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463:第一章 澶渊之盟

辽朝欺侮宋朝无能,多次进犯边境。到宋太宗的儿子宋真宗赵恒即位后,有人向宋真宗推荐寇准担任宰相,说寇准忠于国家,办事有决断。

宋太宗两度进军幽州失败后,完全丧失了继续对辽用兵的勇气。他曾对大臣发表议论道:“国家若无内患,必有外忧,若无外忧,必有内患。外忧不过是边事,
可以预先防备。只是奸邪难以觉察,若为内患,深为可怕。帝王当用心于此。”太宗按“内外相制”的原则,在京城周围屯驻数十万甲兵,以防“内患”;而在边境
对辽则实行消极防御。这便是“守内虚外”政策。
太宗死后,即位的宋真宗继续推行“守内虚外”的政策,对辽完全采取守势。辽统治者看到在边境上的力量日渐削弱,遂加强了对宋的军事攻势。
宋咸平二年至咸平六年间,辽对宋发动了三次较大规模的试探性进攻。宋军将领在战斗中表现出的无能,使辽认为宋软弱可欺。于是,辽统治者决定对宋发动一次大规模的入侵行动。
辽统和二十二年(宋景德元年,1004年)闰九月,辽朝萧太后、辽圣宗亲率二十万大军南下,越过许多州县,直向黄河挺进,大有兵临开封之势。
告急文书雪片似的飞向京城,宋朝举国上下为之震骇。宋真宗慌忙召集群臣,商量对策。
参知政事王钦若和佥署枢密院事陈尧叟都主张迁都逃跑。王钦若是江南人,主张迁都金陵;陈尧叟是四川人,主张直去成都。真宗左右为难,就召见新任宰相,征求他的意见。
寇准是坚决的主战派。他看了看两边的王钦若和陈尧叟,心中便有了数,严厉地说:“谁主张迁都逃跑?应该先斩了这些人,然后北伐。”他分析道,真宗御驾亲
征是上策;若出奇兵骚扰辽军,宋军坚守,使辽军长期不得进展而疲劳涣散,也是获胜之策。但如果弃都南下,跑到江南、川蜀去,必会使人心溃散,敌人长驱直
入,宋朝的江山恐怕就难保了。
宋真宗虽惧怕同辽作战,但听到寇准言明利害关系,也不得不思考再三,最终接受了寇准的建议,放弃了弃都南下的主张。
十一月,宋真宗终于鼓起勇气,决定率军亲征,向河北进发,由寇准随同指挥。
适值初冬,天气严寒,朔风凛冽。有部下给真宗拿出锦帽貂裘,真宗以与将士同受苦寒为由加以拒绝。宋军将士闻知后都非常感动,顿时勇气倍增,士气大涨。
但在宋军大队人马到达韦城时,又有人趁寇准不在,向真宗建议暂时退兵,往幸金陵。真宗本来就不很坚决,经这么一劝,又看到强敌就在附
近,不禁又想退却了。寇准得知这个情况后,激动地对宋真宗说:“主张南逃的人如此懦弱无知,陛下怎能受他们左右呢?如今敌兵迫近,人心惶惶。陛下只能进一
尺,不能退一寸了。河北的军队日夜盼望圣驾到来,士气会因此百倍增长;如果回辇数步,则令万失望,军心势必瓦解。敌人乘势进攻,到那时恐怕想要到金陵都不
可得而至了。”
寇准苦口婆心,还是未能使宋真宗去掉畏敌情绪。真宗沉吟片刻,答道:“卿所言亦是,容朕细思!”寇准看到真宗推委搪塞,只得怏怏而出。
寇准出了行宫正好碰到殿前都指挥使高琼,就对他问道:“太尉受国厚恩,今天何以报国?”高琼毫不含糊地回答:“我本一介武夫,情愿以一死报国。”
寇准上前拉住高琼的手,又带他一同返身入见宋真宗。寇准重申只能进不可退的主张,厉声说道:“陛下若不信我的话,请问问高琼便是了。”
高琼随即下跪,说:“宰相说得对。随军将士的家眷都在汴京,必不肯弃京南行,愿陛下速幸澶州,有臣等拼死力战,辽军并不难破。”
在寇准、高琼和将士的敦促下,宋真宗才下令离开韦城,向澶州进发。
澶州跨河分为南、北二城。十一月二十四日,辽兵抵达澶州北城,对澶州形成三面围攻。辽军先锋统军萧挞览带领数骑视察地形,不料中了宋军的伏弩,伤重死去。辽军先锋一死,士气顿受大挫。萧太后只得下令稍向后退,解除了对澶州的包围。
