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下五千年: 西西里之战

  波斯人被赶走以后,希腊人并没有迎来他们梦寐以求的和平。因为在随后的日子里,雅典和斯巴达为争夺霸权,又同室操戈,进行了长达26年的战争,这就是伯罗奔尼撒战争。仔细想想,26年是一个多么漫长的日子,它使冲锋陷阵的战士变为饱经沧桑的老人;使呱呱坠地的婴儿变成伟岸挺拔的青年。在战争中头十年,双方不分胜负。但随后的岁月中,厄运似乎降临到雅典人的头上,一场失败接着一场失败。灾难从西西里之战开始。

图片 1

       
战争的开端并不是从雅典和斯巴达的冲突开始的,而是远在西方的西西里岛。雅典传统友邦塞杰斯塔和伦蒂尼请求雅典地援助,反对塞利农特和叙拉古。叙拉古是西西里岛最强大的城邦,也是个刺头;就是在叙拉古将军赫莫克拉提斯的外交攻势下,西西里城邦把雅典“驱逐”出了西西里岛,第一次西西里远征的雅典将军被罚款和流放。这一次,雅典开始了第二次西西里岛远征。

  公元前416年,西西里岛的雅典盟邦塞盖斯塔与邻国塞利努斯交恶酝酿战争,请求雅典出兵支援,在要不要派兵去西西里岛这个问题上,温和派领袖尼西阿斯和主战派领袖亚西比德在公民大会上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尼西阿斯坚持远征西西里是不必要的,指出了进行远征可能遇到的巨大困难,并且当面揭露了亚西比德的自私目的,要求雅典人“提防这个奢侈浪费的年轻人,不应使他有机会为自己的辉煌而危害国家。”能言善辩的亚西比德针锋相对,自称为国家,对他个人的攻击,他可以不计较。他说:“西西里人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征服他们易如反掌。我们雅典的国力已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不能不计划征服新的地方,取得西西里这片巨大的土地,就有可能取得全希腊的霸权”。结果,在公民大会上,亚西比德的意见竟占了上风。大会决定由尼西阿斯、亚西比德和拉马卡斯三人全权负责远征事宜。

全书目录:世界上下五千年历史

       
和平摇摇欲坠,谁能站稳谁就能击垮对方。雅典可能为了更快让斯巴达极其盟邦屈服,从而想办法加强自己的威望和实力,西西里岛就给了这个机会。雅典的真正目的当然不是单单为了帮助自己的友邦从而增加威望,他们更看中实力地增长。雅典帝国的扩张性一直存在,此时战略的变化让帝国扩张的野心不再含蓄。

  公元前415年夏初,声势浩大的备战工作完成,雅典人集结了一支庞大的军队,计有战舰136艘,重装步兵5100名,1200名轻装步兵和约26000名划桨手。启程那天黎明,雅典和盟军云集派里厄斯港,雅典人倾城出动,为远征的将士送行。这是雅典历史上最壮美、开支最大的一次启航。“每个人都充满了远征的热情。年老一点的人认为他们将征服那些他们将去的地方。年轻一点的人希望看看异地风光和取得迷人的经验。一般民众和士兵盼望自己得到薪金,并因帝国扩大而得到永久性收入。”当尼西阿斯等人最后一批登舰后,随着悠长的号角声,舰队缓缓离开港口,驶往遥远的异国他乡。远征军先在科西拉与盟国支援部队汇合,然后驶抵南意大利。这时发生的两件事使远征军的前途蒙上了一层阴影。一件事是远征军与请示他们出兵的塞盖斯塔联络后,发现塞盖斯塔很穷,根本无力支付远征军费用。这样就使远征军大捞一把的希望落空,出征时的亢奋骤然消失,军心动摇。另一件事就是三统帅之一的亚里比德叛逃到斯巴达。原来在远征军出发的前夜,有人将雅典城内各街口用来指路的赫尔墨斯神像的面部给毁坏了。赫尔墨斯是希腊的神话中的天神宙斯之子,雅典人相信它能庇护道路并维护社会秩序。因此,神像被破坏在雅典城中引起了严重的不安。为追查肇事者,国家鼓励告密,亚西比德被指控参与了此事。他要求在出发之前弄清他究竟与这一案件有无牵连,但他的政敌知道他在军队中有威信,深得士兵爱护,不敢事前打击他,直到舰队出发后才告发他。于是雅典公民大会决议把亚西比德召回受审。亚西比德深知回国后凶多吉少,便在中途逃跑了,先到阿尔哥斯,后转赴斯巴达。他向斯巴达增援叙拉古,围困雅典城。斯巴达人对亚西比德的到来大喜过望,欣然接受了他的建议。亚西比德叛逃后,尼西阿斯仍率舰队继续西进,一到西西里就与叙拉古人展开了激战。由于长途跋涉和尼西阿斯的优柔寡断,雅典远征军几次胜机都没把握住,战争很快陷入持续状态。为打破僵局,公元前414年春,尼西阿斯和拉马卡斯指挥远征军发动强大攻势,先拿下叙拉古城外的制高点埃庇坡莱。然后修筑从陆地包围叙拉古的城墙。在筑墙和反筑墙的激战中,将军拉马卡斯战死,尼西阿斯成为唯一的统帅。他随后又指挥海军进入叙拉古港,基本完成对敌人的水陆合围,只剩下正北部距海边长约一公里多的一个缺口正在施工。

