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463:希腊神话故事: 第十四章 尼俄柏

  尼俄柏是个无赖的巾帼,她的爱人安菲翁是底比斯的君王。缪斯女神送给她一把大好的古琴,琴声美妙,他弹奏的时候,连砖石竟也自动地粘贴起来,建起了底比斯的城墙。尼俄柏的生父坦塔罗丝(罗斯(Rose)),是神的贵宾……当然是在她被打入鬼世界从前。她自己统治着一个精锐的王国,而且可以动人,仪态万千,遐迩闻明。可是最使他感到心情舒畅。自豪的是,她有多少个孙子和多个外孙女。她被视为幸运的亲娘,而且因而自得其乐,但她的自骄自矜招来了杀身之祸。

希腊共和国(Ελληνική Δημοκρατία)神话里面的神是出了名儿的坏脾气、小心眼,大义灭亲的干坏事,然后让外人崇拜自己。凡人要觉得神有哪点难堪,他们给您最直白的回复就是:弄死你。

  阿德拉斯托(Stowe)斯的女婿波吕尼刻斯和堤丢斯
  亚各斯国君阿·德拉(A·dela)斯托(斯托)斯是塔拉俄斯的外孙子,他生有四个儿女,其中有三个精美的闺女,即阿尔琪珂和得伊皮勒。关于他们的命局,有一则奇怪的神谕说:她们的阿爸将会把一个嫁给狮子,把另一个嫁给野猪。国君想来想去,弄不懂那句话的情致。等女儿长大后,他想赶紧把他们完婚,使那几个可怕的断言不能已毕,但神的断言必然会阐明的。

  有一天,盲人六柱预测家提瑞西阿斯的丫头曼托受神指使,在街上呼唤底比斯城的才女全都出来祭奠勒托和她的孪生子女阿波罗(阿波罗)和阿耳忒弥斯。她吩咐她们在头上戴一顶桂冠,并献上祭品。底比斯城的女性联合涌了出去,尼俄柏也带着他的女侍出来了。她穿着一件镂金嵌银的袍子,光彩照人,赏心悦目无比。妇女们在窗外献祭,尼俄柏站在他们当中,环顾四周,流露得意而傲慢的秋波大声说:“你们敬奉胡乱编造的神,难道疯了吗?不过,那天国的神难道真的来到了你们中间?你们给勒托献上了祭品,为啥不向自己奉若神明?我的生父只是享誉的坦塔罗丝,他是唯一可与神们一起用餐的庸才。我的生母狄俄涅,是普雷雅德的妹子。他们都像天上闪闪发光的星座一样。阿特拉斯也是我的先世,他是一位力大无穷的人,把全体宇宙都扛在自己的肩上。宙斯是自家的太爷,他又是众神之祖,所有的夫利基阿人都遵循自己的指挥。卡德摩斯的城池,包涵持有的城墙都属于我和自我的先生,它们是出于大家弹奏古琴才粘合而成的。我的宫廷里珍藏着不少的瑰宝,我个头完美,就像是一位女神。我生了一群孩子,世界上什么人能与自身相比较:三个绝色的姑娘,两个体魄强健的孙子,不久本人将有四个女婿,多少个媳妇。请问,难道我向来不丰富的理由骄傲啊?你们不敬我,竟敢敬奉勒托,一位提坦神的不有名的姑娘。她在陆上上大致找不到一块生养孩子的地点,只有漂浮的提洛斯岛怜悯她,才给她提供了临时的住处。她累计生了三个男女,真可怜啊,刚好是本身的七分之一。我难道不得以比他欣然七倍啊?什么人能不认同自己应当更甜美,哪个人能不认可自身应该永远甜蜜?命局女神只要要摧毁自己的所有,那他还得身心交瘁一阵,否则不是那么便民的!所以你们应当撤职祭品!散开回家去!再不用让自身看见你们做那类蠢事!”

