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故事之就像大米恨老鼠

大四的时候,偶是收到童小格的第九封情书才答应让他过试用期的,所以没事他就摇头兴叹旧事重提:想来鄙人风流倜傥才子一名,何以掳来如此野蛮女友呢?
我斜睨他一眼,仰天长叹:想来本MM风姿绰约绝代芳华,无谓屈就一落魄文人青灯一盏粗茶淡饭,幸好那堆小太子的卡片还在包包,一会找找看,看约哪个帅哥看加菲猫好呢?
他一个激灵跳起来,翻开我的包包辣手摧花,发现不下十张的精美卡片,慌不择路地从沙发直接滚爬下来榻榻米:咱老人家不是回首往事一时感叹吗?那加菲猫嘛!咱们买一个大大的放家里,任由你打骂不怒,啊,不,你抱着它打骂我,打不还手,骂,还不还口!
不是想跟他吵的,就是吵了一顿,吵了就哭了,一大早眼红红肿肿的,不知道是跟兔子还是熊猫做了亲戚。看看,阳光晒到棉被上了,他似乎醒了,见我怎么都不肯说话,只得转过去瞟着天花板。看到他眼里的深深歉意,我的火气其实也降温不少了。
今天是星期天,本来就说好要一起到郊外玩,看他突然忽地跳起来,毛毛躁躁地收拾登山装备,一直磨磨蹭蹭的准备出去的模样。嗬!什么装扮!乱糟糟的头发连个帽子都没有,没袖子的运动褂子,沙滩短裤子还光着脚丫,我顿时气坏:带上蚊怕水,不要回来又一身红疙瘩!带帽子,阳光都能刮皮了!还有鞋子!还有……
他笑嘻嘻地扔掉东西飞快地转过头说:“还有最重要的那件东西没带呢。”我没好气的叫什么重要东西关我什么事!他一把搂住我,就是你啊!“童小格,我对你登山不起什么作用!”我又恼又喜。“我们去钓鱼,不去爬山了!”他霸道地吻我一脸口水,边收拾鱼竿小水桶边说:“傻瓜,这叫装蒜钓美人鱼,你懂不懂?””你居然叫本小姐吃蒜头!“我一粉拳擂过去,哼哼。
没事闲逛,经过内衣店,琳琅满目,精致可人的小杂物吸引所有小女子的眼球。店面是步行街的店,人多的是,女人更是占了几个大棚的鸭子一样拥挤,评头品足,或简单或诱惑,或优雅或鲜艳,如同店里的女人,娇美如花,各不相让,那是属于女人的一角风景。
我一派野蛮风范连拉带推把他扯进去,很惹眼的配搭,他看着一圈女孩子的目光“擦”地看过来,红透了耳朵,眼睛一直一直瞪着天花板的小灯饰看。我偷笑,不管不顾,一脸幸福地一直问:“这件好吗?这个你喜不喜欢?”一件件性感美丽的内衣风飘般在小男人眼皮底下展现,他咿咿呀呀的应着,好啊,好啊,你喜欢咯。眼睛瞪得更圆,恨不得要跟天花板接吻的样子,笑死。
“昨晚又栽了几张人民币?”醉到第二天晚上才醒过来,我扯着他的左边耳朵一边怒气冲天地审问。
“两,两张。”他抱着一丝侥幸,努力眨巴眨巴着眼睛表示狗狗般的忠诚。
“我说你就是笨嘛!猪朋狗友一大箩,每次出去先被人灌两杯就倒了,任由他们拿你的皮夹挥霍,无限供应啊!笨芋头!笨头笨脑的芋头!”“芋头?”他来不及细想芋头先生的性格特征跟偶有什么联系,就头偏左边的“哇哇“大叫起来,右边耳朵发着高烧,高于刚才左边耳朵2厘米的距离。
“老实说!几张?!”偶圆杏美目似烈火燃烧,直逼此人眉间,他的眨巴眨巴顿时失去效力,汗!可怜兮兮地红了眼睛还赔着笑:“是,是三张!铁定是三张了,不骗你。”痛得眼睛很有点热泪盈眶的样子啦啦,刚好赶鸭子上架来利用利用,不用白不用!
“相信我了吧?放手好不好?以后不出去了,打死都不去了好不?否则天……地……山……水……”他赶快誓言旦旦、指天划地一番,虽然都做不到。偷偷看我,暗喜,看来脱离险境“指秒可待”也。“哎呦!我的妈呀!”伴随着他哀叫连天的呼声,已经发红的双耳同时“嚓”地被提到海拔的高度,颇有猪头高昂的气势。

