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下曲 其一原文[张衡古诗]

羽书忽动塞垣开,九万军储括地来。闻说屠耆归命早,凯声已过赫连台。——两汉·张平子《塞下曲
其一》

61

河传

塞下曲 其一

两汉:张衡

张平子,字平子,德昂族,南阳西鄂(今云南新乡市木桥镇)人,笔者国西楚时代伟大的天国学家、化学家、化学家、物管理学家、制图学家、国学家、学者,在金朝官至里正,为小编国天历史学、机械本领、地震学的前进作出了祖祖辈辈的进献。由于他的孝敬卓绝,联合国天文组织曾将太阳系中的1802号小行星命名叫“张平子星”。

张衡

烛烟凉,筝雨歇,帘影熨秋水。一寸横波,人倚画屏背。玉笙吹起春魂,翻阶红药,尽消受、看花情味。和残醉。经年袖粉零啼,香冷合欢被。钿缕双蝉,潘鬓竟憔悴。此情欲说还休,彩云归梦,祗明亮的月、照人无睡。——近今世·张尔田《祝英台近》

祝英台近

微小荒庐围绿水。门外清阴,近水栽桃李。古道不须留姓氏,负薪识是邻家子。笑问邻童曾识汝,曲指北边,著第三家是。一担束刍挑乍起,晚炊烟出茅檐里。——南齐·曹尔堪《蝶恋花
其一 题茜溪斋壁》

蝶恋花 其一 题茜溪斋壁

白璧三献老男人儿,踪迹共沉浮。匆匆神虎分袂,江海几经秋。多少黄金横带,作者辈青衫羸马,散荡足风骚。吾试与君语,富贵定难求。鲁陂侧,锦秋岸,◆湖头。溪山如画,烟波两两钓鱼舟。费劲斜风细雨,消受紫莼红蓼,冷淡尔为俦。努力饮琼浆,身世问沙鸥。——西夏·曹贞吉《水调歌头
喜厚余至都率然有赠》

水调歌头 喜厚余至都率然有赠

清代:曹贞吉

有志无时老汉子儿,踪迹共沉浮。匆匆神虎分袂,江海几经秋。

稍稍黄金横带,小编辈青衫羸马,散荡足风骚。吾试与君语,富贵定难求。

鲁陂侧,锦秋岸,◆湖头。溪山如画,烟波两两钓鱼舟。

麻烦斜风细雨,消受紫莼红蓼,冷淡尔为俦。努力饮琼浆,身世问沙鸥。

1

逶迤烟村,怅朗月清风,与客携壶且醉;

河传·闺思

别离怀抱,系孤篷岸柳,杀鸡为黍相留。

余拟思妇之感,书思之情也。

·
刘一止《喜迁莺》,曾纡《洞仙歌》,辛忠敏《木香祖慢》;吴则礼《减字木王者香》,张炎《念奴娇》,辛忠敏《木王者香慢》

流水、花徙,盼君归。东去行舟不回。柳绵怎堪飞妾思?魂离!月明莺又啼。

62

立看春严月复暖,人叩信、云雨添卿近。好事近?远韵音,梦眠听雪吟。

叹故友难逢,醉倒山翁,后天五湖佳兴;

河传·思归

料荷衣初暖,梦吹旧笛,平原一片丹青。

余学而至赵地,别乡千里。然入军伍,不得外联,为赋。

·
周邦彦《绕佛阁》,周邦彦《齐天乐》,辛忠敏《满庭芳》;张炎《大圣乐》,葛胜仲《瑶台聚八仙》,辛忠敏《临江仙》

吹皱、清瘦,自临舟,无语今朝已游。柳浮欲折惜未求,东流!侬心西地留。

63

月影蝉添音色盛,风雨正、黄落八爪鱼静。恨不平、人且行,水波听唱情。

正碧落尘空,中雪初晴,岩壑一向无主;

渔家傲

任燕留鸥住,壶天长好,清风只在樵渔。

渔家傲·冬季练习来思

·
张炎《摸鱼儿》,张炎《忆旧游》,葛胜仲《水调歌头》;张炎《甘州》,范成大《水龙吟》,张炎《木香祖慢》

萧萧寒风携叶徙,云流隐日飞栏际。停看八十奔中子。心前誓,尽思难负太姥山志。

64

勒石乡心皆未止,浅枕眠榻人难寐。杨柳笛声昔日岁。终却谓:袍泽又是昔年岁。

明亮的月飞来,眼底江山犹在;

