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火自焚的法厄同——希腊神话中的心理现象(四)

  太阳神的宫殿,是用华丽的圆柱支撑的,镶着闪亮的黄金和璀灿的宝石。飞檐嵌着雪白的象牙,两扇银质的大门上雕着美丽的花纹和人像,记载着人间无数美好而又古老的传说。一天,太阳神福玻斯的儿子法厄同跨进宫殿,要找父亲谈话。他不敢走得太近,因为父亲身上散发着一股炙人的热光,靠得太近他会受不了。

        故事

驾着太阳马车的法厄同

  福玻斯穿着古铜色的衣裳。他坐在饰着耀眼的绿宝石的宝座上,在他的左右依次站着他的文武随从。一边是日神、月神、年神、世纪神等;另一边是四季神:春神年轻娇艳,戴着花项链;夏神目光炯炯有神,披着金黄的麦穗衣裳;秋神仪态万千,手上捧着芬芳诱人的葡萄;冬神寒气逼人,雪花般的白发显示了无限的智慧。有着一双慧眼的福玻斯正襟危坐,正要发话,突然看到儿子来了。儿子看到这天地间威武的仪仗正在暗自惊讶。

      太阳神赫利俄斯和人间女子克吕墨涅的儿子名字叫法厄同。

01 故事梗概

法厄同是太阳神赫利俄斯和人间女子克吕墨涅的儿子。大地上有人嘲笑他,说他是母亲和野男人在一起生下的杂种。法厄同一直都很想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不是赫利俄斯。一天,他来到太阳神的宫殿求证。

为了向法厄同证实自己确实就是他的父亲,法厄同是天国的子孙,太阳神赫利俄斯答应他,可以向他要求一份礼物。赫利俄斯还指着冥河发誓,一定满足法厄同的愿望。

法厄同立即说:“我只有一个梦寐以求的愿望,那就是给我一天时间,好让我独自驾驶你的太阳车驰骋在天际!”赫利俄斯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法厄同提出如此狂妄的要求,赶忙向他解释驾驶太阳车是多么危险。别看那金制的太阳车上镶嵌着闪亮的宝石,坐上去看似神气,但真正驾驶起来却相当困难,至今还没有任何一位神祗胆敢提出过这样的要求。太阳车的车轴不断喷射着熊熊火焰,御车人随时可能被烧焦,驾驶中不仅要经历各种险峻的道路,更需要克服天空的旋转与天空平行逆转,既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否则会烤坏了天空与大地。连太阳神赫利俄斯在驾驶太阳车时也常常感到头晕目眩,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坠落深渊。

父亲劝儿子放弃这个想法,然而法厄同却执意坚持自己的愿望。由于父亲已立下神圣的誓言,不得已只好答应了孩子的请求。法厄同登上太阳车前,赫利俄斯叹息着警告他:“千万不要使用鞭子,要紧紧抓住缰绳。马自己会跑,你要做的是控制他们,让它们跑慢些。”

兴奋的法厄同立即启程了。祖母忒提斯似乎也没有意识到外孙的举动是多么危险,亲自为他打开太阳神宫殿的两扇银质大门。

行进中的马匹似乎感觉到今天驾驭它们的不是自己的主人,时而任性奔突、时而漫不经心。在高空中手足无措的法厄同被吓得失魂落魄,根本无法控制马匹,不由自主地松掉了缰绳。失控的太阳车在天地间横冲直撞,有时把白云烤得直冒烟,有时又险些撞上高山。

受到炙烤的大地一片狼藉,草原干枯、森林起火、农田烧焦、河流干涸。炙热难忍的法厄同最终支持不住,一头栽倒,陨落在埃利达努斯河之中。又有人说,为了保护生存空间不被毁灭,宙斯及时降雷电击死了法厄同。

  “什么风把你吹到父亲的宫殿来了,我的孩子?”他亲切地问道。

     
法厄同因为自幼无父亲,人们嘲笑他,说他是野种。当法厄同隐隐知道父亲是赫利俄斯时,有一天他悄悄来到太阳神的宫殿求证。太阳神赫利俄斯
为了向法厄同证实自己确实就是他的父亲就答应送他一份礼物,并指着冥河发誓,一定满足法厄同的愿望。

