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出游,我就宅家里躺游吧

贰个白头发的花痴,

书画 | 收藏 | 人文 | 心赏 | 茶道 | 香道 | 养生

桃花庵主(1470年七月二十四日-152四年4月三十日)生于成化陆年四月底四,卒于嘉靖二年107月十二十日,字伯虎,后改字子畏,号逃禅仙吏、逃禅仙吏、桃花庵主、桃花庵主等,北齐乐师、书法家、小说家。

折了一枝海棠花,

永利皇宫 1

二十八岁时进京会试,涉会试泄题案而被革黜,妻子改嫁,终身坎坷。后旅游锦绣乾坤,以卖文鬻画知名天下。
早年随沈启南、周臣学画,宗法李唐、刘松年,融会南北画派,笔墨细秀,布局疏朗,风格秀逸清俊。人物书法大师承元代古板,色彩艳丽清雅,体态精彩,造型正确;亦工工笔山水,笔简意赅,饶有意趣。其花鸟画长于水墨写意,罗曼蒂克秀逸。书法奇峭英俊,取法赵集贤。
诗文上,与祝京兆、文作璧、徐昌国并称“吴中肆才子”。摄影上与白石翁、文衡山、仇实父并称“吴门肆家”,又称“明肆家”。
唐伯虎的作品有《骑驴思归图》、《山路松声图》、《事茗图》、《王蜀宫妓图》、《李端端落籍图》、《秋风纨扇图》、《枯槎鸜鹆图》等描绘创作,藏于世界各大博物馆。

又怕花瓣没到家就掉光了……

此心初无住

永利皇宫 2

老是老眼昏花,

每与物皆禅

永利皇宫,桃花庵主山水画的法门成就,1方面在于打破门户之见,对南北画派、古代院体及元朝提辖山水画兼收并蓄,首要学习了西楚李唐、刘松年的院体画派,兼学宋人笔法严格雄浑、风骨奇峭的作风。同一时候参合马远、夏圭的构图和笔墨技能,并分布地翻阅南宋李成、范宽、郭熙和北魏的黄公望、王蒙(wáng méng )诸大家,一举三反,逐渐产生和煦的品格。画面布局严苛整饬,造型真实鲜活,山势雄峻,石质坚峭,皴法斧劈,笔法劲健,墨色淋漓。另一方面,对本来山川有着切身的观测和真正感受。代表小说有《落霞孤鹜图》、《春山伴侣图》、《虚阁晚凉图》、《及第花茅屋图》等。

干枝梅呀月临花桃花呀都看不清了,

己亥年

唐伯虎人物画写实功力较强,形象正确而风范独具,《明画录》评他的人物画“在钱舜举下,杜柽居士上”。其仕女画大意分为三种,壹种是线条劲细,敷色妍丽,气象高华,出自唐代院体画,如《王蜀宫妓图》。工笔重彩,以“三白法”染仕女面部,非凡宫女的浓施艳抹。衣纹用细劲流畅的铁线描,时装施以浓艳的情调,显得绮罗炫彩。把宫妓们相互装扮,斗绿争绯的姿态刻画得洒脱入微,为桃花庵主仕女画的理想之作。另一种是脱胎自明清院体,笔墨流动爽利.转笔方劲,线条抑扬起伏,由工丽变为简逸。代表小说有《秋风纨扇图》以及《李端端图》等,把宋朝李公麟行云流水描和颜辉折芦描参合使用,画面富有韵律感。

可还想着庄子休南边那枝月临花前几天开了几朵呀?