弄死你之一:尼俄柏

  有一天,四个逃难的人从差其他势头同时到达亚各斯的宫门前。一个是底比斯的波吕尼刻斯,他被兄弟逐出故国。另一个是俄纽斯和珀里玻亚的幼子堤丢斯,他在围猎时疏忽杀害了一个亲朋好友,于是从卡吕冬逃了出去。三人在宫门口相遇时,因夜色朦胧,分辨不清,各自把对方当做仇敌,相互打了四起。阿·德拉(A·dela)斯托(Stowe)斯听到门外厮杀的声音,便拿着火把出来,分开了多个人。等他见到两位格斗的英勇站在她的两边时,不禁吃了一惊,就像看到了野兽似的。他看出波吕尼刻斯的盾牌上画着狮子头,看到堤丢斯的盾牌上画着一只野猪。阿·德拉(A·dela)斯托(Stowe)斯即刻明白了神谕的味道,他把两个流亡的大胆招为女婿。波吕尼刻斯娶了小女儿阿尔琪珂,三孙女得伊波勒嫁给堤丢斯。圣上还严穆地答应扶助他们复国重登王位。

  妇女们惊恐地取下头上的荣耀,撤掉祭品,悄悄地回家去,可是心里都在默默地祈愿,试图平息那些被冒犯了的女神的火气。

尼俄柏是底比斯的王后,她生了五个外甥和三个姑娘。我们都把她作为最甜蜜的丈母娘,她自己也时时自得其乐。某天,底比斯城的半边天们在祭奠勒拖和她的双胞胎阿波罗(Apollo)和阿尔特弥斯,尼俄柏说:我有三个外甥和亲孙女,比勒拖强。勒拖很恼火,后果很要紧:就你能,你咋不上天呢?把双胞胎叫来如此一说,俩人随即就炸了!阿波罗是哪个人?太阳星君!最牛X的武功是背后暗箭射死阿喀琉斯。阿尔忒弥斯呢?狩猎女神!西方绘画中多数都是女汉子形象,估算射箭本事跟哥们几乎。biubiubiubiu——十七个孩子给你全干掉!

  首先远征底比斯。阿·德拉(A·dela)斯托斯召集了各方英雄,连他自己在内一共七位王子,指点七支军队。那三个王子是阿·德拉(A·dela)斯托(Stowe)斯,波吕尼刻斯,堤丢斯,君主的姻兄安菲阿拉俄斯,国君的侄儿卡帕纽斯,以及皇上的四个小兄弟希波迈冬和帕耳忒诺派俄斯。安菲阿拉俄斯以前曾是国王的大敌,他有未卜先知的本领,知道本场战斗必然败北。他频仍劝说皇帝阿·德拉(A·dela)斯托(Stowe)斯和其它的奋勇们舍弃本场战火。不过她的各类努力不曾中标,他不得不找了一个地点躲了起来,那么些地点唯有她的妻妾厄里费勒,即皇上阿·德拉(A·dela)斯托(Stowe)斯的姊姊知道。他们随地寻找,不过找不到她。阿·德拉(A·dela)斯托(斯托)斯却又不可或缺他,因为皇帝把安菲阿拉俄斯看作是漫天阵容的眼睛,没有他是不敢远征的。

  在提洛斯的库恩托斯山顶上,勒托带着一对双生子女,用一双神眼,把海外底比斯爆发的成套都看得清清楚楚。“你们看,孩子,”她说,“我看成你们的娘亲为生下你们而感到自豪。除了赫拉以外,我不比任何女神低微,明天却被一个傲然的花花世界女人侮辱了一番。如若你们不援助我,我将被她赶出古老的圣坛。我的儿女,连你们也受到尼俄柏的恶毒诅咒!”福玻斯打断了大姑的话,他说:“别生气,她早晚会遭到惩罚!”他的胞妹也见风使舵。说完,兄妹二人都躲藏在云层背后。不一会,他们就看出了卡德摩斯的城墙和城堡。城门外是一片宽阔的平整,那是供车马比赛的演武场。尼俄柏的多少个孙子正在那里戏嬉。有的骑着顽强野马,有的举行着热烈的比武比赛。小外甥伊斯墨诺斯正骑着快马绕圈劳斯莱斯,突然,他双手一抬,缰绳啪的一声滑落,原来一支飞箭射中他的灵魂,他马上从立刻跌落下去。他的小兄弟西庇洛斯在两旁听到空中飞箭的声息,吓得赶紧伏鞍逃跑,不过仍被一支飞箭射中,当场送命,从当下滚落下来。别的两位兄弟,一个以外祖父的名字命名的坦塔罗丝,另一个是弗提摩斯,五个人正抱在一道角力,那时他们听到弓弦响起,结果被一支飞箭双双穿透射死。第一个外甥阿尔菲诺看到多少个四哥倒地身亡,便惊恐地赶了復苏,把二弟们冰冷的肉身抱在怀里,想让他俩再度活过来,不料胸口也饱受阿波罗(阿波罗(Apollo))致命的一箭。第八个外孙子达玛锡西(Cissie)通是个温柔的。留着长发的青年,他被射中膝盖。正当他弯下腰去,准备用手拔出箭镞的时候,第二箭从她口中穿过,他血液如注,倒地而亡。首个外甥照旧个小男孩,名叫伊里俄纽斯,他看到这一切,疾速跪在地上,伸开双手,伏乞着:“呵,众神哟,请饶恕我啊!”哀告声固然打动了骇人听闻的射手,不过射出的利箭再也收不回来了。男孩扑的一声倒在地上死了,只是忧伤最轻。