蝶恋花

羁怀顿扫,水边楼观首先登场。

蝶恋花·春情

· 张炎《木母》,张炎《声声慢》;张炎《台城路》,张炎《木香祖慢》

晨晓花薄枝蔻闹,荡柳春蝶,戏水随风绕。陂浦青衫悰媕笑。桃夭梅嗅卿年少。

65

潜行幽夜携月照。欲叩窗扉,云过眠梅小。艳叶浅闺笺寄悄,潇湘暮雨春情早。

岸柳何穷,挂一缕相思,燕子几曾归去;

蝶恋花·题仙剑

涯天不断,怕五湖凄冷,游丝尽日低飞。

春季斜携飞絮柳,闹戏初红,岁岁丝丝缕。片片年华堪负许,芳落哪个人知归何地?

·
廖世美《烛影摇红》,周邦彦《看花回》,辛忠敏《如梦令》;吴则礼《减字木香祖》,张炎《还京乐》,辛忠敏《新莲花茎》

千载光阴歌未就,衣绕蓝衫,同度无春数。结发步行居满目,倩颜巧笑第一轻工局顾。

66

蝶恋花·别孟姚

带雨态烟痕,燕子人家,一水闲萦花草;

三月月红春一叹柳,南浦扁舟,又是分离有。莫道二〇一九年花未旧,今朝花放向后看蔻。

傍雅亭幽榭,莺声门径,东风初破丹苞。

红冷绿阴流水瘦,且记蓝桥,共饮欢情酒。不要溟碧哀药后,随风自舞轻衫袖。

·
周邦彦《看花回》,张炎《台城路》,山抹微云君《念奴娇》;张炎《霜叶飞》,吴文英《祝英台近》,秦太虚《满庭芳》

蝶恋花·别孟陈永别孟姚韵

67

南浦木堤涯际柳,风去扁舟,随耳离歌有。折却枝花斜鬓旧,且惜插卷前林蔻。

还叹飘零,忆花底相逢,一掬幽怀难写;

心寄水流思友瘦。应许席石,同饮长亭酒。回首绿竹漪语后,轻音一缕挥衫袖。

正堪游乐,喜秋光清绝,小山旧隐重招。

归去来

·
张炎《甘州》,秦太虚《兰陵王》,张炎《春从天空来》;秦太虚《水龙吟》,秦太虚《碧水芙蓉》,张炎《庆北宫》

归去来·远乡

68

料想春光去,曾同自个儿、与风相叙。从容道是别无可奈何,酒难昏、人不曲。

新晴细履平沙,共约寻芳,开遍南枝未觉;

月随栏凭圆三五,一樽许、色迷愁举。忽闻犬吠三更雨,乡音远、惯欢侣。

池塘遍满春色,应嗟见晚,待邀明月紧靠。

一剪梅

·
秦观《望海潮》,秦观《沁园春》,辛弃疾《瑞鹤仙》;周邦彦《应天长》,葛胜仲《蓦溪山》,辛弃疾《新荷叶》

一剪梅·题闺怨

69

流雪斜阳不尽春。朱户轻推,清色楼新。为欢且上倚栏观,燕子双飞,邻喜归人。

逢花须住,一片野怀幽意,待重寻,竹间棋,尊中酒;

陌里繁花早到津。杨柳相思,独看敲尘。云游暂隐日微朦,回首空廊,角转钗分。

愿春暂留,几度款语深期,还又问,溪上路,柳边亭。

一剪梅•归无

·
张炎《还京乐》,张炎《西施妆慢》,辛忠敏《最高楼》,辛忠敏《鹧鸪天》,辛幼安《满江红》;周邦彦《六丑》,张炎《国香》,辛忠敏《江神子》,辛忠敏《摸鱼儿》,辛忠敏《小重山》

春去寒雨携微愁。枝花点点,落叶游游。无助芳华复登楼,怎风去去,云又飘流?