10月十陆

桃花庵主水墨工笔花鸟,墨韵明净、格调秀逸罗曼蒂克而丰饶真实感。代表作为《枯槎鸲鹆图》,构图用折枝法,枯木枝干由右下方向上盘曲伸展,枯笔浓墨,苍老挺拔。以积墨法画2头栖于枝头的8哥,秃笔点叶,壹两条细藤,数笔野竹。右上角题诗为:“山空寂静人声绝,栖鸟数声春雨馀。”
以书法人画,以写代描,笔力雄强,造型优秀,笔墨疏简精当,行笔挺秀浪漫。《雨竹图》,画面以贰组浓叶为主枝,后出淡叶,再出叶数笔以相对应,叶均向下急趋,一派雨打竹叶之势。
另有《墨梅图》、《风竹图》、《临水芝图》、《月临花图》等。

菜苔开花了,

编排: 云上文化

永利皇宫 3

又想把它烂蒸了吃掉,

开发音乐

唐伯虎诗文以才情大胜。其诗多纪游、题画、感怀之作。早年小说工整妍丽,有6朝骈文气息。泄题案之后,多为伤世之作,不拘成法,大批量利用口语,意境清新,常含傲岸不平之气,情真意挚。著有《逃禅仙吏集》,清人辑有《唐寅全集》。

又想留着看那朵黄艳艳的花,如何做啊?

倾听云上的动静

诗作有《百忍歌》、《上吴天官书》、《江南四季歌》、《桃花庵歌》、《一年歌》、《闲中歌》等600余首。诗聚集有为歌妓而作者,如《花酒》、《寄妓》、《哭妓徐素》、《代妓者和人见寄》、《玉芝为陈建勇人作》等。陈继儒《太平清理电话》记:“唐伯虎有《风骚遁》数千言,皆青楼中游戏语也。”
是书已失传,无感到证。

有办法了

明末大收藏家卞永誉,博物通古,每评画,多有胆识。他在评汉朝范宽的《临流独坐图》时,感到此图“真得山静日长之意”。

除诗文外,桃花庵主也尝作曲,多接纳民歌格局,由于多位置根深蒂固的文艺修养,经历坎坷,见闻广博,对人生、社会的明白较深,雅俗共赏,声名远扬。

……

其一“山静日长之意”包涵着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措施的1篇大文章。他鼓起了“静”在中夏族民共和国画中的地位。

永利皇宫 4

(于是这些白头发花痴画了卧游图册)

黄公望说:“诗要孤,画要静。”这里带有着深远的人生经验。

桃花庵歌

这是白石翁。

永利皇宫 5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三个到老都天真烂漫,

宋 · 范宽 临流独坐图 绢本淡设色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把花花草草山山水水画好了挂起来,

16陆.壹×10陆.三cm 台中紫禁城博物院藏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躺在家里卧游的人……

关于山静日长,历史上曾有激烈的研究,它初叶西魏唐庚的壹首《醉眠》诗。诗那样写道:

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沈启南题诗:

山静似太古,日长如谢节。

企望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苦忆云林子,风骚不可追。

余花犹可醉,好鸟无妨眠。

车尘马足富者事,酒盏乌贼隐士缘。

时时随地一把笔,草树各角落。

世味门常掩,时光簟已便。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壹在天。

沈石田仿倪瓒画,每回画了都有些人讲:又过分了,又过分了。诗中说是云林子风骚不可追,一画倪云林便是2个,天贰个地,完全不像。白石翁性子所在,画倪云林依旧像自个儿,还不忘题画诗中自嘲一下。

梦里频得句,拈笔又忘筌。

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小编何闲。

沈石田题诗:

唐子西并不是1人太有名的小说家,但她那首诗却不行着名,它形容的是书法大师期望超过的境界。

今人笑小编太疯狂,作者笑别人看不穿。

老眼现今已欠华,风骚全与少年差。

永利皇宫 6

丢掉5陵壮士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看书根本模糊去,岂有情怀及及第花。

清 石涛 《山水拾2帧页》

注:图片内容出自互连网

自叹老眼昏花,青春不在,可是更爱那春光与月临花。

西汉罗大经写道:

秋色韫仙骨,淡姿风露中。

“唐子西云:

衣服不胜薄,倚向石阑东。

‘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

1朵越南芝麻开得娇艳,软软得秋风一起就让他不胜其寒。写花就是晚年,生命终归炫丽,未必在春日也如出一辙。

余家深山之中,每春夏之交,

秋已及4月,残声绕细枝。

苍鲜盈阶,落花满径,

因声追尔质,郑重未忘诗。

门无剥啄,松影参差,

蝉是秋之天籁,对生命的炙手可热从不因其短长而论多少,只尽管人命同样令人敬畏。

禽声上下,午睡初足,

眷草平坡雨迹深,徐行斜日入桃林。

旋汲山泉,10松枝,煮苦茗啜之。

童儿放手无束缚,调牧至今已得心。

出步溪边,邂逅园翁溪友,

画牧牛不画牧童,总有那二个无束缚的时光,最是令人忘情。

问桑麻,说粳稻,

花尽春归厌日迟。玉葩撩兴有新栀。

量晴校雨,探节数时,相与剧谈壹饷。

淡香流韵与风宜。

归而倚杖柴门之下,

帘触处、人在酒醒时。

则夕阳在山,紫绿万状,

害怕隔墙知。白头痴老子,折斜枝。

风云万变霎时,恍可人目。

还愁零落不堪持。

牛背笛声,两两来归,

招魂去、一曲小山词。

而月印前溪矣。

四个白头发的花痴,折了一枝木丹花,还怕花瓣没到家就掉光了。小孩子般的纯真,何时都在,不随年龄而散去。

味子西此句,可谓妙绝。

淡墨疏烟处,微踪就像谁。

然此句妙矣,识其妙者盖少。

春梅庵里客,端的是吾师。

彼牵黄臂苍,驰猎于声利之场者,

吴镇便是红绿梅道人,即红绿梅庵里客,顺着淡墨疏烟,白石翁就带笔者到了吴镇的红绿梅庵。

但见衮衮马头尘,

水芙蓉清骨出仙胎,赭天葱轧露开。

一路风尘驹隙影耳,乌知此句之妙哉!”

天亦要妆秋富贵,锦江翻作楚江来。

他在唐子西的诗中识得人生的韵致,体会到新鲜的生命以为,他以温馨的性命来映证此诗境。

水华多金天开放,老天偏要金天有松动的妆容,就好像阳节相似。杜子美诗有“锦江春色来世界,玉垒浮云变古今。”楚江多秋思,“锦江翻作楚江来”是春色一般的秋色,生命一贯都没有须求悲观、懊丧的心思。

永利皇宫 7

弹质圆充饤,蜜津凉沁唇。

黄公望 天池石壁图

金子作服食,天亦寿吴人。

时间是1种认为,阳春日节,太阳暖融融的,大家备感时间流淌也慢了下去。苏和仲有诗谓:

高木东风落叶时,一襟萧爽坐迟迟。

无事此静坐,七日是二日。

闲披秋水未终卷,心与天游什么人得知。

若活七十年,就是百四拾。

在大风吹降低叶的早春,坐在水边读庄子休的《秋水》,秋山下读《秋水》,神游天地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心与天游哪个人得知,沈启南未有留住答案,一幅小景点,却是无穷的空间。

在无争、无斗、淡泊、自然、平和的心怀中,仿佛一切都以静寂的,15日有两天,乃至说话长久的认为都得以出来。正像明代一人作家所说的:

天浆哪个人擘破,群琲露人看。

懒出户庭消永日,

不是无藏韫,平生想怕瞒。

花开花落罔知年。

自然就不曾什么秘密,不是本与世长辞作神秘,看吗看吗,就怕人家不懂作者。

西楚浙江画派书法大师程邃(公元1605-169一年),字穆倩,号垢道人,画山水喜用焦墨干笔,浑沦秀逸,独具匠心。他是有名的篆刻大家,融金石乐趣于美术之中,其画笔墨凝重,于清简中见沉厚。

莽莽毛色半含黄,何独啾啾去母旁。

永利皇宫 8

大廷广众千年万年事,待渠催晓日应长。

明 ? 程邃 山水册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