上一章:世界上下五千年历史(40)

       
此前在对和约地履行上,雅典人小心翼翼。但这次他们大胆了起来,因为面对的不是斯巴达,不需要担心破坏和约,而是相对于雅典弱小的叙拉古。雅典帝国的强大让雅典人变得贪婪而愚蠢。

  当叙拉古人见城市几乎被完全围住而惊惶失措时,斯巴达军队在基列布斯率领下抵达西西里,冲过缺口进入叙拉古,与士气大振的叙拉古守军会合,并很快组织部队,进行反攻。通过激战,他们不但粉碎了雅典人彻底包围叙拉古的计划,而且重新夺回了制高点埃庇坡莱,并攻克了要塞普利密昂。与此同时,科林斯的舰队也突破雅典海上封锁进入叙拉古港,与叙拉古海军合兵一处,向雅典舰队发起了猛烈的反击。尼西阿斯见形势逆转,立即收缩兵力,采取守势,并修书一封送往雅典,请求增派援兵。雅典公民大会见信后,立即命名将德谟斯提尼、攸利密顿率73艘战舰和5000名重装步兵以及更多的轻装步兵前往西西里增援,决心把战争进行到底。德谟斯提尼率增援部队到达西西里后,依仗优势兵力,登陆不久,便主动向敌军重新控制的埃庇坡莱高地发起夜间袭击。叙拉古和、斯巴达的联军顽强抵抗、杀死雅典军队2000人,挫败了雅典人的企图。德谟斯提尼这才发觉情势比想象的更坏,尤其是士气低落,官兵都盼着回家。加上军营设在沼泽地带,士兵患病人数日增,再拖下去别说胜利,恐怕连国都回不去了。因此,他向尼西阿斯提议立即退兵。但尼西阿斯害怕承担失败的责任,坚持继续作战。就在这时,斯巴达派出的援兵赶到了西西里,叙拉古也募集了大批援兵,雅典人人数上的优势也丧失了。尼西阿斯闻讯大惊,终于决心尽快撤离。全军将士登上战舰,准备重返家园。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天意,恰在这时,发生了月食。一向谨慎的尼西阿斯立即下令停止行动,召来占卜师占卜,得出卜辞为再等3个9天,即27日后才可移动军队。于是撤军又延误下来,在最需要决断的时刻,尼西阿斯当断不断,把远征军推上了绝路。叙拉古人和斯巴达人并未因月食而停止战斗,他们向雅典人展开了猛烈的进攻。9月3日,海湾内发生激战,76艘叙拉古战舰击败86艘雅典战舰,雅典骁将攸利密顿战死。残舰被迫退回自己的泊地。叙拉古人乘机堵住海湾出口,将雅典海军完全封锁。

下一章:世界上下五千年历史(42)

图片 2

  事情至此,尼西阿斯再也顾不得天意,连夜下令所有军队,除留守人员外,全部上舰与敌人决战。次日,西西里港湾展开了一场前所未见的激战。双方舰只搅在一起,人们歇斯底里地嘶喊,战舰砰砰相撞。每一舰靠拢和冲撞后,双方士兵就把标枪、石头、羽箭没命地砍钉。战斗持续了很长时间,雅典人终于未能在最后一分钟顶住,先垮了下来。尼西阿斯无奈,只得率残部撤离战舰,向内陆退却。


       
前415年3月,雅典公民大会通过讨论,答应了塞杰斯塔的应邀。亚西比德、尼基阿斯、拉马库斯作为60艘战舰的司令官,并给出了“以最有利于雅典的方式处理西西里岛事物”的指令。雅典让亚西比德和尼基阿斯两个政见完全相反的人成为平等的指挥官,同时又发出含糊不清的命令。这些都体现出雅典民主的可笑之处,他们总是把简单的事复杂化,然后搞砸它。