二十六日,宋真宗率军到达澶州南城。此时辽将萧挞览阵亡、辽军后撤的消息还没有传过来,在要不要请真宗过河的问题上,群臣又发生争执。许多人认为辽军势盛,宋真宗不能过河;寇准与高琼等人则坚持要求宋真宗过河,以安定人心,鼓舞前线将士的士气。
高琼恳切地对真宗说:“陛下若不过河,河北百姓人心益危,哪儿还有取胜之机呢?”
站在一旁的佥署枢密院事冯拯闻听后,斥责高琼说话不顾分寸,想给高琼浇浇冷水,同时讨宋真宗的欢心。高琼转身愤慨地对冯拯说:“你以文赋升到两府高位,今天到了这种情势还指责我高琼无礼。那你为何不赋诗一首来退敌呢?”一席话把冯拯说得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高琼不等宋真宗表态,就指挥卫士推动真宗的辇车,继续前行。不多时,车驾到了河岸边,对面便是连接澶州南、北两城的浮桥。宋真宗又犹豫起来,叫把车子停
下。高琼见此情景,急忙过来用木条抽打车夫的背,说:“还不快快走!今天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可犹豫的!”硬让把真宗的辇车推上了浮桥。宋真宗无可
奈何,只好下令起驾过河。
宋真宗虽然勉强过得河来,但他的到来却给了守城将士们一个莫大的鼓舞。他们一见皇帝亲临督战,顿时士气高涨,欢声雷动。“万岁”呼声响彻数十里。不少人喜极而泣,纷纷决心为守城誓死力战。
士气低落的辽兵,听到宋真宗亲临前线的消息后,军心更加动摇。在这种情况下,萧太后明白,要想在澶州城下打败宋军是不可能的了。她又顾虑辽军此次南下乃
孤军深入,沿途许多州县由宋军把守,后路随时有被切断的危险,因此不愿在澶州与宋军相持太久,遂决定同宋朝议和。她以左飞龙使韩杞为代表与宋谈判,并非常
策略地提出要宋朝“归还”关南之地,作为议和的条件。
宋真宗听说辽朝提出议和,正中下怀。他本来就没有与辽作战的信心,在离开汴京前
就派了殿直曹利用为门祗侯,假崇仪副使北上同辽朝进行调解斡旋。但听说辽提出“归地”,宋真宗不禁面露难色,说:“这是祖宗留下来的基业,我怎么能够丢掉
呢?如果每年给些金帛,解决解决困难,好在我们家大业大,倒也无妨。”
正在双方使臣往来、讨价还价之际,天上忽然发生日食,宋真宗大为惊恐。司天官员连忙向他解释说,日食并非凶兆,主两国和解,他这才惧色稍释。
萧太后、辽圣宗对于得不到关南之地,作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称“若不遂所图,则本国负愧多矣”,但“南北通和,实为美事”,为了两国的共同利益,宋朝必须立誓,不在缘边开移河道,广浚壕堑,对辽采取军事行动,在辽退兵之时,不得袭其归师,并需岁赂金帛以助军旅。
曹利用从辽营归来,告知宋真宗辽朝议和的条件改为索要金帛财赀。宋真宗听了如释重负,说:“汉代曾有赠玉帛与匈奴修好的先例。朕亦应效法前人,为社稷着想,输些财赀在所不惜。”
宋真宗又召寇准商议,寇准上奏说:“陛下若要为长久考虑,就要借此机会使辽向大宋称臣,及献还幽、燕等地。这样才能确保百年无事。否则数年后,他心必
生,辽人又要来扰境了。”宋真宗听后颇为不快,说:“如卿所言,那这仗非打不可了?但你能料定谁胜谁负么?就算我们胜了,也须伤亡若干兵民,朕实在于心不
忍。况且数十年后,自然会有能御辽的人。眼下答应与辽讲和,总能使边境如故,不妨就此了事了吧。”不等寇准答话,便又吩咐曹利用说:“如若迫不得已,就是
每年百万财赀,也可以答应。”
寇准见宋真宗执意议和,也没有了办法,但他又不甘心让辽朝得到太多的利益,就私下里对曹利用说:“虽有敕旨,但你答应的数目若超过三十万,回来我定要你的脑袋!”曹利用吓得直伸舌头,连连称是。
曹利用到了辽营,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定下来宋朝每年给辽朝银绢三十万。