日子也太快了,转眼今天织田信长就要来了,也不知道我的菜对不对他胃口,不过就算不那么好,看在前田家份上,他也不会杀了我吧,我拼命的安慰自己。不过又有点好奇,那个信长一定长的五大三粗,满脸横肉吧?
“小格,你在这里做什么,主公已经到了,樱子不知到哪里去了,你先去代樱子倒茶!”阿常夫人冷冷的声音象是个雷声在我头上炸开,不会这么快就碰头吧。
“夫人,我这里厨房走不开。”我挣扎着说。
“这里先交给菊池,你赶快去倒茶,不然主公生气谁负责!”她的声音里有丝不悦。
唉,死就死了,不就上个茶吗,上了就闪好了。
我挑了一套青花草葉瓷杯,这套茶具色泽淡雅,图案清秀,颇有定神的效果,配上青绿色的茶叶,真是赏心悦目。
我低着头走到了厅里,偷偷瞄了一眼四周,前田利昌,阿辰夫人都坐在左边,利家,利久和庆次都在右边,当中似乎也有一人,那一定是织田信长,我深深呼吸了几下,便往前走去。
“请用茶。”我用了敬语。
他也没理我,只是接过茶,我松了一口气,正要站起身往后走,忽然他忽然开口了:“茶器选得不错,我喜欢。”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我忍不住抬头看了看他。
“啊!”我想我此刻的表情一定非常难看,这不就是在清洲城碰到的登徒子吗?他的脸上也掠过一丝惊讶。原来他就是织田信长!那天我可真是命大了。
他看着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忽然笑了笑。
“小格,你下去吧。”利家及时的给我解了围。
我点点头,他忽然轻轻说了句:“原来你不叫玛丽莲梦露啊。”我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害怕,只是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有一丝凌厉的神色闪过,令人有一种压抑的感觉。
“小格,还不去准备晚饭。”利家又叫了一声。
“嗯,这就去。”我慌乱的答应着,赶紧出了厅,不愧是大魔王,光眼神就可以杀人了。
真是冤家路窄,怎么会这么凑巧,上帝保佑,菩萨保佑,千万千万让我能过了今天这一关。
“喂,你一个人在嘀咕什么?刚才你很失态。”庆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晃悠过来。
我象是见到了亲人般拉住庆次的手:“我,……我……”他看我紧张的样子,也大为惊讶:“你到底怎么了。”
我定了定神道:“你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在清洲城的时候,有个男人拉住我问我的名字?。”
他点了点头,道:“怎么了?”
忽然他脸色一变,笑容尽失,一把反抓住我的手道:“难道——是他?”
我舔了舔嘴唇,重重点了点头。
“我还给了他个假名,你说——他会不会找我算账?”我试探着问。
庆次的表情好严肃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有这么正经的表情,心底里又有点隐隐的想笑。
他想了一会儿,又忽然笑了笑道:“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小P孩,能有什么好主意。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喂,你刚才思考的样子还蛮成熟的呢。” “笨蛋。”
“当我没说!” “那你喜欢上我了对吗。” “孔雀。滚!”
每次和小次斗完嘴,我的心情都会好很多,真是奇怪。
晚饭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织田信长看起来对我的烹调也很满意,看来我要是开个饭店也不错噢。
再进去收拾碗筷的时候我已经不象刚才这么害怕了,只是不想对视他的眼睛,我低着头,轻轻把他的碗筷放进木盒里,虽然我已经不怎么怕他,但还是不想面对他的眼睛,低着头能避就避吧。
可他就是不想放过我—— “你从哪里来的?”他的声音听不出一丝喜怒。
我抬起头,他的眼睛真是象两潭深水,我看着里面自己的影子答道:“我从大明而来。”
他的眼神闪亮起来,从他的眼神我可以看见好奇,疑惑,还有一些霸道。
“怪不得你对他们的茶器这么了解。 接下来的一句话又犹如五雷轰顶,
“等下你到我房里来。” 我张了张嘴,整个人就呆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旁边的人也才回过神来,“主公——”利家正要说什么,织田信长就用鹰隼一般的目光制止了他。