  海战是雅典人的特长,陆战则是斯巴达人的拿手好戏。在叙、斯联军的围追堵截下,雅典人一批批倒下。第6天早晨,联军包围了德谟斯提尼的6000名后卫,迫其投降,然后又追上尼西阿斯,双方主力发生激战,疲惫不堪的雅典人哪里是对手,结果尼西阿斯被俘,雅典军全军覆灭。

波斯人被赶走以后,希腊人并没有迎来他们梦寐以求的和平。

       
亚西比德积极的鼓动战争。尼基阿斯努力说服公民大会取消远征——他一向是和平的代言人,直到后来,我对他的看法稍有不同。尼基阿斯说“西西里岛……若是被叙拉古人控制了,危险性比现在会降低。因为他们自己成为一个帝国之后,就不大可能会攻击一个帝国。”(摘自唐纳德·卡根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尼基阿斯可能想说明,如果叙拉古建立一个以其为领导的西西里帝国,那么就不可能再依附斯巴达。为了稳固帝国,叙拉古需要长时间地经营,而不是马上投入到别的争端中。但是,尼基阿斯没有理解雅典人此时的需求。对于斯巴达实力的增长,他们此时更关心雅典实力的增长。

  战后,叙拉古人和斯巴达人违背诺言,处死了尼西阿斯和德谟斯提尼。被俘的雅典士兵除极少数外,其余都被卖作奴隶。

因为在随后的日子里,雅
典和斯巴达为争夺霸权,又同室操戈,进行了长达26年的战争,这就是伯罗奔尼撒战争。

       
尼基阿斯又想了另一个办法,显然此前的方法失败了。他开始鼓吹叙拉古的实力——强盛、富裕、军力强大,他能有古希腊少有的骑兵。如果雅典要远征,就需要排除更强大的军队。尼基阿斯想通过鼓吹高昂的代价来吓退雅典人。在别人的逼问下,尼基阿斯窘迫地回答——100艘战舰,5000名重步兵和一定的轻步兵。这次有了效果,雅典公民大会通过了尼基阿斯的建议。尼基阿斯肯定震惊了,他没有想到雅典公民大会此时的意见居然如此一致,效率如此高。但尼基阿斯在窘迫之时没有提出索要骑兵,这在后来成为战斗的关键所在。

  西西里之战,雅典丧失了近5万人,国力大损。从此以后,雅典海上同盟开始瓦解,称霸希腊的梦想灰飞烟灭。

仔细想想,26年是一个多么漫长的日子,它使冲锋陷阵的战士变为饱经沧桑的老人;使呱
呱坠地的婴儿变成伟岸挺拔的青年。

     
前415年春,雅典人的军队严阵以待。此时却发生了渎神事件——旅行者保护神赫尔墨斯的神像面部和生殖器被捣毁。这件事在一阵政治恐慌后恢复平静,亚西比德和其他一些政治家受到影响,有被处死的,有逃亡的。不过亚西比德没事。

在战争中头十年,双方不分胜负。但随后的岁月中,厄
运似乎降临到雅典人的头上,一场失败接着一场失败。灾难从西西里之战开始。

       
六月中旬,军队在欢呼声中出发。不过没多久,渎神事件再次发酵,亚西比德被指控并被召回。支持亚西比德的人大多身在远征军中,回去接受审判没有多少人帮助他,那么他极有可能被处死。亚西比德选择了逃亡,他给远征军带了点麻烦,不过不足计较。他对西西里岛局势没有太大影响,不过此后亚西比德地影响会显现出来,并且是巨大的。他来到斯巴达,努力让斯巴达人接受他,鼓励斯巴达援助叙拉古。他最终的目的还是想回到雅典,要么以报复者的姿态、要么以英雄回归。所以他此时就是要向雅典人展示他的实力——雅典失去他是不幸的。

公元前416年,西西里岛的雅典盟邦塞盖斯塔与邻国塞利努斯交恶酝酿战争,请求雅
典出兵支援,在要不要派兵去西西里岛这个问题上,温和派领袖尼西阿斯和主战派领袖亚西
比德在公民大会上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尼西阿斯坚持远征西西里是不必要的,指出了进行远
征可能遇到的巨大困难,并且当面揭露了亚西比德的自私目的,要求雅典人“提防这个奢侈
浪费的年轻人,不应使他有机会为自己的辉煌而危害国家。”

       
雅典舰队到达西西里时,把很多西西里岛城邦都吓着了。这么庞大的舰队,他们有理由认为雅典起来征服他们的。很多盟邦和友邦没有帮助雅典,要么中立,要么仅仅开放市场给他们。