永利皇宫463,02 法厄同式的行为与命运

今天的人们也常常把不听劝告、不自量力、玩火自焚的行为称为“法厄同行为。”

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在《历史研究》一书中,认为“法厄同的神话就是人类由于摆弄原子能而身处险境的比喻。

他在书中这么说道:“铀是近期才得到开发的燃料。它能够释放原子能。但为了探索对这种强大力量的操纵,人类自1945年以来就开始了一种探险。这种探险的结果,对神话中半神半人的法厄同来说是致命的。人类夺去了他神圣的太阳父亲的战车。为太阳神赫利俄斯驾驶战车的战马发现缰绳已落在一个弱小的凡人手中,它们就开始不服驾驭,冲出轨道。如果没有宙斯力挽狂澜降雷击死那个取代太阳的傲慢的凡人,生物圈就将被烧为灰烬……如今我们还不知道,人类是否愿意,是否能够使自己和其他生物伙伴免遭法厄同的命运。”

自从人类拥有了制造尖端武器的能力,就无时不在毁灭与被毁灭的冲动和焦虑中,竞相发展军工甚至核弹;人工智能的发展导致了机器人的出现,然而两位聊天机器人甚至发明出人类无法理解的独特语言并进行交流,很多人开始害怕人工智能自行进化到威胁人类生存的地步。……理性的科学为非理性的欲望所控制。许多法厄同式的行为正在将人类置于灾难的危险中。

  “尊敬的父亲,”儿子法厄同回答说,“因为大地上有人嘲笑我,谩骂我的母亲克吕墨涅。他们说我自称是天国的子孙,其实不是,还说我是杂种,说我父亲是不知姓名的野男人。所以我来请求父亲给我一些凭证,让我向全世界证明我确是你的儿子。”

     
法厄同立即说:“我只有一个梦寐以求的愿望,那就是给我一天时间,好让我独自驾驶你的太阳车驰骋在天际!”赫利俄斯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法厄同提出如此狂妄的要求,赶忙向他解释驾驶太阳车是多么危险。别看那金制的太阳车上镶嵌着闪亮的宝石,坐上去看似神气,但真正驾驶起来却相当困难,至今还没有任何一位神祗胆敢提出过这样的要求。太阳车的车轴不断喷射着熊熊火焰,御车人随时可能被烧焦,驾驶中不仅要经历各种险峻的道路,更需要克服天空的旋转与天空平行逆转,既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否则会烤坏了天空与大地。连太阳神赫利俄斯在驾驶太阳车时也常常感到头晕目眩,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坠落深渊。

03 马车:人格系统的隐喻

在柏拉图的对话集《斐德诺》中,苏格拉底曾把灵魂比喻为“一对协和的动力,一对飞马和一个御车人。”这对飞马中,一匹驯良、一匹顽劣。

精神分析的鼻祖弗洛伊德建立了人格结构理论,认为人格由本我、自我和超我三部分组成。他在《自我与伊底》一书中也写过一段有关马车的比喻,将把自我与本我的关系比喻为骑士和马的关系。

在这个神话故事中,太阳车的马匹就像人格系统中的本我,是人的内驱力,体现的是非理性的本能和欲望,按照“快乐原则”行事。鞭子则象征着超我,由社会规范、伦理道德、价值观念内化而来,按照“完美原则”行事,经常批评本我、谴责本我。而御车人则像自我,协调着本我、超我与外部世界三者之间的冲突,按照“现实原则”行事。只有一个发展成熟的自我才能成功驾驭得了心灵的马车。

法厄同年龄尚小,思考和行为更多受本我的支配。尽管父亲赫利俄斯警告他驾驶太阳车的要领和禁忌,但他无法在短时间将父亲的教诲与警告内化到自己的超我当中。加上他从未有过驾驶经验,是一个新手车夫,也就是说他的自我还未经历练,相当羸弱。所以他既没有使用鞭子的能力(超我),也没有使用缰绳的智慧(自我)。

信马由缰必然带来无法预料的悲剧性结局,只有在人生历练中不断发展出成熟强大的自我功能,在不违反一定的价值观和社会准则的前提下,合理地释放自己的心理能量,才能驾驶着生命的马车稳稳地驰骋在人生的道路上。

  他讲完话,福玻斯收敛围绕头颅的万丈光芒,吩咐年轻的儿子走近一步。他拥抱着儿子,说:“我的孩子,你的母亲克吕墨涅已将真情告诉了你,我永远也不会否认你是我的儿子,不管在什么地方。为了消除你的怀疑,你向我要求一份礼物吧。我指着冥河发誓,一定满足你的愿望!”