我真的没有听错吧?要到这个大魔王房里,做什么?难道是帮他洗澡?不会吧,难道他想对我……我咽了一口口水,道:“可不可以不去?”一说出口,我就觉得后悔了,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随即又摇了摇头。
他的嘴角往上一扬,道:“立刻,马上,跟我进来。”
说着,他就一把拉起我的手,往房间走去。
“主公,请先歇息一下再说。”看见庆次拦在我们的面前,我差点喜极而泣,小次,平时没有白疼你!
织田信长顿了顿道:“让开。”
他的眼神中隐隐藏着一股暴戾之气,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朝庆次打了个眼色,让他不要再说话。他看着我的眼睛,他在用眼神和我说,别怕,有危险我一定冲进来。我勉强朝他笑了笑,便跟着那个魔王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全身进入备战状态,他看着我,忽然笑了起来,道:“坐吧。”
我没听错吧,我怀疑的看了看他。他自己也坐了下来,好笑的看着我道:“你那么害怕干什么,你不会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吧?”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原来是自己过于紧张了,是啦,这是在他家臣家里,他怎么也不会那么混帐吧。
警报解除,我的心情又轻松起来。
“那你叫我过来做什么?”我看着他的眼睛问,不可否认,他的眼睛真的很漂亮,顾盼有神,幽深的象两口井。
他也看了我一下,忽然道:“你可是第一个盯着我说话的女人。”
“我只知道,如果你和人说话,不看着他的眼睛说话是很不礼貌的。”我还是盯着他。在烛光下,他的脸也柔和多了。
他笑了笑道:“我想知道你的国家的情况,有什么和我们不同的吗?还有什么样的茶器配什么茶叶才最适合呢?”
好多问题啊,此时他的眼神中却是充满了求知欲望呢,怪不得历史上说织田信长从小就好奇心旺盛,喜欢新奇的东西,也容易接受新事物。
可是明朝现在怎么样呢,只能回忆一下历史上学过的东东了。现在应该是明朝的中后期吧。
“嗯,大明现在虽不如以前繁华,但仍然是太平盛世,百姓也安居乐业。”我一边说,一边在使劲回忆着。
他看了看我道:“如果日本可以统一,自然也可以是太平盛世,只可惜现在只能用武力来解决问题,要统一一定要用武力。”他又笑了起来道:“我怎么和你说这个,你只是个女人,根本也不懂这些。”
我的斗志又被他点燃了……
我点点头道:“不错,在非常时期的确只能用武力,我们国家也曾出现过这样的时期,七国分立,最后是始皇帝用武力统一了全国。其实统一的过程也是土地的兼并过程,这在历史上,从来是一个不断重复的过程,并且总是与一部分人之享有政治-经济的特权有关。江山代兴、宫廷易主、仕途变幻,不断地引起权力变动,而昨日的兼并者,或就是明天的被兼并者。越有权力就能兼并的越多,直至统一。”
呵呵,我充分发挥了历史考试时答题时的能力,这下傻眼了吧。
果然,他直直的盯着我,极其惊讶的看看我,不大相信的说道:“你只是个女人,怎么懂得这么多。”我一惊,齐馨格,你要冷静一点,只知道乱表现,到时危险的只是自己。赶紧说:“我父亲从小就让人教我识字断文。所以知道一些。”
他点了点头,想了一会儿道:“有一天我也会成为日本的始皇帝。”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神中皆是自信满满。
“封略之内,莫非君土。”我忽然念出了这句话,他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时候也是那么霸气十足。
“这个天下,是我织田信长的天下。”声音不重,却是字字掷地有声,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样子,想象着日后他征服天下的那一刻,不知道还会不会想起今天所说的呢。
“嗯,不如来谈谈茶器吧?”我不想再说这种无聊的政治话题了,多说多错。
他点了点头。在他倾听的时候,他的眼神很温和,在他询问的时候,他的声音也很柔和,忽然让我有种错觉,似乎在我面前的不是那个被称为第六天魔王的暴君,而只是个一起聊天的好朋友。居然能和这个大魔王面对面对话,这种感觉太奇妙了!
不过当谈话结束的时候,这种错觉立刻就没了。
