,则是彻彻底底陷了进去。

  爬上你的胡须,你的衣袖,你的呼吸……

王哥静坐在最上的位置,面色阴沉地像是积攒了半年的乌云,随时可能爆发成灾。下边人皆噤若寒蝉。许莺站立靠左手边的位置,垂着头一言不发。其他人都是着黑色夜行服,亦是不敢发出半分声响。

  一条条直的斜的羼躺在我的床上;

我快步跑过去扶住她近乎软瘫的身子,猛然间想起许久前,王哥与我说的那件红色小屋。也来不及多想,道:“学姐我背

  还有那些比柱石更重实的大人们,他们也有他们的盘算;

————这里还是上帝视角描述————————

  在清浅的水滩上引诱水波的荡意!

许莺面色惨白,倔强的面容上阴晴不定,但是看着痒刑架上奄奄一息的许燕,心如刀绞。她抿着嘴成一条缝,手指甲扣进掌心。

  还有弄堂里的人声比狗叫更显得松脆。

“这儿……嗯,对。咿呀……你别碰我胳肢窝,怪痒痒的。”这伤口说也奇怪,竟然划至了侧胸附近,好在入肉不深,但是在包扎之时为了避嫌,我只能尽量往上挨着,可上边是腋窝禁区,不小心触着伊茹便浑身一激灵,像是被呵痒一番。这样磕磕碰碰,本是一妙龄女郎浅浅娇笑萦绕耳畔,不时香息缕缕沁人心脾,我再怎么淡定也无法完全捺住心猿,只得面红耳赤但强自镇定,将这伤口稳稳包扎了起来。
而在同侧腰腹之上有些淤青,她也无法自行搽涂,也得由我代劳。想想这万般风情的画面,在幽幽的灯火下,一截宛若天雕的玉脂蛮腰裸露在眼前,人鱼线勾勒出曼妙的曲线——而我要正襟危坐为其搽药水。更要命的是,每当棉签蘸着黏湿的药水在这腰腹之上划过,它总是不安分地想扭开来去又生生止住,加之从上边嗯哼出的受痒的忍笑,简直……

  谢谢天,这是烟土披里纯来到的刹那间

“看看你妹妹的功绩!”王哥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寒气森森。投影仪刷得亮起,只见一道矫健的身影绕过重重防护,将看守的警戒人员三下五除二打翻在地,随后进入到机密档案室。几分钟之后,警报大作,画面一切进入里边。只见一显示屏上不停地跳动1和0的字符,许燕本是与一精瘦男子对峙,但那男子手中一搓,许燕便如遭电殛般滚翻在地缩成一团,隐隐约约还能分辨几句嗬呵的娇哼。怕是身上那搔痒的机器又施为起来,痒得她三魂出窍再没有半分招架之力。但是精瘦男子脸上没有半分轻松,手指在屏幕前的键盘一堆敲打,堪堪强行打断屏幕上的运行,但是看他阴鸷的面容狠狠地看向许燕,也知这次怕是被许燕给了要致命的一击。阴鸷男子冷声道:“来人,把她架那痒刑架上。有玩意刚刚研制出来,正愁没人实验一番,哼哼……我倒看你这启真堂里面训练出的女特工能架住第几档的功率。”

  你看那市场上的盘算,比那矗著大烟筒

许莺原本凶悍的气势瞬间软若无骨,也在这腋下滔天的无法
抑制的痒中理解为何许燕会如此大的反应。但是来不及细想,腋下的魔爪已经来回搓动了两个来回,将许莺肺泡里残存的气用最粗暴的笑的方式挤出来。

  香炉里的烟,远山上的雾,人的贪嗔和心机:

我像是一边折磨一边享受地完成了这项浩大的工程,只觉身心俱疲冷汗直冒。终于熬到了结束,想来我俩面色恐怕都不输熟透的番茄了。

  放进下面走道上洗被单

“等下细说。”伊茹缓缓闭上眼,睫毛如敷在眼睑之上,像是一层脆弱的铠甲。
我手忙脚乱地去寻止血的药物绷带。但这时那薄薄的纸膜忽然毫无征兆地闯进了脑海,如一颗暴烈的炸弹,震得我拿住白纱布的手僵立,双耳轰鸣。一瞬间,王哥、许莺、伊茹、羽情、吴馨、林悠以及那几个猥琐汉子的面容在眼前恰似放映电影,一帧帧迅速而清晰。我想起之前那个梦,羽情绝望的眼神让我不由得抓紧手,掐出几道红痕。