能言善辩的亚西比德针锋相 对,自称为国家,对他个人的攻击,他可以不计较。

     
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雅典军队应该进攻叙拉古,不管攻下与否都能表明雅典的姿态——我们是来把西西里岛从叙拉古的野心下解救出来。但是雅典将军中只有拉马库斯和徳摩斯梯尼这样想。在亚西比德离开后,尼基阿斯实际上成为军队最高指挥官,他的战略更加消极。在之后蹂躏叙拉古土地时,雅典一些轻步兵被叙拉古骑兵杀死。骑兵的作用已经体现了出来。

他说:“西西里人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征服他们易如反掌。我们雅典的国力已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不能不计划征服新的地方,取
得西西里这片巨大的土地,就有可能取得全希腊的霸权”。

图片 3

结果,在公民大会上,亚西比德
的意见竟占了上风。大会决定由尼西阿斯、亚西比德和拉马卡斯三人全权负责远征事宜。

       
在第一次进攻叙拉古时,尼基阿斯利用间谍欺骗叙拉古,成功在叙拉古港口登陆。双方在叙拉古城南部的阿纳普斯河北边摆开军队,叙拉古在此次战斗中败下阵来。不过因为没有雅典没有足够的骑兵,叙拉古士兵在自己骑兵地掩护下大多逃回城内。如果有足够的骑兵,那么远征西西里此时就结束了,可是正因为没有骑兵,这次雅典只是战术胜利。

公元前415年夏初,声势浩大的备战工作完成,雅典人集结了一支庞大的军队,计有
战舰136艘,重装步兵5100名,1200名轻装步兵和约26000名划桨手。

       
叙拉古在赫莫克拉提斯地领导下,改革军队,再加上坚固的城墙的庇护。雅典想要攻破叙拉古,就只能建造壁垒围困叙拉古,直至城内粮食耗尽。

启程
那天黎明,雅典和盟军云集派里厄斯港,雅典人倾城出动,为远征的将士送行。这是雅典历
史上最壮美、开支最大的一次启航。

       
雅典军队迅速占领了叙拉古北部的爱皮波莱高地,在西卡建立环形要塞,以此向南北建造壁垒。并在高地西部建立拉布达隆要塞,作为物资储备地。在建造过程中,叙拉古人也开始在雅典人对面建立壁垒。双方时不时展开小规模争夺,雅典均能打败叙拉古,不过拉马库斯阵亡了。叙拉古在雅典壁垒逐渐完成和自己不断失败的军事行动下,开始讨论投降。

“每个人都充满了远征的热情。年老一点的人认为他们
将征服那些他们将去的地方。年轻一点的人希望看看异地风光和取得迷人的经验。一般民众
和士兵盼望自己得到薪金,并因帝国扩大而得到永久性收入。”

图片 4

当尼西阿斯等人最后一批登
舰后,随着悠长的号角声,舰队缓缓离开港口,驶往遥远的异国他乡。

       
远征军队中还包括其他盟友的士兵,雅典不能忽视阿尔戈斯的诉求。雅典以30艘战舰对拉科尼亚海岸发动攻击,这就算是破坏了和约了。古利普斯和皮森各率斯巴达和科林斯两艘战舰前往西西里,斯巴达在试探西西里局势,但这对叙拉古重拾信心起了很大作用。尤其是古利普斯能在雅典掌握制海权的情况下成功抵达叙拉古,拉拢大批盟友,并获得3000多军队。这太可怕了,尼基阿斯尽然成功让区区几艘船从雅典人眼皮下溜进叙拉古,随后也未能阻止科林斯曾派的11艘战舰。

远征军先在科西拉与
盟国支援部队汇合,然后驶抵南意大利。这时发生的两件事使远征军的前途蒙上了一层阴
影。

       
虽然以上失误简直可怕,但是雅典军队依然强大。但让人难以相信的是,古利普斯既然攻破了拉布达隆,尼基阿斯没有保护好这座物资储存地。随后雅典人在环形要塞北部一段被突破,叙拉古人抓住机会截断雅典向特洛吉鲁斯的壁垒,建造了自己通往拉布达隆的壁垒。至此,环形要塞北段的壁垒建造失败了。不过南段更重要,那里不仅距离叙拉古更近,而且保护者船只,同时距离雅典要塞普利姆米利昂更近。然而一直消极的尼基阿斯疾病缠身更加消极,他放弃了一切政府叙拉古的念头,并把军队带到普利姆米利昂。这里缺乏物资,出去找水和木材的士兵经常被叙拉古骑兵杀死。随后科林斯新增舰队也来了,并带来2000士兵。此时,西西里岛的局势全面转折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