“我要休息了,你回去吧。”他的口气又变得冷淡起来,什么嘛,当我什么,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我立刻站起身来,也冷冷的回了一句:“打扰了。”
当我走到门边,“小格。”他第一次叫了我的名字,“你不是个普通的女人。”
我没有出声,走到门外,顺手关了门。
这句话似曾相识,利家似乎也说过这句话,我只是个平凡的大学生,怎么在这里就变的不普通了,这种不普通是福是祸,我真的不知道。
“小格,你没事吧?”利家和庆次一直都在门口徘徊,真是大惊小怪,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不用担心了。”
利家似乎欲言又止,庆次正想说什么,就被我打断了:“我也累了,去休息了,明天见。”
我快步往自己房里走去,我也不是傻瓜,利家对我的情意我也感觉的到,但是我真的不敢回应任何人的情感,因为我根本不属于这里,我只想好好活下去,活着就有希望,不是吗。
第二天织田信长就准备出发了,他一直用一种难以捉摸的神情看着我。
好了,好了,马上这个瘟神就要被送走了,我越想越开心,只差笑出声来。
“主公,请慢慢走。”前田利昌和一家人毕恭毕敬的送着织田信长。
他忽然转过头看了看我,我朝他笑了笑。
“这个叫小格的女人我想带走。”他淡淡的对前田利昌说。
我的脑袋又是轰的一下,他的嘴角似乎有丝淡淡的笑意,眼睛中闪着深邃不可猜透的神色。
利家的脸色已经发白,庆次的脸色也很差,他已经上前一步,似乎有话要说。
“不好。”我已经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这句话。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意,压着火问:“为什么不好?”
只能靠自己了,我清了清嗓子道:“主公英雄盖世,要我服侍是我的福气,我知道武士重义气,我虽然是个女子,却也懂义气二字,是前田家收留我的,所以我只想尽忠报答搭救之恩,希望主公能成全我的义气。”
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忽然大笑起来,“好,好!你是第一个敢和我说不的女人!我成全你!”他的脸色忽又一凛,锐利的眼神直刺到我的身体里,似乎在说,没有下一次!
看着他们远去而扬起的尘土,我这才觉得身子虚脱,一下子坐在地上,我真是吃了豹子胆,我在和织田信长说不!
“小格!”利家和庆次的手同时伸了过来,庆次一见,立刻缩回了自己的手,我拉住利家的手站了起来。利家的脸上又喜又怒,:“小格,你不要命了,我们都替你担心。”我笑了笑道:“不是还没死嘛,我的脑袋还在脖子上呢。”
“你的脑袋牢得很。”一句冷冰冰的话丢了过来,咦,是良之,他不说话我真以为他不存在,好象一个闷骚包。
前田利昌看了看我,他的表情有些古怪,不过立刻又笑着说:“好了,既然没事,小格也去休息会儿吧。”
走到内院,就看见一个身影一晃,转眼就到了我面前,这里会耍这些忍者功夫的只有庆次了,他嘻皮笑脸的站在我面前看着我。
“我好象小看你了。”他笑嘻嘻的说。
我没好气得道:“不知是谁还叫我别担心,一定不会有事,今天要靠你们,我死定了!”
“谁说的”,他忽然凑近我的脸低声道:“如果你不说话,我也有办法让你不走。”
“是吗。”我嘲讽的笑了一下。
他看着我,收敛了笑容,道:“要是你不说,我就会站出来说我和你已经私定终身,马上就要成婚了。”
我一愣,忽然大笑起来,“你——你好笨的方法噢,天哪,还好你没用,那如果你用了这个方法,你岂不是真要娶我了。”
他低低说了句:“求之不得。” 我的笑声一下子卡住了,只是呆呆的看着他。
他的表情很认真,忽然他的脸部肌肉一松,坏坏的笑了起来,一手拍在我的脑袋上。“笨蛋!”
前田庆次,你又耍我,我和你没完!

永利皇宫463 1

永利皇宫463 2

永利皇宫463 3

永利皇宫463,不久,那个号滴滴传来几张图片,问我这只小猫怎么样,我说挺好。像婊砸么?像,但婊砸正在我身上睡觉。她说,你猜它叫什么名字。我说,见识过你们同学的丰富想象力了,我脑子不够用,怕猜不出来。它耳朵真大,不像婊砸。她说,那好就叫图图吧。大耳朵图图。

现在也允许他偷偷跑到我的花房里啃食我的花草,晒晒太阳,还有偷吃我的观赏鱼。这是他的生活状态既然容留了他的存在,为什么还要按照我的方式活?不要霸道

永利皇宫463 4

永利皇宫463 5

永利皇宫463 6

永利皇宫463 7

永利皇宫463 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