  学一只卖弄风骚的大龙虾,

许燕如同被捆绑在刑架上的鱼肉,而这群黑衣人皆为刀俎,每一把挠痒工具都是剜肉的刀。说成痒刑的凌迟也不为过。

  三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只能装作一切一无所知的模样。

  像春雨的细脚揣软了道上的春泥。

许燕满面惶恐,却只能目睹许莺被呵痒倒地,而那群黑衣人带着特制的工具逼近。首先,却是一女子手握沾湿的毛巾,在许燕晶莹诱人的胴体上轻轻搽拭,似要掸去落在娇躯上的细微尘埃。但这毛巾在腋窝里边用力擦除时,许燕银牙咬着丰满的嘴唇,鼻息微微粗了些许。那毛巾如游龙戏凤般将许燕整个裸露的曼妙身躯抚遍,残留下更敏锐的感知和瑟瑟发抖的恐惧。其余几人也各就其位,似乎在等一声命下,则化狂风过境,痒得许燕生不如死。
当然,简单粗暴的呵痒只是些初级阶段的把戏,作为tk组织的惩罚手段,若只是如此,则显得太过不上台面。几人使了个眼色,首先上前的竟然什么器物也没见着,单纯是一双粗粝的大手,上边雕刻下岁月的重活痕迹。这手自小臂开始,半捏半揉,像按摩店里边舒活筋骨的老师傅的前戏,舒缓手臂的僵硬、活络血脉。顺着这纤纤玉臂一路按摩拿捏,许燕只觉一种酥酥麻麻痒痒的舒适之感,似要坠入永乐极地。随后那人在香肩之上按拿起来,力道轻重恰如其分,认穴定位亦是有十几年的功力火候,这按揉之下,如一股暖流自颈部散入四肢,从脊椎漫向全身的神经,令人享受地几乎要呻吟出来。许燕生生憋住这令人害臊的娇喘,但这欲唤而不得的矛盾,则是对其意志的第一层摧残。许燕羞红脸,但却无法压抑住面上享受沉醉的表情。
第二个人是个半老徐娘,扎着马尾也是赤手空拳。若说上一个人是让许燕褪尽防备,她则是激发起痒欲。一般而言,痒其实与性有着某些微妙的关联,也正是这常常导致一些误解之类。但女人对女人的了解程度,比起男人是精细得多。作为一个饱历风尘四十多岁的女人,对于女性的生理心理、弱点软穴更是了如指掌。直接的呵痒,比起激发性欲而不得、却被挠痒缠住所带来的快感,更是天差地别。她稍微屈膝,双手捏在许燕被药水侵染更加细腻敏感的纤腰两侧,而口中先吹出温热的气体,喷吐在许燕傲人的玉峰之上,化作轻抚山峦的撩人暖风。这本不算什么,但肌肤经过特制药水搽拭后,便无限放大了感知。这吐息化作纤手在酥胸上无微不至地爱抚挑逗,凝作一层叠一层的刺激。当然腰肢上的双手亦不能不配合,但与平日胳肢腰腹痒处迥异,只是拇指食指捏作喇叭状上下游弋,以指上含蓄的劲力划过触痒不禁的曼体,随后两手像是画太极,一手于后背勾勒,一手在肚脐游走,描出一圈圈痒痕。
“唔……”许燕鼻息渐渐紊乱粗重起来,腰上爬延的骚扰起了作用,这微微的痒感和轻抚的呵护搅和一起,惹出心里燎起些欲火,而浑身被镣铐锁住,只能稍稍扭摆纤腰,但对这蚀骨的触感却没有半分抵御能力,娇哼声从咽喉涌出。
这却不是终点。这四十来岁的大婶见火候差不多,一手仍是滞留腰腹肚脐等软嫩敏感之处划着圈圈,另一手却向下体发动冲击,之间五指灵动如飞,顺大腿根部挑那腿中私密之处,似按似揉如捏如点,或拇指食指由开聚拢,或移至贴身羞裤正前按捏下去,如凤双飞似龙点睛,游走在那不可描述的美妙方寸之间,只逗得许燕玉腿蜷曲欲夹、娇躯挺歇不已,原本有些喘的气息更是乱做一团糟,面泛潮红体冒香汗。“嗯呵……不……不要碰……嗬呵呵……”许燕有些艰难地吐字,恰似有些神智不太清明。

  再有从上帝的创造里单独创造出来曾向农商部呈请

“对了,这大半夜的你怎么会在校门口那?”伊茹问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