弄死你之二:赛门纽斯

  波吕尼刻斯从底比斯逃出来时,随身带了一根项链和一方面巾。那是两件宝贝,是女神阿佛洛狄忒送给哈耳摩尼亚与卡德摩斯的结婚礼物。戴上那两件东西的人都会招来磨难。它们曾经使得哈耳摩尼亚,酒神巴克(巴克(Buck))科斯的阿妈塞墨勒以及伊俄卡斯特都没命。最终,它们又转落在波吕尼刻斯的贤内助阿尔琪珂手上。现在波吕尼刻斯试图用项链贿赂厄里费勒,要她披露她藏匿郎君的地点。

  不幸的信息很快传遍了全城。孩子的老爹安菲翁听到噩耗,忧伤之至,拔剑自刎而死。他的雇工和老百姓哭声震天,悲泣声立即传进了内宫。尼俄柏久久无法精通她的不佳,她不信任天上的神竟有如此大的威力,然则不久她就彻底了然了。那时他跟过去的尼俄柏判若三人。她刚刚还把不可胜言的农妇们从宏伟的女神的祭坛前驱散,并且志高气扬地走过全城,趾高气扬,现在却一下子慌张地扑在荒郊里,抱住儿子的遗体亲吻他们。她向空中伸开单臂,非常悲痛地叫着:“勒托,你这么些无情的妇女,瞅着本人的苦水,你幸灾乐祸吧,你也该喜笑颜开了吧。五个外甥的死,也会把我送进坟墓的!”

赛门纽斯是no zuo no
die的经文案例。闲的蛋疼没事干学宙斯,外加五毛钱特效:火把当雷暴,马蹄当雷声,弄得场地不小。宙斯在天上一看,我靠,学老子的做派,还反了你了!老子一雷劈了你!kuacha!bong——赛门纽斯给雷了个外焦里嫩,捎带陪上全城人的人命。

  厄里费勒早就垂涎外乡人送给孙女的那根项链。当他看到项链上用金链穿起来的闪闪发光的宝石时,实在抵制不了那种巨大的引发,终于她把波吕尼刻斯带到安菲阿拉俄斯的潜在藏身处。安菲阿拉俄斯实在不想参预这一场远征,但他不可以再拒绝,因为她娶阿德拉斯托(斯托)斯的二姐为妻时,曾许诺蒙受有冲突的题材时,一切由爱妻厄里费勒作主。现在内人带人找到他,他只可以佩上武器,召集武士。他在出发前把外孙子阿尔克迈翁叫到就近,庄敬地嘱咐他,假使她听见四叔的死信,一定要向不忠实的生母报仇。

  那时候他的三个姑娘穿着丧服来到他的身旁。风儿吹散她们的长发,她们忧伤地站在那里,围着多个惨遭杀害的哥们儿。尼俄柏看到女儿,苍白的脸蛋儿突然闪出一种怨恨的光华,他倨傲不恭地看着天穹,嘲讽着说:“不,我即便面临了不幸,也胜过您的甜蜜;我哪怕境遇了惨重的灾害,我要么比你更具有,仍然一位强者!”

