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无痕空余恨

图片 1

                  我的父亲母亲

                                                岫 奕

     
我的父亲,出生于1928年12月6日,去世于2001年12月26日,享年73岁。我的母亲,出生于1930年11月15日,去世于2013年11月3日,享年83岁。父母于1950年结婚,在我父亲去世前一年,走过了他们的金婚。父亲母亲一生平凡,一生勤俭善良!虽然他们于村、于乡,于县、于国家,没有什么丰功伟绩,但于子女来说,父母就是儿女的天,儿女做人的偶像,儿女成长中的依仗,是儿女一生中最感恩的人!

        一、父亲篇

     
父亲是一个勤劳的人!父亲出生于没落的地主家庭。出生以前,家庭就败落了。父亲两岁就没了父亲,六岁也没了母亲,父亲的童年是十分贫苦凄惨的。据说,在他三、四岁的时候,还随抱着小五叔的奶奶由于地主家世的一些问题,去做过县里的大牢。也可能是由于生活所迫,父亲从小就吃苦爱劳!没读过一天书的父亲,就知道劳动!他一生都是通过劳动养家、劳动致富的。劳动了一辈子的父亲,直到晚年,儿女都成家了,家里日子好过了,他还是爱劳动!

       
父亲是一个好丈夫!父亲对母亲的好,那是举不胜举的!夏天忙着干活,冬季农闲时家里的早饭多数都是父亲在做;母亲有时馒头蒸的碱大了,自己生自己的气,父亲就会说“碱大点好吃,我就爱吃碱大点的”;知道母亲爱吃什么,父亲是爱往回买,买回来母亲还责怪父亲乱花钱…… 
在我的印象里,好像总是母亲在指挥父亲,父亲也总是言听计从。母亲身体不好,不大出门。父亲除了挣钱养家,家里赶集上店的事也都是他在打理,但当家做主的永远是母亲!其实父亲就是一个大男人,小事上不和母亲计较,遇到大问题,他的主意也正着呢!这或许就是爱吧!

       
父亲是一个好父亲!作为子女,我们兄弟姐妹六人都很尊敬父亲。别人家都是严父慈母,我们家就是严母慈父。父亲虽然不说我们,但我们几个对他比尊敬母亲还要尊敬!虽然我们也是出生在贫苦的年代,由于父亲勤劳,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也是衣食无忧的。父亲能挣会花,小时候的生活,和街坊四邻比起来,我们也算好过的了。父亲操劳了一辈子,儿女长大结婚了,又开始接济着孙男外女了…… 
父亲对每个子女都关心备至,对我这个“老闺女”更是娇惯。现在有时还想起,刚参加工作没结婚那几年,父亲每天早晨给我做好饭,把自行车推出来打好气,再目送我上班的情形。

     
父亲是一个关爱兄弟手足的人!父亲有一个姐姐三个哥哥和一个弟弟。父亲小时候家里穷,不紧没有家产,还因为生存问题,有了饥荒,那时他家里拉下的帐都是后来父亲还的。在他们兄弟几个中,父亲就是那个忍让吃亏的人!年老的二伯、三伯没子女,也都是我父亲给他们养的老,送的终。我大姑爱说,吃亏是福!父亲安度晚年,有我们六个子女孝顺,也算是福吧!

       
父亲是一个善良的人!如果说父亲对家人的好是因为爱心,那父亲对陌生人的好就是善良了。善良的父亲总是爱热心助人,帮穷济困。记得一个冬季大雪纷飞的早晨,父亲去门口的柴垛上抱柴火,准备帮着我母亲做早饭。看到柴垛边睡着一个快冻僵的老人。父亲我马上把那个老人叫醒,领到家里的门洞下面,给他找了两件旧棉衣穿上。母亲做好饭后,父亲又让他吃了热乎饭再走。那或许是一个有精神病的老人,至今我都记得,从我家吃了饭走的时侯,那老人一边走还一边嘟嘟囊囊的样子。还有一件事情是,上了年岁的父亲在邮局工地看门打工的时候,一个小伙子和他述说,自己是四川的,来这里打工,钱没挣着,把路费也丢了。父亲给了他50块钱,小伙子千恩万谢的走了!别人说那小伙子可能是个骗子,父亲说,骗就骗吧!万一是真的呢?出门在外的人都挺不容易!

       
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个在女儿心目中近乎完美的男人!父亲是我的偶像,是我成长中的依靠,是我这一生中最尊敬的人!

        二、母亲篇

       
母亲是一个节俭的人!母亲出生于的不太富裕的小商人家庭。母亲的父亲,是个从本地倒腾些土特产或带到北京,或带到关外,再把些洋布、洋火、白糖、食盐等带回本地的小商人。在母亲的记忆里,姥爷是个吝啬的人。或许是因为买卖难做,奸商们都把钱看的比命还重。所以,在姥爷的家教下,母亲也是一个节俭的人。也可能是由于那时确实物质贫乏,母亲的治家格言就是“省吃俭用、”“能省则省”。就是吃苦爱劳一辈子的父亲也说,若没有母亲的勤俭持家,他再能劳动,也不会把光景过好,养活一大家子人。节省了一辈子的母亲,直到晚年,儿女都成家了,家里日子好过了,她还是舍不得这,舍不得那。直到去世,母亲的柜子里有好多儿女给她买的新内衣、新秋衣秋裤。她活着的时候就说,旧的她都还能穿,她穿过、用过的就没人要了。其实,那些都是上年岁穿的,她没穿过、没用过也没人要,后来都送人了。

       
母亲是一个好妻子!母亲对父亲的好,那是事无巨细的!母亲每年都要在农忙的时候,做一锅豆腐,说父亲干重活得补营养;母亲教育我们要尊敬父亲,家里父亲不动筷,家里不开饭;体谅父亲农活重,米饭馒头少了,那就是父亲的,母亲和我们吃粗粮;虽然有时也唠叨父亲,但都是因为父亲在外“人傻”爱干活儿。母亲的唠叨,那或许也是爱吧!