曹利用回澶州向真宗复命,真宗正在用餐,急于知道谈判的结果,就叫太监出来向曹利用问明情况。曹利用认为这是机密大事,不便明说。真宗再次派人问他:“你先说个大概数目。”曹利用伸出三个指头,做了个手势。
太监回禀宋真宗,真宗以为曹利用答应的数目是三百万,不禁有些心痛。但是转念一想,三百万能换来边境无事,也就宽下心来。
宋真宗吃完饭,便召见曹利用详细汇报情况。当他最终弄明白赔款数目是三十万时,喜不自禁,认为讨了个大便宜,直夸曹利用能干,会办事。
是年十二月,宋、辽双方正式达成和议:宋、辽结为兄弟之国,辽圣宗称宋真宗为兄;宋朝每年向辽交纳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称作“岁币”。因澶州郡名澶渊,所以历史上把澶州城下达成的这个休战协议,叫作“澶渊之盟”。
“澶渊之盟”订立后,辽军得以从险境中脱身,而且还得到了战场上本来得不到的东西。宋朝却在军事上占有优势的情况下,由于宋真宗的坚持,委身求和,不败而败。宋朝统治者推行“守内虚外”的政策,最终推出了“澶渊之盟”这么个结果。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宋真宗是太宗赵光义的第三个儿子,他小时候就生得仪表非凡,在与玩耍的时候,爱排兵布阵指挥“战斗”,并自称“元师”。太祖很喜欢这位侄子,把
他养育在皇宫之中。真宗五、六岁时,一次去万岁殿玩,他装做大人的样子,大模大样地走上台阶,直接朝龙榻走去,像模像样地端坐在上面。太祖刚上朝,看见自
己的这个小侄子正坐在自己的宝座上,还装得有模有样,就笑着问他:“皇帝好当吗?”小孩子眨了眨眼,回答道:“作皇帝全由天命”。太祖很是惊奇,当着群臣
的面对他赞赏有加。
宋真宗即位后,大行封赏,追复被父亲贬死的皇叔赵廷美的秦王爵位,追赠堂兄赵德昭为太傅,追赠小堂兄赵德芳为太保。由此可见,真宗的为人比起他的父亲太宗要仁恕得多。
但这位少时聪颍,继位后也极为勤政的皇帝却是一个非常胆小的人。他刚坐上皇位没有多久,辽军就大举侵入宋境。好在这次辽国见好就收,大肆抢掠之后就退了
回去。第二年,辽军再次来犯,又一次被宋军击退。面对辽国咄咄逼人的气势,宋真宗有些束手无策。这时,有人向他举荐,真宗说:“知道这个人的才能,只
是他过于刚强,太好耍脾气。”这位大臣说:“现在辽国屡屡犯边,正需要寇准这样刚正不阿,忘身殉国的人才,他来之后必定能解现在朝廷之危。”于是,真宗拜
寇准为宰相。
此时,辽国国主为辽圣宗耶律隆绪,但由母亲萧太后摄政。萧太后胆识过人,韬略不让须眉,在她的治理下,辽国国力大增。
景德元年闰九月,萧太后和辽圣宗再度率军攻宋,辽军声势浩大,号称有二十万人。辽军此次进攻采取了避实就虚的策略,绕过许多宋军坚守的州
县,直扑到黄河边的澶州。河北的大片领土已经陷入辽军之手,与澶州一河之隔的都城开封也暴露在辽军的威胁之下。
前线宋
军的告急文书一天之内就发来了五次,北廷上下慌作一团。唯独刚刚走马上任的宰相寇准还是像往常一样平静,他还特意把告急文书扣留下来,不让宋真宗知
道。宋真宗听到风声后向寇准询问,寇准才把一堆急报都拿出来,摊在真宗眼前。宋真宗一见这么多急报,也是慌了手脚,急急忙忙地问道:“寇爱卿你看这可怎么
办才好?”寇准仍是不慌不忙,他回答道:“陛下是想尽快解决这件事,还是想慢慢地来?”宋真宗当然是想尽快使辽兵退去,寇准趁势说:“只要陛下亲征,不出
五天时间,辽军即可退去。”
在对辽国的战争中,宋太宗高粱河惨败一直是宋朝君臣挥之不去的阴影。况且,自古以来,皇帝御驾亲征都非同
小可,宋真宗不像太祖和太宗皇帝,他几乎长在深宫,几乎没有打过仗,况且他又是个胆小软弱的人,听了寇准的话,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御驾亲征。他面带难色,