     
父亲劝儿子放弃这个想法,然而法厄同却执意坚持自己的愿望。由于父亲已立下神圣的誓言,不得已只好答应了孩子的请求。法厄同登上太阳车前,赫利俄斯叹息着警告他:“千万不要使用鞭子,要紧紧抓住缰绳。马自己会跑,你要做的是控制他们,让它们跑慢些。”

04 从男孩到男人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提出了心理发育阶段理论,认为一个孩子的成长需要经过几个重要的阶段,这些阶段的经验直接决定着他的人格特征。他把儿童的心理发展分为五个阶段:口唇期、肛欲期、俄狄浦斯期、潜伏期、生殖器。在俄狄浦斯期(3-6岁),男孩通常要经历复杂的过程才能最终达到与父亲身份的认同,从而接受父亲符号所代表的标准与规则。同时,男孩也潜藏着对父亲的敌意,渴望驱赶并取代父亲,从而拥有父亲的一切。

在小法厄同的眼里,父亲太阳神是一个既让人恐惧又让人艳羡的符号。所以他产生了与父亲形象的认同,希望能够像他一样,处在他的位置上,把他赶走。——因此,威风凛凛地像大英雄一般驾着太阳车行驶在天际,就成为小法厄同最热切的心愿。但是这种对父亲最初的模仿,仅仅局限于那颇具男子汉气质的表象,还不能延伸到诸如责任、坚强、承担等等一个男性真正的内涵与品质。

由于太阳神赫利俄斯没有与法厄同的母亲克吕墨涅生活在一起,长期没有尽到养育孩子的责任,可想而知作为父亲他必定感到非常内疚与不称职。为了补偿孩子,也为了在孩子面前做一个“好父亲”,他大言不惭地许下了让自己永远后悔的诺言,给了孩子他目前成长阶段还远不能胜任的东西。而正是他的轻诺,毁掉了法厄同。故事中,祖母对法厄同的隔代溺爱,也使得她忽视了危险,盲目地为法厄同打开了太阳神宫殿的大门。

现实生活中,也有不少长期忙于事业的父亲,无暇陪伴孩子的成长,盲目用金钱和物质满足来弥补对孩子的爱,却没能考虑到年幼子女更加需要的是父亲的陪伴和教育,而尚无足够的能力理性地支配金钱。不少孩子长大后,个性张扬叛逆、狂妄自大,做起事来也不计后果,像极了故事中的法厄同。

若要推动法厄同的自我发展与性别认同,避免其仅仅止步于模仿父亲的表象,不仅需要父母双方给予他完整的爱,需要父母双方良好的夫妻关系做背景,还需要适度的距离、拒绝、管教与示范。只有这样,男孩法厄同才有机会在俄狄浦斯期从崇拜父亲转向依恋母亲,进而转为向父亲认同、内化父亲的超我,从而逐渐成长为真正的男人。那样的话,或许有一天,他会成为新一代太阳神呢!

  法厄同没有等到父亲说完,立即说:“那么请你首先满足我梦寐以求的愿望吧,让我有一天时间,独自驾驶你的那辆带翼的太阳车!”

     
兴奋的法厄同立即启程了。祖母忒提斯似乎也没有意识到外孙的举动是多么危险,亲自为他打开太阳神宫殿的两扇银质大门。

结语

古希腊神话中的法厄同,既是丧生在自己的狂妄中,也是丧生于父亲的溺爱中。从男孩到男人,是渐变的成长过程,而父亲如何行驶他的功能,在这个过程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大约300万年发展史的人类相较于有着46亿年历史的地球母亲,不过是一个刚诞生不久的婴孩。然而,在征服宇宙的过程中,如果不能收敛自身的狂妄,升起敬畏之心,适度合理地利用自然和发展科技,那么等待人类法厄同的,恐怕也会是毁灭性的结局。

(图片来源:百度搜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