70

殷殷惨赋独临舟,斜日晚照,新秋依旧。不堪思水却步休。一透衫薄,二逗心头。

玉容销酒,更凭风月相催,空赢得,朝朝暮暮;

一剪梅·寄孟贾

小舫携歌,倍觉园林清润,浑忘了,燕燕莺莺。

玉枕香凉一叶秋。衾暖稍温,窗外鸣啾。雨新黄叶几青垂?海水群飞,水止云流。

·
姜夔《念奴娇》,毛滂《清平乐》,辛弃疾《沁园春》,仇远《齐天乐》;姜夔《凄凉犯》,周邦彦《丁香结》,毛滂《渔家傲》,陈著《庆春泽》

朱户轻推色满楼。画笔蹁跹,人面霞羞。此时踌躇满志无?心泛扁舟,神也离忧。

71

一剪梅·赠崔桐浩初会

开径竹,续岩花,向月地云阶,秀骨青松不老;

春燕衔泥过谢堂,又到河清,玉树遗风。千年不见向南行。低草白羊,且看春光。

著方床,容老子,望鰲山天际,锦囊诗卷长留。

常青飞凰梧上鸣。万里声听,浩起云英。随天往海去瀛东。只饮泉精,栖寝红桐。

·
刘一止《水调歌头》,刘一止《洞仙歌》,辛幼安《西江月》;刘一止《水调歌头》,丘崈《洞仙歌》,辛弃疾《雨中花慢》

临江仙

72

临江仙•雨中观林

忆花底相逢,两地销魂,怅望水沈烟袅;

辛酉年五月于学社,看天雨微朦,望林间宝石蓝,思别离,为赋。

想秦筝照旧,几番弹彻,空怀梦约心期。

一月雨后初霁,碧林戏闹音流。少年不识别时愁,呼朋相告语,何人立忆春秋?

·
秦观《兰陵王》,周邦彦《忆旧游》,苏轼《西江月》;周邦彦《满江红》,葛胜仲《暗香》,周邦彦《红罗袄》

一宴四月行去,梦中青翠什么人偷?旧物新友应同游。不必强填词,闲意自来收。

73

临江仙·闲题

听宿鸟未惊,屋角垂枝,残月尚穿林薄;

云黯不消四分暑,倚栏凭笑风凉。谁知昔日许潇湘?水迢舟自在,烟雨对山飏。

有新诗相忆,梅边吹笛,轻寒细入人怀。

难彻昨宵年少梦,回过头看望断流光。且听《击鼓》奏箫凰。停心观玉珺,江海置周行。

· 刘一止《喜迁莺》,刘一止《喜迁莺》;刘一止《念奴娇》,刘一止《望海潮》

临江仙·游光明山上芦笛岩

74

一水两山岩洞隐,风斜芦荻春棠。潭连川泽转身扬。青峦同下处,阁上使人凉。

一望平林,见乱红惊飞,转眼万花羞落;

洞里仙家应不见,流连外景茫茫。未央造化起琼璋。丹青非画卷,行径却死活。

初怜语燕,正溪山雨过,为问几日新晴。

临江仙·西流

·
王安中《右小桃》,赵子发《洞仙歌》,辛弃疾《瑞鹤仙》;吴则礼《踏莎行》,米友仁《念奴娇》,辛弃疾《念奴娇》

一片萧萧风不语,临窗惊起眠楼。凭轩望远渐思游。小舟江海逝,终归水西流。

75

欲者何来将往去?一贯新旧难休。搅浑世事是春秋。少年知笔者意,偏要水西流。

立苍苔,携竹杖,都付陶诗,留得DongFeng数点;

定风波

掀老瓮,唤鸣瑟,自翻新曲,染教世界都香。

定风浪·小筑听林梦入眠

·
辛幼安《水调歌头》,辛忠敏《鹧鸪天》,张炎《塞翁吟》,辛忠敏《西江月》;辛忠敏《鹧鸪天》,辛幼安《贺新郎》,叶梦得《应天长》,辛忠敏《西江月》

愿思却逝双情

76

小筑听林梦入眠,斜风细雨绕春堂。一片白云拂媚子,稍皱?柔荑轻弄动衫凉。

酒魄还清,小径吹衣,想日暮红绿梅孤瘦;

暮影黄昏春人懒,别旧。秋千无力只凭风。聊赖嗅梅羞煞蕊,颊透。倚床回首道伊侬。

暗香犹好,画楼横笛,更时带明亮的月同来。

定风波·寄丹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