站起来就要回内宫。寇准连忙上前拦住,力劝宋真宗不要动摇,真宗才勉强同意第二天朝议亲征一事。
第二天,朝堂上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参
知政事王钦若等人不但不主张真宗亲征,甚至还力劝真宗迁都金陵或成都。王钦若的职务相当于副宰相,看到这样的人族群逃跑,寇准大怒,他当着王钦若等人的面
就说:“谁为陛下出这样的馊主意,就可以斩下他的头来祭旗,然后发兵北伐。”王钦若等人听了这话,全都脸色煞白,站在一边不再说话,真宗则低头不语。寇准
放缓了语气:“现在敌军孤军深入,已是强弩之末,而我军力量尚强,只要皇上御驾亲征,鼓舞士气,派奇兵袭入扰敌后,必定能够大获全胜。如果陛下此时放弃都
城,必将使全国人心涣散,到那时,恐怕天下也不能保得住了。”寇准的意见得到了宰相毕士安和武将高琼、杨延昭等人的支持,真宗内心虽然很不情愿,但这时形
势逼人,朝堂上主张亲征的一派占了上风,真宗迫不得已,勉强同意亲征。
此时,辽军的气势非常旺盛,辽国萧太后不顾年过半百,依然戎装
上阵,亲自擂鼓助威。当宋真宗的车驾到达澶州时,辽大军已经抵达澶州北城。宋时黄河还没有改道,澶州被黄河拦腰分成南城和北城。宋真宗远远地看见黄河对岸
烟尘滚滚,知道战事非常激烈,心中胆怯,不敢过河,就把大军倍驻扎在了澶州南城。寇准认为澶州北城的将士们正在浴血奋战,如果皇帝能够亲临,必将极大地鼓
舞士气,所以力请宋真宗渡河。但宋真宗却很不情愿,不过公然拒绝宰相的提议也就表示自己怕死,所以他只是默不作声。寇准又请来武将高琼,和他一起再去见宋
真宗。宋真宗见寇准已走,刚刚缓了口气,谁知没多长时间,寇准又来了,立时头就大了。寇准说:“陛下如果认为我刚才的话不足为信,可以问问高琼。”宋真宗
还没来得不及说话,高琼便说:“寇相公的话很有道理。陛下千万不要再考虑迁都江南,随军将士的父母妻子都在京师,他们怎么可能抛弃家中老小随陛下只身逃往
江南呢。”宋真宗仍然是一言不发。高琼当即命令士兵把宋真宗的车驾转向北城行进。到了黄河渡河口浮桥前,宋真宗又一次停下来。高琼用铁锤击打宋真宗御车辇
夫的后背,迫使宋真宗渡过了黄河。
真宗待在车驾里心惊胆寒,但大宋皇帝的黄龙旗在澶州北城楼出现时,城下宋军与百姓立即齐呼万岁,欢
声雷动,声音传出几十里,宋军因而气势倍增。真宗在澶州北城只是象征性地巡视了一下,仍坚持回到了南城行宫。不过,宰相寇准就此留在北城,负责指挥作战。
真宗回到南城后,仍然是放心不下,好几次派人前往北城探视寇准的举动,发现寇准竟然北城城楼上与喝酒下棋,十分镇定。看寇准如此胸有成竹,宋真宗才算放了
心来,不再像前些天那样恐慌。
此时,辽军孤军深入中原腹地已经很长时间,由于供给线长,粮草难以继。而宋军由于真宗御驾亲征,士气高涨,集中在澶州附近的军民,多达几十万人。局势明显对宋军有利。宋真宗却早在离开京师的时候,就暗中派出了使臣曹利用与辽议和,萧太后这时同样也有了议和之心。
虽然寇准坚决反对议和,但无奈真宗倾心于此,致使宋臣中的议和派占据了上风。这些人联合起来,攻击寇准拥兵自重,甚至说他图谋不轨。最终寇准也被迫放弃了主战的主张。
双方开始在宋朝每年给辽国银绢的数量上讨价还价,曹利用就此请示真宗,真宗说:“如果实在必不得已,一百万可以接受。”曹利用刚从宋真宗的行宫出来,就
被一直守候在门外的寇准拦住。寇准警告曹利用说:“虽然有圣上的旨意,但你如果你去交涉时答应所给银绢超过三十万,回来我一定会砍你的头!”最终,宋辽双
方以三十万银绢订立了和约。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宋真宗说:“听说寇准这个人好强任性,怎么办?”