触犯了神,还有更狠的,叫弄不死你。

  七勇猛在长征途中
  其余的多少个英雄也一触即发。不久,阿·德拉(A·dela)斯托(斯托(Stowe))斯组建了一支强有力的行伍,分成七队,由七位勇猛分别指导。他们充满了信念和梦想,离开了亚各斯。但是在途中他们遭受了第四个不幸。他们抵达尼密阿的丛林,那里的大江。小溪和湖泊都已干涸。他们面临酷暑之苦,干渴难忍,盔甲。盾牌都成了决死的麻烦。走路扬起的尘埃纷繁落在他们焦枯的嘴唇上,连马匹也渴得在嘴边泛出了百年不遇涎沫。

  话还没有说完,空中就流传阵阵弓弦的声响,每个人都更加恐惧,惟有尼俄柏马耳东风。巨大的噩运已经使他麻木了。突然,一个孙女牢牢地捂着胸口,挣扎着拔出箭镞,无力地瘫倒在一个小兄弟的遗骸旁。另一个丫头急匆匆奔向不幸的亲娘那儿,想去安慰他,然则一支严酷的箭射来,她也一言不发地倒了下来。第多少个在逃亡中被射倒在地,其他的多少个也相继倒在已故的姊妹身边。只剩下最小的一个侄女,她惊恐地躲在阿姨的怀里,钻在阿姨的衣装上面。

坦塔罗丝是宙斯的另一个(另一个!)孙子。整天在神仙堆里混着,但我又无奈变成神,于是就变着法儿嘲讽神。最可恶的是他还把温馨的外孙子切吧切吧,煮啊煮啊,弄熟了请神吃,要命的是还真有神吃了一口。让神丢脸,没死过啊?!坦塔罗斯(罗丝)给锁在鬼世界海,渴了喝不到水,饿了吃不上水果,两样还偏偏就在你嘴边。头顶上悬着一块巨石,估摸时不时还会掉到离脑袋0.01公分的地方,隔三差五来三次,你要不变神经病我“田”字倒过来写!

  阿德拉斯托(Stowe)斯带了多少个斗士在林子里到处找寻水源,可惜枉费心机。他们蒙受一位绝顶美丽,却又万分非常的才女。她抱着一个男孩,身上的时装破破烂烂,头发飘散。她坐在树荫下,气质高雅,好像女帝一样。阿·德拉(A·dela)斯托斯吃了一惊,他觉得碰着了山林女神,快捷向他跪下,请求神指导迷津,让她逃出祸殃。不过女子低垂着眼帘,回答说:“外乡人,我不是女神。假诺你看出自己的模样有哪些惊世骇俗之处,那是因为自身一生忍受的痛苦比世间其余凡人都多。我叫许珀茵柏勒,之前是雷姆诺斯岛上亚马孙人的女帝,伯伯是虎虎生气的托阿斯。后来本人被海盗恫吓拐卖,成了尼密阿国王来喀古土的下人。那么些男孩不是自己的外孙子。他叫俄菲尔特斯,是自家的所有者之子,我是她的老妈子。我很乐意帮你们找到你们所急需的东西。在那片干涸荒凉的地点,只有一处水源。除了我以外,什么人也不清楚这么些地点。那里泉水丰裕,充分你们全军官马解渴!”

  “给自身留下最后一个吗,”尼俄柏悲痛地朝苍天呼喊着,“她是兄弟姐妹中细小的一个!”不过,尽管她苦苦央浼,那小小的男女也好不简单从他的怀里瘫倒在地。尼俄柏孤零零地坐在她夫君、五个孙子和五个闺女的遗体中间。她痛苦得突然变得僵硬了:头发在风中一动也不动,脸上失去了血色,眼珠木然地瞪视着。生命离开了他的肉身,血液在血管里冷冻,脉搏甘休了跳动。尼俄柏变成了一块冰冷的石块,全身完全硬化,只是僵化的眼睛里不断地淌着泪花。一阵旋风将他吹到空中,又吹过了海洋,一向把她送到尼俄柏的故土,搁在吕狄亚的一座荒山上,上边是西庇洛斯悬崖。尼俄柏成了一座石像,静静地站在山体上,直到现在还淌着痛苦的泪花。

从而,对神的仰慕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恒河溢出,一发而不可收拾,更加是对群里的女神。

