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上下五千年: 奴隶倒戈

周文王死了以后,他儿子姬发即位,就是周武王。周武王拜太公望为师,并且要他的兄弟周公旦、召公奭(音shì)作他的助手,继续整顿内政,扩充兵力,准备讨伐商纣。第二年,周武王把军队开到盟津(今河南孟津东北)地方,举行一次检阅,有八百多个小国诸侯,不约而同地来到盟津会师。大家都向武王提出,要他带领大家伐商。但是武王认为时机未到,检阅结束后又回到丰京。

周王姬昌死后,他的第二个儿子姬发在丰京继位,称为武王,并将自己的父亲西伯昌追称为文王。

这时候,纣的暴政越来越厉害了。商朝的贵族王子比干和箕子、微子非常担心,苦苦地劝说他别这样胡闹下去。纣不但不听,反而发起火来,把比干杀了,还惨无人道地叫人剖开比干的胸膛,把他的心掏出来,说要看看比干长的是什么心眼儿。箕子装作发疯,总算免了一死,被罚作奴隶,囚禁起来。微子看见商朝已经没有希望,就离开别都朝歌出走了。

周武王拜姜尚为军师,用对待父辈的礼仪尊重他。武王还团结自己的兄弟周公旦、召公奭(shì)等,使全国上下一条心,厉兵秣马,积蓄力量,准备起兵灭商。

自古以来给商朝与商纣王帝辛平反的人和文章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远有子贡、孟子等人,近有郭沫若、毛泽东等人。到了网络资讯发达的今天,给商朝与商纣王平反的各种声音更犹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今天这篇文章不是拾人牙慧般的去解读商纣王被人“黑”得有多么的惨,更不是去讨论商纣王的能力与贡献有多么的大,而是从商朝的“继承制度”上去探寻一下商朝灭亡的根本原因。商朝近六百年的历史中,继承制度一直未能理清楚,因而造成商朝王室内部对于王位的斗争越演越烈,终于在纣王时期达到了斗争的顶峰。即使内部斗争达到顶峰也不足以使商朝灭亡,但已经病得有些严重的商王朝恰恰遇到了正在冉冉升起并包藏祸心的西周。即使这样商王朝对西周也是有压倒性优势的,也不足以灭国,但倒霉的商王朝恰恰又遇到自己王室内部出了一个内鬼,所以商朝的覆灭就成为了不可逆的注定。商朝到了纣王时代到底还有多强?武王伐纣是不是因为武王威武,姜太公英明?商朝的继承制度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商朝王室的内鬼到底是谁?那就请跟着渊渊踏上历史的探寻之旅。

大约在公元前十一世纪的一年,武王听到探子的报告,知道纣已经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就发兵五万,请精通兵法的太公望做元帅,渡过黄河东进。到了盟津,八百诸侯又重新会师在一起。周武王在盟津举行一次誓师大会,宣布了纣残害人民的罪状,鼓励大家同心伐纣。

数年后,武王率军东进。但他没有公开打出灭商的旗号,相反却仍以商朝属国的名义,让军队在前面抬着自己父亲的木牌位,大旗上书写着西伯昌的名号,而自己也不称王,只称太子发。武王的这种做法,显然是为了对当时的政治和军事形势进行一次虚实试探。

在武王进军的路上,一天,有两个老人挡住了大军去路,要见武王。有人认出来,这两人本来是孤竹国(在今河北卢龙)国王的两个儿子,哥哥叫伯夷,弟弟叫叔齐。孤竹国王钟爱叔齐,想把王位传给他,伯夷知道父王的心意,主动离开孤竹:叔齐不愿接受哥哥让给他的王位,也躲了起来。在周文王在世的时候,他们两人一起投奔周国,定居下来。这回听到武王伐纣,就赶来阻止。

武王的军队东进渡过黄河来到孟津,果然许多商朝属国的诸侯们纷纷赶来汇合,表示支持。但武王考虑到纣王在商朝还有一定的号召力,纣王的叔父比干、兄弟箕子、微子等一批商朝的贵族大臣们还在竭力维护这个摇摇欲坠的政权,觉得灭纣的时机尚未成熟,因此,只在孟津进行了一次观兵演习,与诸侯们联络了一下感情,便带兵回到了丰京。

商纣王时期的商朝文明与军事实力都远超西周。(一)文明:童书业先生在《春秋左传研究》一书中写到:“殷已入青铜器全盛时代,周则文王以上之青铜彝器迄未有明确发现,周在彼时支野蛮落后,从可知矣。”青铜器的冶炼与使用,可以全面地反映当时的科技生产水平与武器装备的优劣。(二)军事:童书业先生还在《春秋左传研究》一书中写到:“则商纣时殷人盖甚重,国力强与周人远甚,故周人屡称殷为‘大国’,自称‘小邦’,牧野之战时犹战战兢兢也。”这一点可以从武王作《牧誓》中看出,周武王反复给诸侯联军鼓气及向全军下达凡后退者格杀勿论的命令,可见心中存有对商纣王和商军的胆怯。《史记·齐太公世家》还记录了周军在出发前因占卜不吉利,周武王与各公卿大臣想武力伐商的心理防线崩溃而准备放弃军事行动,全靠姜太公极力劝说武王才得以正常出兵,而且还要汇集八百诸侯给他扎场子才敢越过雷池。商周之间因军事力量强弱差别而造成的西周王室贵族的畏惧心理可见一斑。(三)纣王:商纣王本身具有很强的军事指挥能力。《史记·殷本纪》记载:“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纣王曾统领军队成功讨伐过东夷族和有苏氏族,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君王。所以,在商朝的文明水平和军事实力均远超西周的情况下,周武王很难凭一场牧野之战就可以灭亡强大的商王朝。

周武王接见他们时,两人拉住武王的马缰绳说:“纣王是天子,你是个臣子。臣子怎能讨伐天子,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啊。”

这时纣王的昏庸暴虐却更加变本加厉了。有天早晨,纣王在鹿台上与妲己一起观赏风景。此时正是隆冬天气,他们看见远处的淇水边有一老一少两个人正赤着脚在蹚水过河。前面的老人走得很快,好像不太怕冷,而后面的年轻人却缩手缩脚,一副十分怕冷的样子。为什么年轻人反倒不如老年人?纣王觉得奇怪。妲己说,这是因为那老人的父母生他时很年轻,因此他的骨髓饱满、精血旺盛;而这年轻人则相反,是一对老年夫妇所生,因此他的骨髓先天就不饱满。纣王不信,就命武士立刻去将两人抓来,当场砍开他们的脚胫骨看个究竟。还有一次,纣王为了与妲己打赌在鹿台下路过的一个孕妇肚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又让武士马上剖开了她的肚子。

武王左右将士听了这些话,非常生气。有的把剑拔出来,想杀他们。

大臣箕子见纣王实在闹得不像话,进宫去劝谏。纣王一怒之下,下令将箕子剃了光头,关到后宫做奴隶。比干去为箕子说情,纣王竟命武士将他剖胸剜心,说是要看看他这个装假正经的圣人到底长了几个心眼。微子看到纣王实在无药可救了,他不愿亲眼目睹商朝的灭亡,就带着家眷逃离了朝歌,隐居起来了。

相关文章