       
母亲是一个好母亲!作为子女,我们兄弟姐妹六人都十分尊敬母亲。母亲除了照顾我们吃饱穿暖,就是严格要求我们了。别人家都是严父慈母,我们家就是严母慈父。不管是学习、生活,还是劳动,母亲都严格要求我们。她把“要求”说成“指教”,她说“人受指教才武艺精”。她指教我们自立自强,指教我们勤俭持家,指教我们要有一颗感恩的心……我很庆幸,我有这样一个母亲,她的指教让子女们成长,让子女们受益终生。

       
母亲是一个知书达理的文化人!我母亲小时候念过村里的学堂,并且文化还不错。若不是那年月人们思想守旧,教员推荐她去县里工作,她就走了。后来又有人联系她,要结伴出去闹革命,母亲把白手巾、水壶都买好了,由于姥爷说,闺女家出门在外,名声不好,不让去,母亲也就没走成。我小时候,家里的对联每年都是母亲写的。现在的记忆里,还有母亲看书的场景。母亲80多岁的时候,还在闲坐时,给孙男外女背上一段百家姓、三字经。后来,我给她买了《百家姓》和《三字经》两本书,母亲爱不释手,每日也小孩子似的、“郑重其事”的读一小会。

     
母亲是一个聪明睿智的人!虽然父亲勤劳能干,但家还是母亲当着。或许父亲觉得母亲比他明白事理,家里大事小情都是母亲说了算。母亲也确实也不容易,把收入不多,人口不少的一大家子过的不愁吃穿,也亏得她会盘算、算计。后来儿子们长大了,又得盘算盖房、娶媳妇,真是操劳了一辈子。我曾和姐姐们感叹说,比心眼,我们姐妹三个加起来,也比不了母亲。

       
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在女儿心目中勤俭持家、知书达理的好女人!虽然母亲相貌一般,但母亲待人接物、处世之道,都是我学习的榜样,是我这一生中最敬佩的人!

        三、父母篇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父母已过世了,留给子女的是永久地思念,深深地痛……

       
龙应台曾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用追……

         
但那渐行渐远的不是风景中的路人,是自己的父亲母亲。瞬间,一切都成了决绝!再也不见了!那是一种怎样刻骨铭心的伤痛?夜半时分,悲从中来,潸然泪下……爸、妈,我想你们了……[流泪]

                                  2018年1月22日

又到了初春时节,柳树渐渐有了绿意。岁月在不经意间又是一个轮回。清明日近,想起婆婆辞世五年多了,公公辞世四年多了,心中便有诸般情绪滋生,很多陈年旧事也渐渐从心底泛起。岁月无痕,留下的只有无尽的叹息和遗憾。

一直想写一篇像样的文字寄给天堂的父亲,却久久未能成行,过几天就是父亲离开一周年的纪念日了,我只能忍着心底的酸痛,揭开尘封的记忆,让心底的思念从心底流进稚嫩的文字中,聊以告慰不知仙居何处的父亲。

婆婆出生于1926年,享年八十岁。在中国历史上这是动荡的八十年。内战、抗战、三反五反,文革,这些她都经历过。婆婆没有文化,不知道这些历史名词。她只知道鬼子来了,要没命的跑,慢一步就会被打死;她还知道有部队乱抓人,她的一个弟弟被抓走了,从此没了音讯,她说,八成是死了。根据我公公的叙述,我们推测那是在抗战之后的国共两党第二次内战,应该是在淮海战役时期,那时我公公也被抓了壮丁,但终于逃了回来。

父亲一生是辛苦的,也是幸福的,晚年衣食无忧,儿孙满堂,在八十六岁高龄时,在病床上躺了三天,在儿女的陪伴下从容的离开了,没受任何的痛苦.村上的老人都说:这就是老年人的福,这点也是我们做儿女聊以自慰的地方。

婆婆记忆中最酸楚的事莫过于带着几个孩子出门要饭了。小姐幼小,自己带着,二姐和大姐一组。有一次,傍晚了,婆婆在约定的地点却怎么也找不到大姐二姐,急得满城去找。幸好,大姐二姐并没出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母女四人终于没有失散。也许时过境迁,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婆婆语气非常平淡,没有丝毫的辛酸。而每次大姐说起那段经历的时候,则充满了酸楚,常常会潸然泪下。当说到二姐眼巴巴的看着人家挑起一根根长长的面条吞咽的时候,她总是又笑又流泪的。也许,不堪回首的往事经过岁月的沉淀,在心中成为了最美的回忆。

父亲一直没和我说过他小时候的事情,我一直很好奇,别的事都和我讲,唯独这个从来不提。后来随着我慢慢长大,从村里的老人断断续续的话语中知道了父亲幼年时撕心裂肺的经历。好像在五六岁时我的爷爷就去世了,奶奶也迫于生计改嫁了,留下了父亲和比他大两三岁的哥哥,弟兄俩相依为命。我不知道两个幼小的生命在那个贫瘠的年代是怎样长大的,没有人愿意提那段伤心的往事,我只听说父亲在十几岁的时候就给人扛活,各种苦活累活都不在话下,也学会了干各种农活的技能,我想这也是他老人家能艰难生存下来的根本吧!

还有一件事,婆婆说起的时候仍然很气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