  妇人站起来,把孩子身处草地上,哼了一支摇篮曲,把男女哄睡了。英雄们照看全军部队跟着许珀茜柏勒走。他们通过茂密的树丛,不一会来到一处怪石嶙峋的峡谷,那时,泉水倾注在岩石上的鸣响清晰可闻。

  “有水了!”山谷间回荡起欢欣的喊声。“有水了!有水了!”全军人兵喜出望外,都扑在溪水边,张开干枯冒烟的嘴巴,大口大口地喝着幸福的泉眼。后来,他们又赶着车,牵着马,穿过树林,干脆连车带马一直走到水里,让马浸在水中冲凉。现在全军军事从干渴中解脱出来,又上涨了精神。

  许珀茜柏勒指导阿·德拉(A·dela)斯托(Stowe)斯和她的尾随们回到大路上。但是,还未曾到原来那块地方,她凭着乳母的秉性,敏锐地听到远方传来孩子可怜的哭声。一种可怕的预见攫住她的心,她火速地往前奔去。然则,赶到放孩子的地点,孩子却不翼而飞了。许珀茜柏勒朝周围看了一眼,立时了解了,前边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大蛇盘绕在树上,蛇头搁在非凡的肚子上。许珀茜柏勒悲痛地高呼起来。英雄们赶紧赶了回复。首个看到恶蛇的是急流勇进希波迈冬,他立即搬起一块大石头朝蛇掷去,可是石头扔在有鳞甲的蛇身上被弹回来,碎得像泥土一样。他又把长矛投去,正好击中大蛇张开的嘴里,矛尖一向从蛇头上冒了出去。蛇痛得把身子陀螺似的在矛杆上缠绕,最终终于吱吱地叫着断了气。

  大蛇被打死后,可怜的许珀茜柏勒才鼓起勇气追寻孩子的踪影。她看看一副横祸的风貌。草地被子女的鲜血染红了,地上是无规律的儿女的残骸。许珀茜柏勒绝望地跪下,拾起那几个尸骨,交给站在一侧的勇敢们。英雄们热热闹闹地埋葬了为她们遇难的儿女。为了回顾他,他们举办了神圣的尼密阿赛会,并崇拜他为半人的神,称她为阿尔席莫洛斯,意即早熟的人。

  许珀茜柏勒被孩子的大姑欧律狄刻关入大牢,并要被凶横地处死。幸好许珀茜柏勒的外甥们曾经出来寻找她,不久救出了她们的亲娘。

  围困底比斯
  “这也许是本场远征结局的一种预兆吧!”预知家安菲阿拉俄斯神色阴森森地说。不过其余人却觉得打死毒蛇那是一种胜利的征兆,因而都很乐意,他们甚至还嘲谑预见的失灵。安菲阿拉俄斯心思沉重,唉声叹气,却不用艺术。全军部队从干渴中复苏过来,又精神振奋,于是日夜兼程,几天后就到来底比斯城下。

  城里也在惊慌失措地备战。厄忒俄克勒斯和他的舅父克瑞翁准备长期防守。他对集合起来的城市居民们说:“你们应当牢记对国家和城市的权责。你们,无论是青年如故中年,都应该起来保卫城市,保卫家乡的神坛!保卫你们的大人。老婆儿女和你们眼前的擅自的土地!我号召你们,快拿起武器,到城头上去!据守城垛!仔细地监视每一条通道,不要害怕城外仇人众多!城外有我们的所见所闻。我信任他们无时无刻会给大家送来方便的资讯。我将基于他们的音讯来支配大家的行走。”

  那时,安提戈涅也站在皇城城墙的最高处,旁边站着一位长辈,他是昔日她外祖父拉伊俄斯的警卫员。岳父仙逝后,安提戈涅想念家乡,由此谢绝了雅典圣上忒修斯的拥戴,带着伊斯墨涅回到了此前二伯统治的城池。克瑞翁和她的二弟厄忒俄克勒斯张开单臂欢迎他们,因为她们把安提戈涅当作一个自投罗网的人质,一个备受欢迎的表决人。

  她看到城外的田地上,沿着伊斯墨诺斯河岸,在知名于世的古泉狄尔刻的四周驻扎着人多势众的大敌。军队在频频地活动,随地闪烁着金属盔甲和器械的冷光。步兵和骑兵呐喊着涌到城门口,把一座城池像铁桶一般围困得严严密密。