这个大臣说:“现在辽朝进犯中原,正需要像寇准这样的人来承担大事。”

寇准在宋太宗时期担任过副宰相等重要官职,他的正直敢谏是出了名的。有一次,寇准上朝奏事,触犯了宋太宗。宋太宗听不下去,怒气冲冲站起来想回到内宫去。寇准却拉住太宗的袍子不让走,一定请太宗坐下听完他的话。宋太宗拿他没有办法,后来还称赞他说:“我有寇准,就像唐太宗有魏征一样。”

但是正因为他为人正直,得罪了一些权贵,后来被排挤出朝廷,到地方去做知州。这一回,宋真宗看到边境形势紧急,才接受大臣的推荐,把寇准召回京城。

公元1004年,辽朝萧太后、辽圣宗亲自率领二十万大军南下,前锋已经到了澶州(今河南濮阳,澶音chán)。告急文书像雪片一样飞到朝廷。寇准劝真宗带兵亲征;副宰相王钦若和另一个大臣陈尧叟却暗地里劝真宗逃跑。王钦若是江南人,主张迁都金陵(今江苏南京);陈尧叟是蜀人,劝真宗逃到成都去。

永利皇宫463,宋真宗听了这些意见,犹豫不决,最后召见新任宰相寇准,问他说:“有人劝我迁都金陵,有人劝我迁都成都,你看该怎么办才好?”

寇准一看两边站着的王钦若和陈尧叟,心里早有了数。他声色俱厉地说:“这是谁出的好主意?出这种主意的,应该先斩他们的头!”他认为只要真宗亲自带兵出征,鼓舞士气,一定能打退辽兵;并且说,如果放弃东京南逃,人心动摇,敌人就会乘虚而入,国家就保不住了。

宋真宗听了寇准一番话,也壮了胆,决定亲自率兵出征,由寇准随同指挥。

大队人马刚刚到韦城(今河南滑县东南),听到南下辽军兵势强大,一些随从大臣吓坏了,趁寇准不在的时候,又在真宗身边唠叨,劝真宗暂时退兵,避一避风头。宋真宗本来很不坚决,一听这些意见,动摇起来,又召见寇准。

宋真宗对寇准说:“大家都说往南方跑好,你看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