  安提戈涅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老人却在两旁安慰她说:“大家的城市高大雄厚,栎木城门都配有大铁栓,城池坚固,并由勇敢的战士遵守,所以用不着担心。”然后,他又把前来围城的各路英雄的情景向姑娘作了介绍和描述:“那边戴着闪光帽子的人就是希波迈冬!再过去,左侧的那么些,穿一身外乡人的战衣,看上去像一个野蛮人似的,他就是堤丢斯,他是你小姨子的四弟”。

  “那个家伙是哪个人?”姑娘问道,“这个年轻的身先士卒?”

  “那是帕耳忒诺派俄斯,”老人告诉她说,“阿塔兰忒的幼子。阿特兰忒是月亮和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的女朋友。不过您看那里五个大胆,他们站在尼俄柏孙女的坟旁。年龄大的是阿·德拉(A·dela)斯托(Stowe)斯,他是这支远征军的主将。这么些年轻的你认识她啊?”

  “我看来了,”安提戈涅怀着忧伤的心境说,“我只见到她人身的概况,然而我认出她了:那是自己的小叔子波吕尼刻斯!呵,但愿我能像片云朵一样飞到他的身旁,拥抱她!可是分外驾驶一辆白色车子的人是何人啊?”

  “他是预见家安菲阿拉俄斯。”老人说。

  “那一个绕墙走动的人,在测量着,在探寻适合的攻城地方,他是哪个人啊?”

  “那是蛮横的卡帕纽斯。他嘲谑大家的城池,并威吓要把您和你的阿妹掳走,送到勒那泽当奴隶。”

  听到那话,安提戈涅吓得脸色煞白。她转头身子,不敢往下看了。老人用手搀扶着她,一步一步地走下楼梯,送他回内室。

  墨诺扣斯
  克瑞翁和厄忒俄克勒斯在情商应战安排。他们控制派三个首领把守底比斯的七座城门。然而在开盘从前,他们也想从鸟儿飞翔看一看预兆,揣测战争的结局。底比斯城内住着在俄狄甫斯时代就卓殊闻明的预见家提瑞西阿斯。他是奥宇埃厄斯和女仙卡里克多的外孙子,他年轻时同小姑去探视女神雅典娜,偷看了不应该看的工作,因而被女神降灾弄瞎了双眼。姑姑卡里克多再三伏乞女神开恩,使儿女眼睛复明,雅典娜无能为力。但雅典娜同情她,使她有了越来越敏感的听觉,可以听懂各个鸟儿的言语。从那时起,他成了鸟类占星者。

  提瑞西阿斯年事已高。克瑞翁派她的三孙子墨诺扣斯去接她,把他领到宫中。老人在孙女曼托和墨诺扣斯的扶持下,颤巍巍地赶到克瑞翁面前。国王要他揭示飞鸟对底比斯城命局的预兆。提瑞西阿斯沉默良久,终于痛苦地说:“俄狄甫斯的孙子对爹爹犯下了致命的罪恶,他们给底比斯带来巨大的劫数;亚各斯人和卡德摩斯的后人将会自废武功;兄弟死于兄弟之手;为了挽救城市,只有一个方法,那么些办法也是唬人的,我不敢告诉你们,再见!”

  说完,他转身要走。不过克瑞翁再三哀求他,他才留下来。“你真的想要听吧?”他严肃地问,“那么,我只能说了。不过您先告诉自己,引我来的你的幼子墨诺扣斯在哪个地方?”

  “他就在你的身旁!”克瑞翁回答说。

  “让他火速走开呢,越快越好!”老人说。

  “为何?”克瑞翁神速问,“墨诺扣斯是她三伯忠实的幼子,他会保持沉默的。再说,让她通晓拯救我们的措施,他肯定会分外心满意足的。”

  “那你们听自己说,我从飞鸟的响声中知道的事啊!”提瑞西阿斯说,“幸福女神会降临,不过他要跨过门槛是沉重的。虎翼种子中细小的一颗必须过逝。唯有在那种规格下,你们才能收赢球利!”

  “天哪!”克瑞翁叫起来,“你的话究竟是何等意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